蕭策的目光極其的堅定不移,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儘全力一戰了。

不得不說的是眼前這個老不死的的確有些能耐,居然能將不踏入天魔狀態的自己的逼迫到此等的境地,可以,可以!

他緩緩地起身,目光如炬的盯著麵前之人,很快便笑了。

“老不死的,你不是很牛逼嘛,要是有本事的話,不妨再跟我來切磋切磋。”

聽到了這麼一席話,這個老不死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很快便冷聲說道:“蕭策你這無疑是在自尋死路啊,你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居然還執著於要與我一戰,既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然而,蕭策可不會因為這一次對方的某種嚇唬就望而卻步,相反,他很快嘴角上揚的愈發的洋溢了起來。

“可以,來吧!”

他可不是那種會被所謂的戰鬥而嚇退的人,相反,戰鬥隻會讓他愈發的鬥誌高昂。

戰!

戰!

戰!

這一刻,蕭策渾身上下便爆發出來種種驚人的強橫氣勢,瞬間便席捲了全場。

天魔狀態!

此時此刻,全場一片死寂,誰都冇有想到,這個蕭策會如此的桀驁不馴,明明都到了眼下這一步了,他居然還能夠生出繼續戰鬥的心思。

這個傢夥就是有些可怕了啊。

但是,就算是再可怕的傢夥,一旦遭遇上了他們的第一老祖,也註定是死路一條了!

“白蛇,你便好好的看著吧,這個蕭策註定是死路一條的了!你現在反悔,不,是為你之前那一番愚蠢的行為而後悔的話還來得及,不然的話,嗬嗬。”

聽著這麼一番話,即便是白蛇的神色也不禁的泛起了一定的變幻,他萬萬冇有想到,這些人居然會如此的恐怖。

要知道,那位第一老祖曾與整個家族有過合約,哪怕對方可以執掌整個家族,但也不會太過的放肆,都會被封印在某一個地方。

除非是外人親自出馬,將那一層層的封印破解開來,不然的話,嗬嗬,第一老祖是無論如何不會走出來的,因為那個封印實在是太強悍了!

白蛇雖然說是年輕一代,但是他多少是得到過一些訊息的,明白這位第一老祖是被誰封印起來的。

相傳,那是蕭皇一脈的傳人,雖不知道具體是哪一位,但也足以看出那一位的可怕之處了。

眼前,這些人居然與第一老祖達成協議,執意要破開封印,這完全是在破壞祖上與那一位的協議啊!

白蛇想到這裡,猛地望向了蕭策,他忽然想到,當年那個男人似乎與蕭策長相頗為的相似!

難不成,當年的那個男人是蕭策的祖父?

白蛇隻是看到過一張畫像,是數十年之前,那一會彆說是自己了,哪怕是自己的父親都尚未出生了。

也就是說,當年出手封印第一老祖的人很可能是蕭策的祖父!

而這個訊息一直被塵封著,很少有人知曉,大多數人都下意識的以為,這些年來蕭策是第一位蕭皇嫡係後人在這裡闖蕩,可現在看來並非如此了。

“這蕭皇一脈,雖然說伴隨著整個帝國的傾覆已不是整個天下的掌舵之人了,但實力上也絕對不弱!”

這是白蛇左思右想後得出的結論。

事情,遠遠比他一開始想象的要麻煩上太多太多了!

隻怕,此事是不會有一個輕易結束的可能性了!

蕭策果然不會輕易的結束此事。

在所有人正洋洋得意的時候,蕭策忽然一聲大喝而出:“入魔!”

伴隨著這麼兩個字的吐出,蕭策渾身的力量便瞬間攀升到了頂點,很快便席捲了整個大地。

天魔狀態!

蕭策不會再給對方任何可趁之際了,直接踏入了天魔狀態,渾身都氣息也是在瞬間攀升而其,眨眼之間便是達到了頂峰。

“什麼!”

第一老祖死死的盯著麵前的蕭策,麵龐上泛起了陣陣的詫異之色。

他冇有想到蕭策居然還有這等的手段。

其他族人倒是知曉,但是時間上太過匆忙了一些,以至於他們冇能夠及時的接收到這個訊息。

殺!

很快,雙方便廝殺在了一塊,不住的爆發出了層層的驚人氣勢。

天魔狀態下的蕭策也是在瞬間便來到了第一老祖的跟前,轟然之間便是一拳砸出。

砰!

伴隨著這一拳落下,第一老祖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可為時已晚了,他被這一拳命中,整個人也直接墜落在了地i上。

而蕭策冇有就此收手,俗話說的好,痛打落水狗。

第一老祖自然算不上是什麼落水狗,但蕭策卻是將之視為落水狗了,每一次的拳出都攜帶著比先前更為猛烈十倍數十倍的攻勢。

“該死的傢夥啊!”

有人意識到了什麼,他們明白這是蕭策最巔峰的狀態,此前不過是平常時候的最強狀態,現在這戰力可以說是乘以了數十上百倍。

哪怕第一老祖的戰力格外彪悍,但在麵對蕭策的時候,依舊是有種吃力了。

轟轟轟!

雙方再度轟擊在了一塊,但不同於先前,蕭策這一次占據了上風,而那第一老祖則是落入了下風,隻要時間一過,那這個第一老祖徹底落敗是遲早的事情了。

“該死,啊啊啊!”

第一老祖咆哮出聲,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麵前的蕭策居然會變得如此強大。

若是如此的話,他也不會靠著這點手段而來的。

冇錯,第一老祖看似放肆輕狂,但他的警惕性很高,而且足夠的謹小慎微,在做足了準備纔過來的,按理說是綽綽有餘了。

可現在,他才驚愕的發現自己的那些族人都是十足的蠢貨啊。

這些該死的玩意,他阿姆居然不將所有的情報全部上報,結果害得自己冇能夠做足準備!

第一老祖內心的怒火無處發泄,至少他不是那種喜歡放在口頭上來發泄的人,所以就做好了準備。

“蕭策,不得不說,你的確是個很有本事的人,但彆以為靠著這些手段就能夠壓製住我了,本老祖的底蘊之深厚可不是你這種初出茅廬,羽毛都冇有長全的傢夥可以挑釁的!”

此話一落下,第一老祖同樣爆發出來一股驚人的魔勢。

他,決定一身入魔,要與蕭策死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