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的步伐愈發的加快了幾分,他的速度也嗖的一下子達到了頂峰。

甚至,他已經急不可耐了,直接裹挾著青年而去,此刻這個青年也是一臉死樣,任憑著蕭策裹挾著,他根本就冇有反抗的力量。

轟轟轟!

伴隨著蕭策的速度愈發的迅猛,即便是塗塗也感覺到蕭策的心態有不小的變化。

這個蕭叔叔,他的內心裡似乎蘊藏著天大的怒火!

小塗塗的眼神中閃過一道異色,她不明白,這位向來風輕雲淡,從不會輕易動怒的蕭叔叔怎會有這種情緒,難道說,那個惡毒青年的背後勢力中有著蕭叔叔在意的人?

而且,還是仇敵?

塗塗無疑是猜對了,蕭策嚴重懷疑這惡毒青年過來,其實就是夏無極在噁心自己。

甚至,夏無極可能佈置好了天羅地網就等著自己往裡頭跳了。

可即便知道這些,蕭策依舊不會退縮。

何況,夏無極不會想到自己如今這一身的戰力,在他看來,他自己纔是真命天子,蕭策不過是他夏無極霸業途中的一顆絆腳石罷了,而事實上,夏無極的確是這麼想的。

此刻的夏無極正在不遠處的一座高樓上看著這邊,嘴角不住的上揚著,似乎很是得意。

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內!

自己已經佈置好了天羅地網,隻要蕭策一來,必死無疑!

而下方,一些強者們嚴陣以待,他們知道要麵對的是什麼敵人!

這些都是來自於五大黃金家族的人!

雖然這些傢夥,一個個的嘴頭上說蕭策不足為懼,可實際上卻是怕的要死,早早的就做好了準備,就等著蕭策往這裡頭跳了。

可惜的是,他們的計劃再如何的完美也無濟於事,因為蕭策可不是他們想象的那麼孱弱無能!

相反,蕭策的強大將遠超他們的想象範疇!

當然,也有人較為的警惕,不願輕易對敵,則是想要做好十足的準備。

“少主,這個蕭策,我們還是得提防一些,他能闖盪出這麼大的名氣隻怕不簡單啊。”

有人上前勸說了這麼一句,生怕回頭要是招惹出了什麼問題,己方連一個後手都冇有做好,那遲早是會吃一個大悶虧的。

除了他之外,也有人表示讚同。

可這畢竟是極其少數的人!

大多數人對於此等觀點都抱有嗤之以鼻的態度,不屑的說道:“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的這些小心思,對於你們來說,這蕭策的確有些能耐,可對於我們而言,那蕭策不過如此。”

“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距嗎?就因為我們足夠的強大,而你們,嗬嗬,不過是一群慫包罷了!”

這個開口的傢夥是一個極其矮小的人,嘲笑的倒是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

“你!”

虎背熊腰的男人勃然震怒,他可是北野的好漢,在北野之中也算有些許的名氣,卻是此時此刻被一個無名小卒如此的冷嘲熱諷,那心中自然不會好受到哪裡去的。

要知道,這個傢夥的確是個無名小卒啊!

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北野的人都很粗狂,以勇武著稱,可反觀這個傢夥,不但身形矮小,實則也是一個廢物,可現在倒好,居然敢在自己的麵前如此蹦躂!

真是找死!

可虎背男子不敢真的出手,因為這個矮小男子是夏無極的心腹,自己一旦出手那就是不給夏無極麵子。

如今的夏無極算得上是他們的主子了,作為下屬自然是得給主子一些麵子的。

矮小男子正是仗著這一點,所以纔會如此的耀武揚威,當然,他也並非一無是處,至少拍馬屁的功夫絕對是一流的,也正是靠著這個能力纔在這強者如雲的行列中走到了這一步,甚至一舉成為了夏無極的親信,其他人根本比不上。

不少的勇士看著這個傢夥都很憤怒,這時候夏無極也開口了:“好了,你們的想法我也明白,但是不要因為一些謠言就亂了軍心。”

“我承認,蕭策的確是有不小的本事,但若是將此作為根據的話,那你們就想的太多了,這個蕭策絕對冇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厲害!”

夏無極一副確信鑿鑿的說著,彷彿他說的纔是正道。

一聽這話,不少的勇士們頓時就沉默了起來,他們也不知道究竟該說些什麼了,是不是還該繼續勸說下去了?

隻是現在看來,他們的這位少主是無比的自信,彷彿已經拿捏住了蕭策,單單是這一點便讓他們歎息不已。

事情,哪裡會是這麼簡單啊!

他們雖然未能與蕭皇朝交過手,但有些族人卻與當年的蕭家的某人交過手,深知其厲害,若非七大聖地的強者及時出手,怕是最終倒黴的就是他們了。

越是想到了這裡,他們的麵色便愈發的難看了起來。

可無論是誰都不會想到,接下來的事情的發展將遠遠的超出他們的預想範圍了。

此刻的蕭策正手持巨闕而來,目光之中儘帶著陰冷之色,他彷彿是來自於幽冥的死神,每踏出一步必將有人殞命在此。

頓時,無數的強者被直接驚動了。

他們早就知道蕭策會來,可也萬萬冇有想到,這個蕭策會是以這種氣勢而來的!

即便是夏無極都不曾想到過,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氣息竟然被蕭策敏銳捕捉到了,此刻正一臉陰沉的看著這邊。

因為不少的己方強者都感受到了蕭策的強大壓力,一個個的神情愈發驚恐,甚至有些人直接臨陣脫逃了!

什麼情況!

這還冇有開戰,己方便開始有人逃竄走了?

夏無極死死的盯著這些強者們,冷聲說道:“傳令下去,誰若是敢退後一步,殺無赦!”

他直接下達了這麼一個狠辣到了極點的命令,顯然,他們是想要將蕭策等人徹底的留在這裡,所以需要不少的強者,無論實力多少,但至少要用車輪戰人肉戰來拖死蕭策!

“夏無極,你好生的放肆,我們是五大家族的人,可不是你的手下,你怎麼能夠如此對待我們!”

感知到自己的後路被人堵死,有人怒吼著,對夏無極極其的不滿。

可不等夏無極迴應,又有不少人死去,緊隨而至的便是蕭策,他終於進入了這個圈套。

可蕭策無所謂,他的目光落在了夏無極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