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漠北王!

一定是漠北王。

殺神龍五在此,他身邊的一定是漠北王。

漠北王,在雲城。

難怪在一個月以前,三十萬北冥軍突然進關,出發雲城。

原來,漠北王,就在雲城。

漠北王之威,震蒼穹。

恐懼,在所難免。

但很快,興奮戰勝了恐懼

漠北王啊!

那是漠北王啊!

殺一個北冥之人,不算什麼!

但殺了漠北王,必世界震動,天道之名,也註定名冠世界,取代漠北王,成為世界新的霸主。

頃刻間,天道盟的人大喝:“殺漠北王,正天道之名!”

“殺漠北王,正天道之名!”

“今夜,天道盟冠絕天下的日子,到了!”

“今夜,世界都為此顫栗的日子,到了!”

“今夜,天道盟被載入世界史冊日子,到了!

“世界,顫抖吧!”

“蒼穹,顫抖吧!”

“蕭策,我真冇想到,你是漠北王,哈哈哈…今天,多謝你成全我天道盟!”

“殺了你,我天道盟必名冠世界!”

“殺了你,我天道盟必震顫九州!”

“殺了你,我天道盟必取而代之!”

“明年的今天,便是你漠北王蕭策的末日!!!”

一道道大喝之聲,響徹於九霄之上,震盪在夜空之中,百鳥齊飛。

“殺殺殺…殺了漠北王,取而代之……”

上百天道盟高手,朝蕭策蜂擁而至,殺氣震天,嘴角都勾勒出一抹嗜血笑意。

“一群禍國殃民的烏合之眾,也配取而代之?”

蕭策那如深淵的眸子之中,滿是不屑:“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滅了你天道盟!”

“龍五!”

“在!”

“殺無赦!”

這話一出,龍五一步踏出,大地顫抖,氣勢咆哮,滾滾威壓從天而降。

既是殺無赦。

那他,便殺個天昏地暗!!!

破廟之外,風起雲湧,大雨傾盆,雷電滾滾。

轟隆隆——

伴隨雷電之聲,血雨灑落。

龍五之威,勢不可擋。

一拳拳轟出,屍體炸裂,如同山呼海嘯一般,所以之處,碾壓所有。

頃刻之間,破廟之外,成.人間煉獄,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賀雪見此,渾身顫栗,冷汗直冒。

她深處豪門之中,不知江湖血腥。

更無法想象,這世界還有這麼強的存在。

那電影之中,一拳千斤,飛簷走壁,並非全是虛構。

世上,真有這樣的人。

這一刻,天道盟的副盟主朱彪也終於清醒,也終於認清他們與龍五的差距。

龍五尚且千人莫敵。

那蕭策呢?

傳聞——

漠北王單騎追敵三千裡,直至極北廢水城,被十萬大軍包圍。

即便如此,依舊取其敵方元帥首級。

可見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就這些酒囊飯袋,還想逆天?”

龍五聲音赫赫,一夫當關。

朱彪咬牙,這一戰,他冇退路,隻有死磕。

“咻!”

一道煙花衝入虛空爆炸,火光沖天,赫然形成“天道”二字。

這是天道盟的求救信號。

一旦發出,凡是天道盟之人,皆來增援。

“今日,天道從大夏除名!”蕭策聲音滾滾,殺氣沖天。

“大言不慚!”

朱彪雙腳一登地麵,身影朝蕭策呼嘯而出,他要試試漠北王是不是如傳聞中的那麼厲害。

“自不量力!”

蕭策隨手拈來一片樹葉甩出。

嘩!

樹葉破空,殺伐滔天,猶如利刃,噗嗤一聲,朱彪的一條手臂,竟活生生被一片樹葉削掉,鮮血灑落。

“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朱彪在血雨之中打滾。

一片樹葉,削掉一臂。

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

遠在十裡之外,有一批人,在靜觀其變。

不過,在朱彪放出信號的那一刻起,他們氣勢都變了。

“盟主,是副盟主的信號,他被包圍了!”

“參見盟主,破廟來人是漠北王!”

站在最前麵的一道身影,氣勢淩天,殺氣滾滾。

“你說什麼?”

“盟主,真的是漠北王!”

“出發,誅殺漠北王!”

天道不僅與漠北王仇深似海,他同樣野心極大,這麼一個除掉漠北王的機會,怎願意放過?

本以為,隻是北冥軍中兩個小嘍嘍。

冇想到,居然是漠北王!

“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大軍在傾盆暴雨之下進發,殺氣滾滾,勢必誅殺漠北之王,正天道之名。

今晚,他天道,震驚世界,名揚天下。

大軍將至,雷霆滾動,如同世界末日。

數千大軍,碾壓黑夜而來。

破廟之外。

“就你們這群廢物,還想對漠北王不利,你們配嗎?”

咚!

龍五腳步踏出,氣勢降落。

被斬掉一臂的朱彪,徹底暴走,神色爆炸。

“哈哈哈……我雖不是你們對手,但我天道盟一萬大軍,駐紮十裡之外,兵強將廣,我已放出信號!”

“現如今,大軍將至,今晚你們,必死無疑!”

一百人不夠,就一千人!

一千人不夠,就一萬人!

任由蕭策再強,難道還是萬人敵不成?

“殺!”

龍五喝道,大步碾壓而出,轟轟…所過之處,不斷有天道盟的高手死於他的鐵拳之下。

今天,他龍五,就殺個天昏地暗!

今天,他龍五,就讓天道盟一萬大軍,有去無回。

今晚,就看誰血染青天。

“龍五,你在強,也有力氣耗儘的一天!”朱彪喝道:“兄弟們,盟主率領一萬天道盟大軍就快到了,隻要撐到盟主到來,今晚我們都是震驚世界的英雄!”

“殺殺殺…誅殺漠北王,誅殺龍五……”

一瞬間,那些殘兵敗將,士氣滔天。

“找死!”龍五喝道。

嘩!

寒光閃爍,戰槍在手,猛然一甩,變成三米之長。

這是一柄摺疊式的戰槍,可隨身攜帶。

自從漠北平定之後,就未出鞘過了。

今晚出鞘,勢必見血。

“殺!”

伴隨龍五一聲咆哮,長槍捲起一股毀滅風暴,殺伐而出。

噗噗噗!

所過之處,不斷有人遭到封喉。

破廟之外,已經血雨滾滾。

戰槍寒光所過之處,不斷有身軀倒下,彷彿一槍在手,天下無敵。

突然——

咚咚咚——

行軍的腳步聲,震天動地,山呼海嘯。

大軍壓境,寸草不生。

到了!

天道盟,一萬大軍,帶著碾天之勢到了。

副盟主朱彪,噗通一聲,雙膝跪地:“恭迎盟主!”

“請盟主出手,斬殺漠北之王!”

“請盟主出手,斬殺龍五!”

今夜——

天道盟,註定名揚世界,震撼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