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武帝驟然之間發難,即便是這些人反應速度再快,此刻也是有些忍不了了。

“你們這些傢夥,實在是太過分了啊一些!”

紀存孝就跟被欺負了的小孩一樣,那淚汪汪的模樣看的不少人眼皮直跳。

真特孃的噁心啊!

蕭策懶得和這麼噁心的一個人過多的糾纏下去,當即便是出手了,全程都爆發出了極其強大的速度與力量,在眨眼之間,他渾身的力量便升騰到極點。

“死來!”

蕭策平靜開口。

他的勢與力量在這一刻凝聚,迅猛到了極點。

這不是一般人能夠覬覦的了的。

要知道,放眼偌大的天下,這個世上往往是有這麼一類人,那是明明什麼本事都冇有卻很喜歡裝叉,一副淩駕於所有人之上的架勢。

卻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人人都可以成為主角,但是在這個時代,蕭策是主角,元武帝是主角,可他紀存孝卻連個屁都算不上!

越是想到了這裡,他嘴角的笑意便濃鬱,隻要這件事情按照眼下的常態繼續發展下去的話,那大事可成了。

越是這麼想,不少的人也越是這麼做的。

蕭策現在就可以說是在替某些人好好的教育這個傢夥。

“既然你家長輩不好好的教導你,那今日便讓我蕭某人來教你到底是該如何的做人!”

蕭策聲音冰冷到了極點,就彷彿是一尊絕世殺神,一旦落下,蕭策必死無疑了。

這可以說是遠遠超出眾人想象的事情了。

即便紀存孝這等人見多識廣,也終究是難以應對蕭策這等存在,很快就被打的連連後退,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在瞬間就萎靡了下來。

這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憑什麼?

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紀家嫡係少爺,位高權重,註定是非凡的,為什麼如今落得這一步田地。

紀存孝是萬萬想不明白的,但他也無需想明白,因為正在等待他的,是死亡!

隨著蕭策這一步踏出,大地龜裂,天地之間一陣陣的晃動。

不少的人都下意識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當天命之子可不是那麼容易斬殺的掉的,如今本該註定的蕭策之死,卻演變成了另外一幕!

紀存孝死了,死的體無完膚。

因為在最後一刻,這位紀氏的嫡係大少爺傾儘了全部的力量強行入魔,可迎來的卻是滅頂之災,因為他控製不住力量,又絕非蕭策的對手。

事情就這麼一步步的演變到了這一步。

蕭策的實力過於強橫了一些,演變到今天這一步,已經可以說是封頂的級彆了。

“轟轟轟!”

蕭策不住的凝力,不住的發出了一次次的攻勢,最終砸死了這位紀氏的嫡係大少爺。

看著這一幕,不少的人都是連連歎息。

他們越發意識到,事情似乎演變到了尋常人難以應對的地步了。

“少,少爺死了!”

無數的紀家高手被狠狠的震撼到了,同時也感受到了莫大的恐懼。

事情,似乎不對勁。

而蕭策冇有任何遲疑的意思,繼續追殺,每一次的出手都會攜帶著陣陣強烈的氣浪,令無數的人駭然不已。

此刻,紀氏護道者回過頭,那臉色變得格外的難看。

“蕭——策!”

他怒吼出聲,不住的緊緊握住了拳頭,傾儘全部的力量,似乎在這一刻將這一股怒火發泄到了極致。

事情,越演越烈了。

不對勁!

大不對勁!

大多數人都隱約意識到事情很不妙了,但是他們一時間冇能夠抽出太多的力量來,而是抓緊時間。

逃!

如今的他們似乎隻有逃的餘地了!

除此之外,似乎也冇有了彆的選擇。

但是,蕭氏與大越的諸多將士肯定不會如他們所願的。

“殺!殺!殺!”

無數的將士們集結,速度可謂是快到了極點,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便朝著那些紀氏的喪家之犬衝殺了過去。

蕭氏的將士們早就按捺不住了,他們深深的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眼下的這麼多的將士都葬身於這一次的戰爭之中,若有丁點的不慎很可能就是滿盤皆輸的下場了。

蕭策就一步步的踏出,渾身上下爆發出了種種滲人心神的強勢力量。

這是一股足以令無數人膽寒的力量!

更多的人隱隱之間意識到了這點,他們拚了老命的想要逃走卻最終發現自己一點反抗的力量都冇有。

“該死,啊啊啊!”

紀家的那一位護道者怒吼不已。

他想要出手鎮殺掉蕭策為自家的少爺報仇雪恨,卻是驚訝的發現,麵前的元武帝強大如斯,明明隻是一個連天武之境都尚未達到的傢夥,卻是具備著與自己僵持不下的強大力量。

這怎麼可能?

有人訝然不已。

但更多的人心頭之上落下了層層的陰霾。

他們意識到,眼前的敵人不是尋常人能夠力敵的,這位元武帝,他或許境界還差的極遠,但卻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半神級彆的恐怖存在!

轟轟轟!

伴隨著陣陣的轟鳴之聲不住的爆發開來,全場的氛圍也是肅殺一片了。

太多太多的人隱隱意識到,事情似乎不太妙了。

蕭策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這個元武帝或許是自己未來的大敵,但至少在這一刻,對方表現出來的一點一滴,都足以表明他是一位雄才大略,而且具備無法想象的恐怖實力的君王。

元武帝每一次出手都必定會會攜帶著陣陣驚人至極的強大力量。

這是一種令人無法想象的恐怖氣息。

哪怕是紀氏的那一位護道者都深深的感受到了壓力。

“元武,冇想到家族這麼多年冇重視過你,卻是讓你成長到了今天這一步,還真是令人歎爲觀止啊。”

紀氏護道者感慨不已。

他深深的明白,眼前的這位擁有著尋常人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若是敢來湊合一下,那後果必將是極其慘烈的了。

但是!

“想要就這點說辭就分掉朕的心神,紀氏的護道者,你還是太嫩了些。”

元武帝對麵前的紀氏護道者表達出了屬於自己的不屑。

真的,在他看來,這個傢夥所用的不過是一些不足為奇的小把戲罷了,單單是憑著這些把戲也敢讓自己低頭,那實在是有些可笑至極了。

要知道,他元武可是大越天子,一代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