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武所具備的力量,的確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他可不單單是一個戰力恐怖之輩,更是一代帝王,一個將天下人都耍的團團轉的帝王。

過去,所有人都以為他元武是有些手段,是很有城府,但終究隻是紀氏的一條狗罷了。

可直到此刻,他們才清晰意識到,麵前的元武帝可不是一代昏君,相反,他是一代雄主,一個具備真正的強大實力的人。

越是想到了這裡,無數人的眸中便不住的泛起了陣陣的精光。

他們意識到,蕭策與元武帝都是深不可測之輩,真的想要與這麼兩位叫板的話,那後果堪憂啊。

蕭策也是不住的在觀察著元武帝的一言一行,他深深的意識到,元武帝在不久的將來必定是自己的一方勁敵,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但是,他很快便微微頷首。

“或許隻有的人纔有資格與我爭奪天下,畢竟都是為了天下大治這個美好的夢想啊。”

蕭策不再遲疑了,他直接出手,鎮殺掉了不少的強敵。

而下一秒,元武帝的聲音徐徐的傳了過來。

“蕭策,現在你可以去營救葉雨欣了,她現在正處於生死邊緣,若是晚去一步,你此生將悔恨終生!”

蕭策聞言,整個人猛的顫了顫。

是啊,葉雨欣還在絕境之中,正需要他去營救。

可是!

他環顧四周,這裡的戰況雖然不錯,可蕭策在擔心一點,那就是元武帝會不會趁機反水?

“放心吧,有我在,區區元武翻不起浪來!”

這時候老火的聲音傳了出來,蕭策一聽立馬頷首。

他自然是無比信任老火的,有這一位在,便說是一個元武帝了,哪怕是再來一批也無濟於事,因為老火的戰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了些。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神武強者啊!

蕭策不再多疑,直接朝著遠方掠去,目的地,正是劍絕凶地!

此刻,劍絕凶地內部情況一團糟。

不少的強者高人殞命於此,屍山血海,觸目驚心。

葉雨欣深深的看著麵前這一幕,久久無言。

她的衣袍上也儘被鮮血染紅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並不好。

劍上儘是血跡。

就此一點便足以讓人隱隱意識到,麵前的情況似乎並不對勁。

蕭策……

葉雨欣眸中泛過了一道精芒,她現在心中最為掛唸的,莫過於是蕭策了。

這個傢夥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據一些送死的人所言,似乎北苑方麵戰況不佳,北苑王庭與黃金家族陣營,以及紀氏組成了聯盟,隨時都可能對蕭策發難。

作為藥皇穀聖女,葉雨欣自然清楚情況何等的不對勁。

但是,她冇有辦法了。

自從返回藥皇穀,那位大越的九皇子便盯上了自己。

如果單單隻是一個九皇子的話倒是算不上什麼,可要命的是,因為九皇子帶頭,不少的勢力都紛紛的盯上了自己,就連那些聖地也不理我。

這可是極其致命的!

要知道,放眼天下,無數的勢力向來尊崇藥皇穀,根本不敢在藥皇穀麵前造次,畢竟在江湖上,醫生都是很重要的,更不要說是藥皇穀這種醫道絕巔,無限接近於聖地級彆的勢力了。

可是!

現在情況大不一樣了,因為蕭策的緣故,七大聖地與紀氏紛紛浮現於水麵,這讓不少的勢力都意識到,藥皇穀註定是要倒大黴的了,與其繼續糾纏下去必定不是什麼好事情,很可能會藉此得罪紀氏等勢力。

所以說,與其如此,倒是不如趁早脫身,看看是不是能夠儘一切的力量來摧毀掉藥皇穀,這樣也能夠在紀氏的麵前掙個臉麵。

隻是,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

蕭策很逆天,這個葉雨欣也是足夠的妖孽,即便是他們的人再如何,也終究是冇能夠反應過來。

事情似乎在朝著他們一開始設想好的相反方向發展了。

葉雨欣的戰力太過恐怖了些,哪怕他們派遣出了不少的強者,可依舊不是敵手。

這便是絕對的差距了。

越是想到了這裡,太多太多的人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之處,他們意識到,想要與麵前的蕭策為敵的話,那真正意義上需要些實力和手段了。

可是,葉雨欣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主。

隨著戰鬥開始之後,這種戰況是越演越烈了。

不少的強者都死在了葉雨欣的手中。

實力之彪悍,隱隱約約之間似乎不亞於蕭策了。

這便是絕對的差距了。

葉雨欣展現出了獨屬於自己的彪悍一麵,每一次出手必定會了斷某個人的性命。

而事實也確實是如此了。

蕭策做事情的風格可謂是狠辣到了極點,而麵對上這麼一群人,那也是極其迅猛的了。

葉雨欣同樣如此。

她過去或許還是有些善心的,但是,自從經曆了那麼多的事情後,葉雨欣的一顆心早就堅韌到了極點。

轟轟轟!

轟鳴之聲依舊是不絕於耳,不少的人察覺到了這一幕,下意識的都是撇過了頭。

他們意識到,眼下的戰況似乎與一開始設想的完全不一樣了。

葉雨欣的殺伐之力顯得是格外的純粹,大開大合之間便次次的推進。

不少的強者都被葉雨欣用劍貫穿了胸膛,最終丟失了性命。

這!

“這個葉雨欣看起來也不容易對付啊,是誰跟我們說的,說這葉雨欣擅長於醫道,在武道之上並冇有什麼造詣?”

有人忍不住開口了。

他們越發意識到麵前的事情是一團糟糕了。

葉雨欣不斷揮舞著長劍,她每一次出手都必定能夠帶走一條鮮活到了極點的性命。

這些都是敵人,都是要殺她的人,既然這些人敢來殺自己,那也得做好為自己所殺的準備!

殺!

殺!

殺!

這一刻的葉雨欣冇有了藥皇穀聖女那種高貴的氣概,但依舊是那麼的不可侵犯。

她彷彿是殺神,彷彿是一尊真正的魔女,一言一行之間都令人無比的膽寒。

越是隨著時間這般的推進過後,戰局可謂是越演越烈,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