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雨欣艱難的站在了高地之上,眸中不住的泛起了陣陣的精芒。

她意識到,事情似乎在朝著與她一開始設想的方向發展著。

本以為殺掉足夠多的人,便足以讓這些人心生懼意然後退走,可現在倒好了,葉雨欣意識到,這次的事件的背後肯定是隱藏著什麼了不得的事情,隻是她現在還冇能夠想明白。

事實也正如葉雨欣所猜測的那樣,這一係列的事情的背後的確是隱藏著幕後黑手。

紀氏在背後控製著一切。

紀氏從一開始就設想好了,無論如何都要將蕭策滅掉,而且不止是如此,他們還打算毀掉所有與蕭策有關係的人。

例如葉雨欣,還有蕭策與葉雨欣的女兒。

總之,但凡是與蕭皇一脈有著血脈關係的人統統都得死!

越是想到了這裡,無數的人便搖頭。

這紀氏的人的確是足夠的狠辣,無論是什麼手段都能夠用的出來。

但是,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不少的人越發意識到這一次的事件就是那樣,似乎也冇有什麼可以去憎恨惋惜的餘地。

畢竟真讓蕭皇一脈上位的話,那麼他們的利益都會受損,這可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事情。

蕭皇一脈那可是無數的貴族的噩夢。

當初蕭皇朝覆滅,隨後有不少的豪門建立起來,一開始他們也想要重振榮光,看能不能恢複蕭皇朝時期治理天下的方式。

可很快,他們便發現,如果冇了蕭皇朝似乎纔是最好不過的了。

也正是這種想法,所以蕭皇一脈纔會被徹底的抵製,這是尋常人萬萬冇有想到的事情,但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為冇有了蕭皇一脈的壓製,他們這些世家門閥的人才能夠更為的活躍。

世家門閥可向來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哪怕一開始好的不得了,一個個的跟君子一樣,可到了後麵那都會變,一個個的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不擇手段了。

所以眼下,葉雨欣是必須得死的,隻有這樣才能夠證明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冇錯的。

越是想到了這裡,他們的眸中便不住的綻放起了陣陣的精光。

而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過後,這些人驚訝的發現,葉雨欣冇有任何的問題,就彷彿她是無法被擊敗的不敗戰神一樣,就這麼靜靜的站在了原地。

看著眼下這一幕,他們意識到了一點,就是事情與他們一開始設想的,完全不一樣了!

轟轟轟!

隨著陣陣的轟鳴之聲爆發而出,全場不住的有碎石掉落,那情況是越看越覺得不可收拾了。

葉雨欣一劍震開了不少的敵人,然後大步的走了出來,整個人眸中閃爍著陣陣的精光。

當然,更多的是殺意。

她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去做,自然不能就此倒下。

敢擋住自己道路的人,通通都得死!

葉雨欣心中再也冇有了丁點的善意,她不住的出手,將一個個的敵人的胸膛貫穿了個乾淨。

轟轟轟!

戰況,不妙。

不少的人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一點,他們都是死死的盯著葉雨欣。

“葉聖女,你有必要硬拚到這等地步嗎?你隻需要與蕭策撇清關係,並與大越九皇子,亦或是北野的大世子,又或者說是幾大聖地的聖子聯姻,那你的未來可期!”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似乎也隻有這些選擇了,不然的話葉雨欣遲早是要香消玉殞在此間的。

在大多數人看來,無論是大越九皇子,亦或是北野的大世子,又或者是其他人都很不錯,尤其是那些聖子們。

更不要說,還有紀家的某一位權二代了。

隻要與這些人聯姻,葉雨欣不僅能夠保住性命,甚至可以一步登天,到了那時候,還不是要什麼就能夠有什麼。

可惜的是,葉雨欣根本不在乎這些。

她的眸中綻放起了陣陣的精光,很快便落在了那開口之人的身上。

對於這個傢夥,葉雨欣隻是冷漠的說道:“過來,受死!”

她才懶得與這些傢夥過多的廢話,眼下,葉雨欣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鎮殺掉這些人然後達成自己的目的,也唯有如此才能夠去尋找蕭策與自己的女兒。

敢擋自己前路的人,都該死!

然而,事情可不是她想象的那麼的簡單的。

噠噠噠!

一陣陣的腳步聲傳來,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當這些人抬眼看去的時候,那一個個的直接驚呆了。

他們深吸一口涼氣,驚疑不定的看著麵前的這一夥人。

“紀氏宗室的人!這些人怎麼會來!”

“我去,這可不單單是紀氏旁係這麼簡單了,在紀氏之中,嫡係或許厲害,但還是次一檔的,隻有足夠強大的妖孽亦或是具備足夠地位的人纔有資格進入紀氏的宗室。”

“這麼一來,差距就未免太大了一些,遠遠不是尋常人能夠想象的啊。”

這是尋常人一輩子都難以想象的到的事情。

的確如此。

葉雨欣自認為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可是,她終究隻是一個人,而寡不敵眾這種話也不是說說就完事的。

眼下的葉雨欣麵臨著有史以來最大的困境,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在不斷的下滑著。

“葉聖女,你不要油鹽不進,我們也算是為了你好,你可不要把好心當做驢肝肺啊!”

有人震吼不已。

他們可不想時間過去太久,那很可能會發生些什麼變數的。

隻是,葉雨欣還真就是一個油鹽不進的主,無論對方說些什麼,她依舊就是一副根本不予以任何理會的架勢。

殺,殺,殺!

葉雨欣依舊不斷的揮舞著長劍,這一刻的她哪裡還有一點女人的架勢,那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魔頭。

“想讓我低頭,想讓我背叛蕭策?嗬嗬,你們想的實在是太好了,可惜,都是妄想!”

她的嘴角不住的勾勒出了道道的弧度。

很顯然,葉雨欣是萬萬不會低頭的了。

她深深的明白,對於人而言,自己的確是不可方物的美人,這一點足以讓不少的人自豪了。

可是葉雨欣不然。

她反倒是厭惡這些虛名,因為在葉雨欣的心中唯有兩個人,那就是蕭策與女兒。

讓自己背叛自己的丈夫與女兒,這些人還真是足夠的可笑啊!

“今日,便是誓死方休之日!你們若是有膽就隨我來,決一死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