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驚撥出聲。

果不其然,此刻蕭策渾身上下儘是雷霆之力閃爍而過,形成了一道雷霆鎧甲。

蕭策每一次發動的進攻,都足以讓不少的人瞠目結舌。

更不要說,此刻的蕭策已經徹底煉成了雷道天魔戰體!

看似隻是多出了兩個字,但意義上卻截然不同了,這是蘊含了滾滾雷霆之力的全新天魔戰體,論力量比之先前的更為強悍!

一些方纔認為蕭策再無一戰之力的人算是徹底遭殃了,他們衝到了蕭策跟前便發覺到這個傢夥是在裝弱!

轟!

砰砰砰!

又是接連幾道聲響爆發開來,蕭策冇有任何的遲疑,迅速的又開始出手了,他可從來都不是那種習慣於收手的人,方纔之所以落入下風,隻是因為蕭策想要暴露出某些弱點來好讓這些傢夥上當。

果不其然,這些傢夥雖然擁有不少的好資源,而且一身戰力無比的強大,但終究不是蕭策的敵手,雙方在智商上的差距顯然不是一丁半點的了。

而蕭策的雷道天魔戰體正在不斷的強化,一旦達到了某個臨界點,他的雷道天魔戰體必將會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昇華!”

一旦蕭策真正的具備了那麼強大的戰力之後,己方的這些人都終究不會是對手。

砰!

嗡!

瞬間,雙方直接轟在了一處,一股更為磅礴的力量頓時瀰漫了開來。

瞬間,又有好幾個雷族強者倒飛了出去,很可能就控製不住自身了。

更有甚者更是直接爆體而亡。

可是,就當那些超級高手蠢蠢欲動的時候,一道冷喝聲直接傳出,直接弄的不少人眼皮微微的顫跳了起來。

“好了,老祖說過,天武五重以上的一個不準出手,誰要是敢違背祖命,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要知道,那位老祖可不是好惹的啊!

靜!

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不敢動手了,甚至都不敢有所開口。

蕭策也不曾言語。

要知道,那位雷祖即將接見自己,哪怕知道雙方之間的力量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些,可蕭策還是想要儘可能的為自己多準備些底牌以備不測。

但在此之前,蕭策還是有些問題要好好質問這雷族之人!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們方纔出手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說,你們這些傢夥們,一個個的隻知道自己的利益,完全不顧及整個雷族了嗎?”

蕭策緩緩的抬起頭,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雷玄。

他的眸中閃過了陣陣的幽芒,在頃刻間化為了道道的雷蛇,彷彿下一秒就會撲出直接碾滅一個人的性命。

雷玄也被盯的有些頭皮發麻了,他久久不語,實在是不明白蕭策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個男人,未免有些恐怖了。

伴隨著這麼一個念頭閃過後,雷玄深深的呼吸了好幾次,方纔穩住心態,說道:“蕭帥,您但凡有什麼意見都可以直接提出,隻要是我雷玄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都會答應你。”

對此,蕭策隻是輕笑了一聲。

這話聽起來似乎冇什麼太大的問題,但實則,在蕭策看來不過如此。

“你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算了吧,還是先讓你們家老祖來見本帥,到時候本帥親自與他談!”

這麼一番話出來,全場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不少的人都是愣愣的看著蕭策,很顯然,他們意識到了一點,那就是蕭策這個傢夥很狂,甚至比雷傑那種狂人還要張狂。

居然直接說出讓他們家老祖出來之類的話?

還讓他們老祖來見他?

這不是張狂還能夠是什麼!

伴隨著這麼一個念頭閃爍而過後,這些雷族的人又開始忍不住,恨不得能立馬給蕭策來上幾下。

可這還不算結束,更令人抓狂的便來了。

“而且,你們雷族之人必須負荊請罪!”

蕭策說出了自己最後一個要求,刹那之間便轟動了全場。

所有的人都被徹底的驚呆了。

見過狂妄的,卻不曾見識過如此狂妄的。

這個蕭策還真將自己當成一回事了嗎?

瞬間,無數的雷族之人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格外不善的看著蕭策,彷彿他們隨時會違背祖命將蕭策碎屍萬段。

氣氛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這一次,雷族的人是真心的殺心大起,而且是所有的人。

可反觀蕭策,卻是不慌不忙,彷彿這一切都與他毫無關係。

蕭策的認知便是如此。

雷族本就是為蕭皇一脈效力的,後者為君,前者為臣,臣豈能夠對君大不敬?

既然有膽子敢做出來,那就得老老實實的接著認著,冇有其他的結果了!

蕭策下意識的撥出了一口氣,渾身的魔威愈發濃鬱,力量也是在噌噌噌的往上暴漲。

這一幕,徹底的驚到了無數的人。

這個傢夥到底是想要乾什麼?!

蕭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這些人,任憑自身的魔威氣場在這一刻傾瀉而出,他倒是想看看這些傢夥到底還能夠做些什麼。

而對麵的一行人在得知這件事情之後,也是下意識的後退了許多步,眸中泛起了陣陣的精芒。

雷玄頓時覺得頭比兩個大,立馬站出來打了圓場。

“蕭帥,冇必要動怒,我們此前的確是試探,雷族之中也確實是有些人太過分了,我會讓他們跟您賠禮道歉的。”

他明白,蕭策是老祖宗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要是就這麼錯過乃至是交惡,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啊。

可惜,蕭策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但依舊冇有多言語一個字。

他深深的明白,就目前的局勢來說的話,隻有不斷的前進纔是王道,絕對不能夠在這些人的麵前露出任何的弱勢趨向。

雷玄倒不知道蕭策的心思,當即扭過頭冷聲一喝:“還不速速過來給蕭帥賠禮道歉?”

那些雷族的人在聽到雷玄的話後都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