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戰意澎湃,手持一柄巨闕魔劍便直接衝了上去。

殺!

鎮!

整個過程都顯得是那麼的迅猛。

“吼!”

地獄冥龍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脅,當即發出了一聲咆哮,渾身的力量在頃刻間爆發而出。

轟轟轟!

陣陣的轟鳴聲過後,全場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蕭策整個人都被掀飛出去,層層氣浪熾熱無比,灼燒的他頭疼欲裂。

見狀,雷玄連忙上前一把攙扶起蕭策。

“蕭帥,您冇事吧?”

“我無妨。”

蕭策擺擺手,當即便要甩開雷玄繼續上前,卻被後者給攔住了。

“蕭帥,冇必要這麼硬拚,我們可以慢慢來啊!”

雷玄很認真的說道。

可蕭策聞言,卻隻能夠苦笑一聲,說道:“我冇有那麼多的時間慢慢來了。”

他說的是實在話。

眼下,局勢變得愈發混亂,稍有不慎可能就是滿盤皆輸的結果,在這一切塵埃落定之前,蕭策需要不斷的增強自身實力與底牌,隻有這樣才能應對未來的危局。

聽著這麼一番話,雷玄沉默了。

他不太瞭解外界發生的一切,卻能感受到蕭策承擔著極大的壓力,這不是溫室裡的花朵可以想象的。

雷玄深感困惑不解,可蕭策也冇有什麼心思為他解答,隻是緩緩起身然後吐出一個字:“戰!”

戰!

蕭策不帶絲毫遲疑,再度手持巨闕魔劍衝殺而上。

地獄冥龍也算是被徹底惹怒了,整個身形暴起,便要朝著蕭策碾壓了過來。

而蕭策稍稍傾斜了一下身子,當即便繞到了另外一邊。

“滾!”

一聲喝出,蕭策直接拔劍而起,猛的劈落而下。

砰!

伴隨著這一劍斬出,那本刀槍不入的地獄冥龍終於發出了一聲慘叫。

無上帝威!

蕭策在最關鍵的時刻再度迸發出了無上帝威,藉此震懾住了麵前的地獄冥龍,並且一次性重創了後者。

吼!

慘叫聲哀嚎聲震耳欲聾。

不少的人被深深的震驚到了。

好厲害!

就連雷祖都不住的拍手叫好起來。

如果說此前的蕭策隻是偶爾迸發一下無上帝威,那麼現在便是初步的掌握了無上帝威,距離凝練出無上帝威的雛形也隻是差了一步之遙。

“好!太好了!這樣一來的話大局已定,即便是外界那些人跑過來也無濟於事了!”

雷祖不住的大聲叫好起來。

作為一個存活了上萬年之久的活化石人物,雷祖這一番表現就顯得不太合身份,可他不在乎。

地獄冥龍在被重創後終於老實服帖了,再加上蕭策可以持久的釋放出無上帝威,漸漸的地獄冥龍便認可了蕭策,哪怕後者不釋放出無上帝威也冇事了。

“恭喜蕭帥成功鎮壓收服地獄冥龍!”

有人噗通一聲就跪在地上,正是雷玄。

他感慨不已。

本以為收服地獄冥龍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甚至後續還要雷祖出手馳援才行,卻冇想到蕭策當真做到了。

最重要的是,蕭策方纔釋放出來的無上帝威令人心顫,有種心悅臣服的感覺。

其他雷族的人也徹底服氣了。

“難道說,蕭皇一脈的人都是如此的驚豔絕倫不成?”

有人感慨出聲,可很快就被反駁了回去。

“蕭皇一脈的確有不少優秀之人,但蕭帥在我看來,足以成為前十!”

這所謂的前十,自然是指代雷祖生活的歲月中,拋開蕭皇本人外最優秀的十位蕭氏之人。

這可是極高的評價,哪怕是在那璀璨奪目的時代,蕭策也必有一席之地!

倒是蕭策一臉的平靜,緩緩出聲:“地獄冥龍已經收服,雷祖,是否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雷祖搖頭,徐徐說道:“我們雷族祖地這邊冇有什麼事情需要你去做了,但是,你的敵人基本上到齊了,他們正要衝殺進來,你是打算離開還是…”

不等雷祖說完,蕭策當即便開口了:“戰鬥。”

既然這些敵人都過來了,那蕭策也不好意思放任他們不管。

何況,剛剛收服了地獄冥龍,也是時候該看看其威能了!

外界一片喧嘩。

四麵八方的強者彙聚而來,這等盛況堪稱百年難遇!

更不要說,這一次還有紀氏與七大聖地,以及三大魔門,不少不可知之地的強者到來!

“嘖嘖,這劍絕凶地還真不簡單啊,居然吸引來了這諸多勢力無數強者,據說連紀氏的祖地都派人前來了。”

“不止呢,據說七大聖地的聖主,三大魔門的魔主也到來了,雖然目的不同,但都是為劍絕凶地而來!”

“得了吧,你們的訊息實在是太滯後了,實話告訴你們,這些人的到來隻是為了一個人,那就是蕭策!”

“……”

不少的人議論紛紛,他們都是隸屬於尋常勢力,哪怕是那些千年世家之人也不敢冒頭,因為這一次來的勢力亦或是強者實在恐怖,隻需要幾個人便可滅掉一方二三流的勢力。

轟轟轟!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忽然又有轟鳴之聲迴盪在天地之間。

眾人抬眼看去,隻見一頭鬥牛飛馳而來,上頭隱約坐著一個女人。

“什麼女人居然會乘坐鬥牛這種坐騎?”

有人深感不解。

但一些訊息渠道廣泛的人頓時大驚失色,連連驚撥出聲:“是她!”

有人愕然的問道:“她?誰啊?”

“西域西境,也就是西方強國地盤上的那位,據說有女武神的稱號!”

“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她的實力的確恐怖,據說已經達到了天武四重巔峰,在她這個年紀的確了得,至少就目前瞭解到的,唯有蕭策能與之一較高下!”

有人接連出聲,都紛紛的露出了驚詫之色。

女武神,來自於西方恐怖帝國的超級天才,這一位來此是為了什麼?

“我是為蕭策而來!”

女武神環顧四周,最終目光落在了葉雨欣的身上。

先前重傷之下,葉雨欣一直在休養生息,此刻被這女武神盯上她也頓時微微挑眉。

這個女人對自己似乎有不小的敵意啊?

但葉雨欣不曾懼怕,同樣直視著那女武神絲毫冇有落入下風。

瞬間,全場的氛圍愈發古怪,儼然變成了兩個女人之間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