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將軍是個很聰明的人,他清楚自家皇帝陛下的性情,要是知曉了這邊發生的事情定會勃然震怒。

倒不是說,那位皇帝陛下有多麼的重感情,實在是因為女武神的身份太過不同了。

一方麵是他們皇室的人,另外一方麵,也算是他們不落帝國內外有名的人物,就這麼死了,那位皇帝陛下自然是要麵子的。

“那不如,我們不將這邊的事情傳回去?”

老嫗微微眯眼。

威廉將軍直接被嚇了一大跳。

“瑪麗,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如此之大的事情不傳回去,一旦被皇帝陛下知曉,我們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啊!”

這可是欺君大罪啊!

可瑪麗搖搖頭,說道:“威廉將軍,您要是傳訊息回去,陛下真的派遣強者到來,你我還得聽從對方的命令,我想您應該也不想看到這一幕吧。”

他們二人皆是神武一階實力,雖然都是人間武神,可比起皇室中不少人還是顯得太弱了,一旦皇室真的派遣強者到來,那後果將是無法想象的。

威廉將軍聞言,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

“好,我明白了。”

他也不想招惹來一個強者奪走自己的權勢,那會是異常憋屈的事情。

瑪麗聽到這,也是嘴角微微上揚,說道:“我們直接以不落帝國的名義要人,隻要能夠拿下蕭策,那就算日後訊息暴露了,我們也是功過相抵,不然的話女武神的死終究還是得歸咎到我們的身上。”

威廉將軍冇有再做聲,而是直接聯絡上了鎮天府的大人物。

很快,視頻那一頭出現了一道身影,赫然是棋聖!

當然,這位棋聖在鎮天府的位置是五長老。

“五長老,我想您應該獲悉劍絕凶地所發生的事情了吧?”

威廉將軍直入主題,“我知道你們招收了蕭策,但是他殺了女武神,這是在打我們不落帝國偉大皇室的臉,皇帝陛下震怒的後果,我想你們也很清楚,一旦雙方開戰起來,那必將是生靈塗炭,你們鎮天府也不會好受,所以,我覺得冇必要為了區區一個蕭策做到這一步吧?”

他覺得自己的話很有道理,換做是任何一位鎮天府的高層都不願看到兩方開戰的那一幕。

可是!

“女武神想要殺蕭策卻不敵被反殺,這有什麼問題嗎?”

棋聖麵色平靜的說道。

瞬間,全場一片死寂。

瑪麗張大嘴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威廉將軍也好不了多少,他死死盯著棋聖,不可置信的說道:“五長老?難道你要為了蕭策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就要開罪我們不落帝國了嗎?”

他是萬萬冇有想到棋聖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然而,棋聖隻是輕輕一笑,說道:“威廉將軍,你們不落帝國難道會如此的不知恬恥嗎?明明是你們的人先動手的,被反殺了還要倒打一耙?”

“之前的戰鬥中,我們鎮天府似乎冇有做出任何不利於你們不落帝國的事情,而且我瞭解過,除了蕭策夫婦之外,再無一人對女武神動手,她被殺隻是技不如人,難道還要因此問罪我們?”

棋聖一開始的聲調還頗為平靜,可越到後麵越是激昂起來,直截了當的說道:“彆以為本座不知道你們不落帝國存著什麼心思,無非是想要拿走蕭策,並且藉助這次機會打壓我們鎮天府,讓我們鎮天府在蕭皇大陸剛剛展露出來的威勢壓下去,然後你們不落帝國就能趁虛而入了,不是嗎?”

威廉將軍,“……”

他的確是想過這些,可萬萬冇想到的是這位棋聖居然直截了當的點破,讓自己本來預備好的一番話是一個字都說不出口了。

“五長老,你彆太過分了!你……”

威廉將軍還想要說些什麼,可下一秒就被硬生生的打斷了。

“好了,不要跟我廢話了,我知道你們是什麼意思,你們也明白本座與鎮天府的態度。”

“想要蕭策的性命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們有膽子的話就親自來拿!”

說完,視頻便被直接關掉了,全場一片死寂。

瑪麗不可思議的說道:“鎮天府這些傢夥,什麼時候這般的有底氣了?”

她是真的無法理解,鎮天府向來都是畏畏縮縮的,不然他們不落帝國也不可能拿下西域西境這麼多年都安然無恙。

但這一次,鎮天府居然如此的豪橫?

“不行,我要繼續聯絡鎮天府方麵!”

威廉將軍還是不死心,很快聯絡上了一個人將訊息傳遞了出去。

此刻,鎮天府之內,一處洞天之中。

一名青年疾步走出,對著那石門之後畢恭畢敬的說道:“師祖,有訊息回報,說蕭策已隨著趙驕陽在前來鎮天府的途中,而蕭策此人殺害了不落帝國的女武神,如今不落帝國方麵很是震怒,執意要問我們鎮天府索要蕭策。”

此話一出,偌大的洞天之內一片死寂,那些長老弟子紛紛不做聲了,他們清楚這可是大事,牽扯到了鎮天府與不落帝國兩大超然勢力的事情,絕非他們這些普通層麵的人可以摻和的。

石門之後沉默不語,弄的一群人愈發的發懵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態度啊?

也正當所有人不解的時候,一道聲音才緩緩的傳了出來:“我知道了,就目前的形勢來說,我們不宜與不落帝國開戰,所以,蕭策天賦雖然不錯,但還不值得我們冒如此之大的風險,去吧。”

話冇有說清楚,但是個人都能聽個明白,立馬有人應答一聲:“弟子明白,現在便去將蕭策抓捕起來然後扭送到不落帝國大本營!”

此人匆匆離去,還帶著不少的高手,看的全場人一片唏噓。

“還真是可惜了,這個蕭策的天賦實在是驚豔絕倫啊,隻可惜,他的性情實在是太過狂傲了些,居然敢殺害不落帝國的女武神,那雖然算不上是什麼皇女,可也有公主的頭銜,更是不落帝國在外的排麵之一,蕭策殺了他那簡直是自取滅亡!”

“可不是,蕭策這個人什麼都不錯,就是狂傲這一方麵實在是改不掉,真是令人唾棄不已,也好,如今除掉還能緩和我們與不落帝國的關係,也實屬不錯了。”

“反正交出去最好,省的這個傢夥日後為我們鎮天府招惹無辜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