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光一走出來,立馬號令了不少的強者。

“走,隨本座前去抓捕要犯蕭策!”

不少強者紛紛呼應而來,這可是那一位的指示,隻要能夠抓住蕭策,那一切都必將迎刃而解了。

隨著他們行動起來之後,各種奇獸飛騰而起。

在外界,這些奇異凶獸是極其罕見的,除非是劍絕凶地這一類的生命禁區,可在這鎮天府之中,這些奇異凶獸卻比比皆是,甚至淪為了修煉者的坐騎。

氣勢浩蕩!

鎮天府纔剛剛展露頭角,如今又是這麼一出,無數的人與勢力都被狠狠的震撼到了。

“這就是鎮天府的實力嗎?武皇級彆,真武級彆的凶獸居然數不儘!”

無數人被狠狠的震撼到了。

也是這一刻開始,他們終於意識到,這鎮天府的底蘊是何等的強大,難怪這麼多年來一直冇有人敢與鎮天府叫板了,這不是冇有原因的。

呂光修為或許不是最高的,但排場卻是這裡頭最大的,有一條巨獸拉著豪車金鑾而行,甚至還有不少的護衛與司機。

“這位又是鎮天府之中的哪一位大人啊?”

不少人在看到呂光的那一刹那,心中的駭然直接沸騰了起來。

他們對鎮天府多少都是有些瞭解了,也知道鎮天府之中層次分明,若非地位極高之人是萬萬冇有這等架勢的。

難道說,這又是一位驕陽級彆的人物?

“呂光可不是四大驕陽,但是人家的父親,那可是四大驕陽之首的親衛,地位自然也很不俗。”

看起來這地位似乎很一般,可越是這麼說越多的人便被狠狠的震撼到了心靈。

單單是一位驕陽的親衛的子嗣都有此等的排場?

那要是換成了四大驕陽出行,豈不是更為狂炸?

很快,大批的軍隊徐徐而行,而隨著大軍出動了許久之後,另外一邊,蕭策的軍隊也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蕭策緩緩的抬起了眼,望著下方那大好的山河不禁感慨了一句:“與那西域比起來,這裡的確是勝地了。”

西域方麵本也是繁華無比的,但是這些年來,因為不落帝國的入侵,加上西斯國的殘暴統治,西域方麵早就混亂的不行了。

殺戮,血腥,比比皆是,曾經蕭皇朝時代的繁榮之地終究是失去了自己的榮光。

龍五也是連連點頭說道:“可不是,這裡比起西域比起西斯國好上太多了,目前能夠與之媲美的,似乎隻有大越了。”

大越皇朝雖然局勢混亂,但多少是中原皇朝,各方麵還是很不錯的。

而這一切,與蕭皇朝統治時期比起來那就是屁都算不上了。

葉雨欣同樣走了出來,看著麵前的這一切唏噓不已:“蕭策,若是有朝一日,我們也能夠開拓屬於自己的大好河山,那該多好。”

蕭策微微一笑,緩緩說道:“放心,終有一日,曾經的天下大治必將會重臨這片大地之上的……”

話還未說完,蕭策的話頭戛然而止。

他想起那個詛咒了。

“若是有朝一日,那異界之敵再度降臨,再度掀起黑暗動亂的時候,蕭策,你該如何去做?”

先祖的話時時刻刻迴盪在蕭策的腦海中。

為了守護這一片大地,蕭家付出了太多太多。

死去的無數家人,朋友。

還有,自己的父親,爺爺都為這個世界付出了一切,他們或許對自己人冷血,但絕對對得起這天下所有的人。

終有一日,他似乎也會麵對一個很是艱難的抉擇,是選擇自己的妻子朋友,還是說,選擇這個天下了?

看著蕭策這般的沉默,葉雨欣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微笑的說道:“蕭策,不要將事情想的太複雜了,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做到的!”

她這可不是在開玩笑。

如今的局勢是愈發的混亂了,蕭策的壓力也是愈發的大了,但麵對這種事情,心亂是最不行的,唯有抱著絕對無敵的心態去應對纔有一線機會。

蕭策握住葉雨欣的手,微微一笑。

“雨欣,有你,真好。”

有妻如此,夫複何求!

蕭策與葉雨欣久久相識,看的一旁的龍五直接扭頭過去了

奶奶的,好羨慕啊!

可下一秒,龍五麵色一變頓時轉回了頭。

蕭策葉雨欣也同樣蹙眉看著遠方,就連趙驕陽都被驚動,神識釋放而出打量著遠方。

“是鎮天府的人,不過你前往鎮天府應該不會有這麼多人來迎接纔對,隻怕,總府之內出現了不小的問題啊。”

在葉雨欣龍五的麵前,趙驕陽擺出了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同時也是有些不耐煩。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很快,他便看到了遠方來的到底是什麼人了。

“呂家的小子,怎麼會是他來了?”

趙驕陽自言自語一聲,一旁的龍五立馬問道:“這個呂家小子是什麼人?”

“是另外一尊驕陽親衛的子嗣,當然,因為某些原因,這呂家小子與那位驕陽關係極其不錯,甚至還拜入了某位真傳長老的門下。”

說起那位真傳長老,趙驕陽下意識的麵色陰鬱起來,顯然他對那位真傳長老的印象差到了極點。

看出這一點的蕭策龍五等人都愈發好奇,這鎮天府之內的局勢看起來是頗為混亂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呂光這時候也走了過來,他一看到趙驕陽便立馬恭敬了起來。

“師弟呂光見過趙真傳!”

真傳,是鎮天府中一個特殊的名號。

真傳長老淩駕於一切長老之上,例如呂光的那位師祖,又例如棋聖的五長老,都為真傳長老。

而真傳弟子則淩駕於一切弟子之上,更不要說趙驕陽是真傳弟子中最傑出的幾人之一,呂光雖然與某位驕陽的關係及其的不錯,可在見到趙驕陽的時候也得乖乖低頭纔是。

“你來此作甚?”

趙驕陽懶得與呂光客套,在他看來,呂光就是個小人物而已。

可是,這一次呂光可是拿著尚方寶劍而來!

“趙真傳,師弟這一次是奉大長老之命而來,目的就是想要拿下蕭策交給不落帝國製裁,以此表達我們對不落帝國女武神之死的真正歉意。”

呂光一臉的笑容,怎麼看都是一副笑麵虎的架勢。

瞬間即便是趙驕陽的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帶回蕭策是各位長老與府主共同的指示,你這是想拿這大長老來壓本座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