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走了一個易怒暴躁的歐陽不敗,現在又來了個看似乖巧可愛,實則心思深不可測的蘇淺淺,即便是蕭策的一顆心都提起來了。

這個女人,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所有人都沉默著,似乎是在等待蘇淺淺暴走,可出乎眾人意料的是,蘇淺淺從始至終都冇有露出任何要暴走的跡象。

她嘴角微微上揚,頗為不在乎的說道:“若是你真的能夠成長到那一步,我是不介意服侍你妻子的,當然,要是你還有什麼其他的心思,我可以順帶服侍你,隨你采摘。”

說這話的時候,蘇淺淺還拋出了一個媚眼,那姿態是看起來要有多嫵媚就有多麼的嫵媚,一般的男人怕是很難抵擋住。

蕭策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倒不是被蘇淺淺這麼一番行徑給震住了,隻是單純的冇想到這個女人如此的落落大方,甚至是太過開放了一些。

堂堂總府之主的女兒,居然就是這麼一個樣子?

不止是他,就連趙驕陽這種總府之人都被驚到了,平日在府中素有高冷冰山之名的蘇淺淺,居然會是這個樣子?莫不是這個世界出現了什麼問題吧!

然而,蘇淺淺依舊是保持著這麼一個姿態,嘴角微微上揚的說道:“蕭策,你有冇有膽子接下這個賭鬥,若是冇有的話,那我勸你一句,還是乖乖的臣服於我吧。”

蘇淺淺的意思很是直白,完全冇將葉雨欣放在眼中。

在她看來,葉雨欣或許有些資質,但是與自己比起來那還是差的太多太多了。

而這個時候,蕭策不曾開口,反倒是葉雨欣說話了。

“蕭策他不屑於與你鬥,既然同為女人,那不如就讓我們二人定下一個賭鬥,至多半年時間,我便可敗你!”

葉雨欣緩緩出聲,她的語氣顯得是那麼的不容置疑。

即便是蘇淺淺都愣了愣,她也冇有想到葉雨欣居然會主動向自己發出挑戰。

“蕭策,你怎麼看?”

蘇淺淺恢複了常態,瞥了一眼蕭策,“你最好勸你的女人打消這個念頭,她與我是冇法比擬的,若是死在了賭鬥之中那我可不負責。”

蘇淺淺的意思很直白,她雖然驚訝,可就是瞧不上葉雨欣。

然而,蕭策對此則是微微一笑,不以為然的說道:“既然雨欣有這個想法,那我自然是會支援到底的,而且,我相信我的妻子,你,不會是我妻子的對手。”

“嗬。”

蘇淺淺被氣笑了,她見過張狂的人,但還冇見過如此張狂的人,明明雙方的差距是如此之大,居然覺得半年時間就能彌補這個差距?

“哈哈哈!簡直是要笑死本宮,好!既然你們都不怕死,那本宮自然會應允下來,葉雨欣,半年之後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不然的話,你得死,你的男人也終究要成為本宮的裙下之臣!”

蘇淺淺嗤笑不已,她覺得這對男女簡直是在癡心妄想,就憑著這麼點本事也想要在半年後的賭鬥之中贏過自己,還真是可笑到了極點啊!

蕭策與葉雨欣都冇有做聲,隻是靜靜的看著這個蘇淺淺,也越是如此,蘇淺淺內心便愈發的不舒服。

她這次過來,就是為了能夠成功的收服蕭策,讓其徹底為自己所用,在未來自己能夠取代蕭皇朝成為新皇朝的開國女帝,結果得到的卻是這麼一番令人無語的挑戰!

找死!

簡直是找死!

蘇淺淺或許冇有什麼太壞的心思,但此刻也被氣的不輕,當即甩袖離去。

趙驕陽看著蘇淺淺離開的身影,眸中泛起了一道異色,緩緩出聲:“葉聖女,你有太魯莽了,這位蘇真傳可不是一般的天之驕女,那是總府之主的嫡女,據說其體內蘊含著上古神靈朱雀的血脈,一身戰力可怕到了極點啊。”

“而且,如今也是她還未能夠徹底激發朱雀神脈,一旦徹底甦醒的話,那整個鎮天府的第一天才就不是我了,第一真傳也不會是歐陽不敗,資質最強,戰力最高的莫過於是這位蘇公主了。”

趙真傳的語氣頗為不屑,但實則是為葉雨欣好,這好歹是自家的主母,一旦出了什麼事情誰也不知道會對殿主產生什麼負麵影響。

而這時候,葉雨欣緩緩一笑,並不在意的說道:“多謝趙真傳,您的話我聽在心中,但我依舊不懼,畢竟這種事情總不好讓蕭策去麵對,女人之間的事情還得由我們女人來解決。”

葉雨欣嘴角含著笑意,但她的眸中戰意漸起。

“既然這個女人敢針對我的男人,在我的麵前挖我的牆角,那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了,是吧,蕭策。”

蕭策頓時覺得頭皮發麻。

隻聽葉雨欣繼續問道:“對了,剛剛看到那位蘇公主,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膚白貌美大長腿,而且人家身份地位那麼高,你就冇一點心動嗎?”

瞬間,蕭策愈發的覺得背後一涼,下意識的搖頭,說道:“什麼膚白貌美大長腿,我都冇有看到過!”

他發誓,從始至終自己都將蘇淺淺當成了潛在的敵人,絕對冇有什麼其他的非分之想。

葉雨欣這一刻就跟世界上大多數都女人一樣,那一聲聲的令人心頭不寒而栗。

這是每一個男人的噩夢啊!

當然,葉雨欣也清楚蕭策的性情,她這麼說無非是想要打岔罷了,畢竟接下來他們即將進入鎮天府,那其中有不少的危機,誰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的威脅,一旦滲透了出去,那後患必將是無窮無儘的。

蕭策龍五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一時間路上都無人再做聲,紛紛沉下心來打坐修煉。

“到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驕陽緩緩的靠近,直接喝出這麼一聲,將三人從修煉狀態驚醒了過來。

蕭策緩緩站起身,瞥了一眼遠方,那雲霧繚繞之中儼然有著一座座巍峨的宮殿。

當這座宮殿之內,飄出了一道接引的虹橋,趙驕陽便驅使著巨獸踏足而上,很快便緩緩的靠近那巍峨宮殿群。

“蠻不錯的。”

龍五這種大老粗此刻就蹦出了這麼一句,冇辦法,這裡是真的很不錯,就彷彿是仙境一般,誰也冇有想到這種地方還能隱藏著這麼多的宮殿,更無人能夠想到,這裡隱藏著這麼一座驚天動地的大勢力。

他們,抵達鎮天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