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顥趾高氣昂而來,當即要蕭策乖乖臣服不得有二話。

可是!

他這一次可謂是看走了眼,隻見蕭策緩緩轉過頭,瞥了一眼這個傢夥,然後說道:“之前來了個蘇淺淺要收了我,現在又冒出一個,趙真傳,你們鎮天府的人難道都這麼喜歡給人當主子嗎?”

蕭策的殺意徐徐升騰而起。

蘇淺淺他是鬥不過,但是眼前的崔顥又算是什麼玩意居然敢在自己的麵前如此的豪橫?

而伴隨著蕭策的話一出口,全場的人都麵色微變,他們萬萬冇有想到蕭策居然會來上這麼一句話。

“蕭策,你這是在找死嗎?”

崔顥勃然震怒,直接一聲質問,想要讓蕭策明白自己的過錯。

可惜,蕭策既然都敢一開始忤逆,難不成還會怕了他?

“嗯?”

蕭策微微蹙眉,然後氣勢爆發開來,直接轟在了崔顥的身上。

“你!”

崔顥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那一股氣勢給逼退了好多步,渾身上下都頗為的痠痛。

更是險些一口鮮血噴出。

這個傢夥,好生張狂!

崔顥意識到,單單是憑著自己的名頭絕對拿捏不住蕭策,隻怕是需要想些其他的手段了。

正當蕭策一步步的走來,崔顥忽然開口了:“小子,我的兄長是崔無命,乃是鎮天府真傳弟子,你若是執意要對我出手並與我崔派作對的話,那你日後在鎮天府必將寸步難行,甚至隨時有性命之憂!”

區區四等弟子罷了,難不成還可以翻起天來!

然而,蕭策卻不理會他的這些話,依舊是一步步的走出,渾身上下的氣勢也是逐漸的瀰漫開來。

崔顥被徹底驚到了,這個傢夥是如此的不知好歹嗎?

忽然,他想起先前蕭策的話來。

蘇淺淺?

趙真傳?

什麼玩意!這個四等弟子怎麼會知道這兩位大佬的名頭?!

崔顥滿腹疑惑,正當他要開口的時候,蕭策直截了當的說道:“你不是想要認識我的接引者嗎?那就先看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吧。”

蕭策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了一道弧度。

而崔顥緊緊蹙眉,他發現自己有些摸不透蕭策,這個傢夥到底是想乾些什麼?

蕭策緩緩的抬起了一隻腳,然後一步踏定。

轟!

一股強大的氣勢瀰漫而出,蕭策旋即一股子的衝了過去。

殺!

冇有任何的遲疑,蕭策當機立斷,瞬間便是展開了獨屬於自己的攻勢。

轟轟轟!

蕭策這麼一步踏出,整個人的氣勢便節節攀升了上去,而伴隨著這麼一道氣勢的攀升而起,崔顥的麵色徹底就變了。

“蕭策,你這是在找死啊!”

他驟然一拳砸出,瞬間便轟在了對方的麵龐上。

崔顥或許不是那麼的出名,可他終究是一等弟子,那一身的戰力自然非同凡響了,隻看眼前這麼一擊瞬間便是轟到了對方的麵龐上,隻要冇有什麼意外的話,這一拳絕對能夠讓眼前之人腦漿崩出。

其他人也是這般認為的,眼前的崔顥戰力強大不說,還身懷種種強大的武道戰技,就憑蕭策那絕非是對手,這個傢夥怕是要冇命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蕭策隻是輕輕的點出了一下,瞬間便止住了崔顥的一切行為。

什麼?

崔顥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他死死盯著蕭策似乎是想要看出些什麼門道來,可惜,蕭策從始至終都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

砰!

一拳轟出,崔顥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瞬間全場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呆若木雞的看著這一幕久久無言了起來,他們知道蕭策實力不弱,或許崔顥一時間拿不下對方。

可是,結果發展到這一步,也是大大的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啊!

蕭策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氣,掃視了一眼眾人始終就冇有做聲了。

他根本不在乎這些人在想些什麼,反正在他看來,隻要能夠贏那便足夠了,至於這些人的想法,那根本不在他的關心範疇之內。

崔顥整個人也發懵了許久方纔緩過神,他徐徐的抬起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蕭策。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些,麵前的蕭策蘊含的戰力實在是太驚人了些,這哪裡是個新人該具備的實力。

而且,還是四等弟子?

這放眼一等弟子之中都是佼佼者纔對啊!

不過想就此讓崔顥讓步低頭,那是萬萬不現實的事情。

“小子,我承認你的實力是很強,但彆以為靠著這麼一點實力就能征服的了我!”

“既然你想要作死的話,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我的兄長可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崔顥陰惻惻的說道。

不少的老弟子都閉上了嘴,他們知道,崔顥或許不可怕,但是其兄長卻絕對是可怕到了極點。

那可是上一屆的一等弟子中拿到魁首之位的主,更是出了名的狠人,真想要與之作對的話,那可是得考慮很多很多的後果,而且絕對是承受不住的!

隻是,蕭策對此毫不在意,直接說道:“可以,你讓你的兄長過來,看我是否招惹的起。”

傻子吧!

這是所有人對蕭策的看法,都說了那位崔真傳極其的難以招惹,這個傢夥居然還要主動挑釁。

“這些人來自於世俗界,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在世俗受到了太多的讚賞和崇拜,以至於他們根本認不清自己,嘖嘖。”

“也是,就這麼一種貨色真的遭遇上了,那還真是令人費解不已啊,毫無腦子啊。”

“依我看,這種傢夥還不如死了算了,省的我們東想西想的了。”

無數的人都連連搖頭,他們隱隱意識到,事情似乎與尋常時候想象的不太一樣了,蕭策這麼一個傢夥怕是要給自己背後的接引者招惹來無妄之災了。

崔顥也是大笑不止,他是被氣笑了的。

見過張狂的,但像蕭策這般張狂的絕對是頭一回見識到,就這種貨色也能擁有這麼高的天賦,真的是老天無眼啊!

“罷了,既然你如此的不識趣,那就彆怪本座不惜才了,今日,就算是你背後的接引者出麵你也必死無疑了!”

崔顥乾脆利索,直接一道飛書傳出,然後麵色格外陰冷的看著蕭策。

“小子,你還有什麼遺言就儘快說出來,也算是本座對你唯一的寬恕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