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在蕭策被送進牢裡之後,便有一女人渾身是血的來到淩家,她叫顏如雪。

而且,自稱是蕭策的母親。

在她來到淩家以後,已經奄奄一息,所以並不知道蕭策已被淩南煙陷害坐牢,還認為淩南煙是蕭策的未婚妻。

因此,留下遺物——《煉丹術》。

這煉丹術,一直由淩南煙的母親趙秀珍保管。

可以說,這件事到現在,蕭策都不清楚。

更不知道,自己的親媽就死在雲城,他一直以為那晚蕭家被屠,就他一人逃出生天。

這《煉丹術》記載的都是逆天的煉丹之術,深奧無比,五年來,淩家就一直冇有看懂過。

但淩家知道,自從蕭家被血洗之後,整個大夏都在找這本書,一旦麵世,必引來一場浩劫。

趙秀珍,這次離家一月有餘,是去帝都,正是為了這本煉丹之術。

聽到淩戰南的話,趙秀珍猶豫不決,捨不得拿出來。

淩戰南喝道:“秀珍,你還在想什麼,我們女兒死了,唯一的女兒死了,賀家後繼無人,即使你看懂煉丹術,無人繼承,又有何用?”

“現在主要的就是為我們女兒報仇!”

“隻要能殺蕭策,我在所不惜!”

“秀珍,你就拿出來吧!”

為了能殺蕭策,他不惜一切。

趙秀珍赫然抬頭:“我不會讓女兒白死,顏如雪,現在我就送你的兒子下去見你!”

“蕭策,你殺我女兒,你會不得好死!”

終於,趙秀珍撥通一個電話。

這電話的主人,彆說在中川了,即使在帝都,都是隻手遮天的存在。

“你好,我是趙秀珍!”趙秀珍對電話說道,極其卑微。

電話那頭聲音低沉:“趙秀珍?”

“誰啊?”

“是我以前玩過的女人嗎?”

“本王胯.下女人,何止百萬,本王怎麼會知道趙秀珍是誰?”

這話,攻擊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而趙秀珍一點都不動怒。

也不敢動怒。

她直奔主題:“您,應該知道顏如雪吧?”

果然,電話那頭之人聲音變了:“你知道顏如雪在哪?”

“當然知道,五年前,她就死在我家,並且還留下一個遺物,目前在我這裡!”

“不僅僅如此,她留下的那個野種,也在雲城!”

“目前,那個野種,殺了我的女兒,隻要您能幫我女兒報仇,這個遺物我就交給你!”

帝都的聲音,突然變得尖銳,冷冽、殺意淩然:“你在跟我談條件?”

“你可知,好久冇人敢與我談條件了,當初顏如雪跟我談條件,所以滅她全族!”

隔著電話,趙秀珍都感覺到對方冷冽的殺氣。

她心頭一凜,立即道:“我不敢!”

“但,現在雲城是蕭策的天下,我能不能保住顏如雪的遺物,這我就不知道了!”

“你在威脅我?”

“是我真的無能為力!”

這話一出,電話那頭的人,聲音溫和許多。

“顏如雪所留下的野種,我會解決,這五年來,我也在尋找他,這一點,你可放心!”

“但,顏如雪留下的遺物,你必須交給我,現在、馬上、立刻,否則天涯海角,冇你容身之地!”

“我說的!”

對方聲音不大,卻氣勢滾滾,霸氣無邊。

趙秀珍與淩戰南,全身都是冷汗。

趕緊拿出煉丹術,做成一個文檔,給對方發過去了。

“您放心,這手抄本的煉丹術,我馬上毀了,絕不會留任何備份!”

“諒你也不敢!”

趙秀珍與淩戰南確實不敢,因為這電話的主人,太可怕了,真正是隻手遮天。

若殺他們,天涯海角,絕無處可逃。

但是,趙秀珍還是開口問道:“請問,您打算派誰,來殺蕭策?”

蕭策身手不凡,一般的人,可殺不了他。

“修羅戰神,夠資格嗎?”

淩戰南與趙秀珍一聽,肅然安靜,隻能聽到心臟跳動之聲。

修羅戰神?

這修羅戰神,一人可擋千軍萬馬。

電話掛斷,淩戰南抱著淩南煙屍體:“女兒,你放心,帝都那位派修羅戰神,為你報仇,蕭策必死無疑!”

這一次,不僅是為淩南煙報仇。

他還要讓雲城的人看看,在這雲城,到底是誰的天下。

殺了蕭策,雲城之地,依舊是他淩戰南的天下。

他去濟世堂,找到蕭策。

“蕭策,你殺我女兒,我會讓你血債血償!”

葉雨欣說道:“蕭策冇殺淩南煙,是閻彪率領十萬大軍屠你全族,與我男人蕭策何乾?”

當初,她聽到淩家被十萬大軍屠了,也心中大驚,非常意外。

甚至到現在,都不知什麼原因。

不過對她來說,不重要了。

那淩南煙,罪惡滔天,死有餘辜。

“哼,與蕭策脫離不開關係!”淩戰南喝道,他不敢找閻家算賬,那麼隻能把這一切怪在蕭策的頭上。

蕭策卻道:“我要是你們的話,收拾東西離開,永遠不回雲城!”

“哼,要離開的,恐怕是你!”

“不過,修羅戰神要殺的人,從來還冇一人能夠活在這個世上!”

“離開是冇用啊,哈哈哈……”

蕭策雖有些實力,但在淩戰南看來,麵對地獄修羅,不過是個稍大一點的螻蟻而已。

不過,令淩戰南比較意外的是,蕭策,似乎並不害怕。

“裝!”

“你就裝吧!”

“你臉上有多鎮定,你心中就有多害怕,哈哈哈……”

蕭策聳聳肩膀:“你認為我是裝嗎?”

“你可知道,你口中所謂的修羅戰神,在我眼中與螻蟻,冇有什麼區彆?”

“你可知,淩家是我下令讓閻彪屠的!”

“你又可知,你這淩家漏網之魚,出現在我麵前,隻會招來殺身之禍?”

淩家是怎麼被屠的,在雲城,冇人比他蕭策更清楚。

“蕭策,你少唬我了,你若有這麼大的能量,五年前,你就不會坐牢了,既然提到五年前,我就和你說了吧,在你坐牢的第二天,便有個叫做顏如雪的女人,來我賀家,自稱是你母親!”

“隻是,他不知道你是南煙一手送進牢裡的,所以在死前還留下一本煉丹術給我保管,讓我見到你之後,把煉丹術交給你!”

“隻是可惜,她到死都冇明白,事情原委!”

蕭策的神色變了:“我母親葬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