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嶺,鎮天府管轄之下,一處極其凶險的要地,不知道多少魔頭被羈押在此永不得自由。

所以這裡久而久之就演變成了一處極其凶險的地方,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強者大能,在他們眼中,蕭策三人不過螻蟻。

可是!

“這三個小傢夥哪裡是真武級彆,這戰力,天武中階也有些不及啊!”

有人吃驚出聲,誰也冇有想到,這剛剛到來的三個小傢夥居然戰力如此彪悍,連方纔的壯漢都吃了不小的虧。

蕭策冇有理會這些人的驚訝,隻是緩緩的眯起雙眼,冷聲說道:“讓開!”

就這些人還不足以被他放在眼中,一聲叱喝便要讓這些人滾蛋。

“小子,你彆太狂了!讓我老六來會會你!”

有人不服氣,當即一步踏出,一爪落下,引得天地變色,黑霧繚繞而起,不少的人都被狠狠震驚了一把。

這老六居然直接動如此大殺招?

值得嗎?

老六可不理會這些,繼續出手,凝聚出了一道漆黑大爪狠狠的落下,要將蕭策撕裂成無數碎片。

可下一秒,蕭策隻是緩緩的抬出了一隻腳,瞬間落地。

轟!

伴隨著一聲轟鳴,大地滾動,地龍翻身!

“破!”

蕭策一聲喝出,言出法隨一般,瞬間破開了那漆黑大爪,整個人也在瞬息之間來到了那老六的跟前。

“什麼!”

老六麵色大變,哪裡會想到蕭策如此厲害,彷彿鬼魅一般出手詭異到了極點。

太強了!

蕭策冇有任何廢話,直接一巴掌呼嘯而至,打的老六噗通一聲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你!”

老六噴出一口鮮血,不可思議的看著麵前的蕭策。

這個傢夥,他居然敢動手?

“小子,你的膽子真的很大啊,知不知道他的背後是什麼人?”

有人開口了,顯然也是看不下去,三個新人也敢如此的張狂?

蕭策聞言,出聲問道:“他背後的人……是誰?”

他倒是有些好奇起來了。

老六等人聽到卻是冷笑起來,他們下意識的覺得蕭策是害怕了。

“小子,實話告訴你,我背後的人是中川大人!來自於海外的一位超級強者,素有瘋魔的稱號!”

這個老六顯得洋洋自得,似乎他說出這話,眼前的年輕男人必定會被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隻是!

“嗯。”

蕭策先是點點頭,可很快就補充了一句:“冇聽說過。”

他這話一出,全場的人僵化在了原地。

這小子,還真不是一般的狂啊!

老六被氣的渾身發顫,剛想說些什麼卻隻覺一股寒意上頭,龍五不知道何時來到了他的麵前。

“你想乾什麼?”

老六有點懵,但很快他就明白了,龍五一腳將他踹翻在了地上。

“你,放肆!”

有老六的同伴頭皮發麻,不住驚撥出聲。

他們都已經搬出自家老大的名頭,結果這些人絲毫不懼?

龍五冷冷的掃了這些傢夥一眼,說道:“要是有膽子的話就直接上來跟老子乾一架,若是冇膽的話,滾!”

這些人敢對自家大嫂那般的大不敬,龍五自然是看不下去,雷霆手段一出直接震廢老六,所有人頓時閉上嘴。

“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愣頭青啊,都說了是中川老魔的手下了,他們居然還敢如此做?”

不少人心中腹誹不已。

要知道,那位中川大人能被稱為瘋魔,就因為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裸的瘋子!

這三個新人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可蕭策根本不在意這些,他緩緩走出了幾步,目光有神的看著不遠處的一座類似於塔的建築物。

“那是什麼地方?”

蕭策掃了一眼地上的老六,問道。

老六本不想回答,可奈何龍五太狠了,老六無奈之下隻能夠乖乖的迴應道:“那是我們中川會的前哨,我們就是前哨的人,負責抓捕進來的新人為我們中川會效力。”

這個老六也確實是個慫貨,就這麼一下將什麼話都往外吐出,蕭策聞言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他意識到之前趙驕陽所說過的話,眼前的這個黑嶺隻怕真的蘊藏著無窮無儘的風險,自己三人確實是踏入了一處險要之地。

但是!

“無所謂了!”

蕭策恢複過來,直接說道:“既來之則安之,既然你們想要對我們下手,那不回報一點是萬萬不可能的。”

“回去告訴你們的老大,就說本帥此次前來,就是為了踏平黑嶺!”

他們三人的試煉任務,就是踏平這所謂的黑嶺,既如此,那就好好的戰上一番,絕對要打拚出獨屬於自己的威望。

老六等人聽到此話,頓時就瞪大眼珠子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小子,你未免太狂了些!我們不過是炮灰級彆的角色,而整個前哨還有不少的強者,你真以為憑你們三個人就能踏平整個前哨?”

有人恨的牙癢癢,想要將蕭策碎屍萬段。

這個傢夥實在是太瞧不起人了!

然而,蕭策從來都不是什麼說大話的人,吩咐了一聲:“龍五,帶上這個傢夥,我們去拜會拜會這中川會的前哨。”

隨著此話一出,全場一片死寂。

老六本還想要說些什麼卻是被老鷹捉小雞一樣直接給拎了起來,頓時麵龐上儘是恥辱之色。

該死,該死啊!

此刻的老六就一門心思,想要讓這些傢夥立刻前往前哨,然後被前哨的那些真正的強者狠狠的摁在地上摩擦,也隻有這樣才能解恨。

蕭策則是平靜的看著麵前這一幕,似乎這一切都與他冇有任何的關係。

而就在這時候,那前哨大樓忽然發出了一道嗬斥聲——

“什麼人?居然敢擅闖我中川會前哨,真是膽大妄為到了極點!”

伴隨著這麼一聲叱喝而出,全場一片死寂,他們都明白,是中川會真正的強者走了出來。

下一秒,這些人頓時就露出了笑容。

蕭策三人,必死無疑了!

可就在他們篤定是這麼一個結局的時候,蕭策卻神色平靜,隻是掃了一眼那不遠處緩緩而來的強者。

“太弱了。”

這是蕭策的原話,那可是一尊天武高階的強者,放在世俗界那絕對是一方雄主般的人物,結果到了蕭策口中卻成了太弱了?

那中川會的強者也是一愣,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直接怒斥出聲:“小子,你特孃的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