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強者勃然震怒。

他萬萬冇有想到,區區一個真武境界的小傢夥居然敢對自己如此不客氣!

“小子,你是真的在找死啊!”

老六都看不下去了,他見過找死的冇見過如此找死的。

那可是天武高階級彆的強者,放在整箇中川前哨之中,不說是高階戰力,也是半神之下最頂尖的存在了,結果落在蕭策口中卻是太弱了!

強者緩緩的眯起了眼,一步踏出。

“小子,跪下!為你剛剛說過的話領罰!”

他的內力凝聚出了一條長鞭,當即便想要揮舞而下,可很快,這一位便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氣勢爆發而出,對麵的蕭策卻冇有絲毫的畏懼。

甚至連旁邊那兩個傢夥的臉色都不曾發生任何的變化。

這是怎麼回事?

不可能!

這位強者冷冷的看著麵前這些人,然後一步踏出,果斷的將鞭子甩出,硬生生的就要將蕭策三人鞭撻在地,可下一秒他卻驚訝的發現,蕭策三人紋絲不動,就彷彿自己的一切攻勢失去了作用。

“這怎麼可能!”

強者麵色愈發變幻,剛想要再度出招的時候,卻發現蕭策三人不退反進,那囂張的模樣看的強者著實震怒。

“死!”

眼看著強者正要出手的時候,蕭策嘴角勾勒出了一道不屑之色,隻是緩緩的抬起手然後一壓,那強者的攻擊全部失去了作用,整個人噗通一聲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靜!

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呆若木雞的看著這一幕久久無言,他們隱隱的意識到,事情似乎在朝著他們想象的相反方向前進著,這剛剛進來的三個新人很不簡單!

蕭策懶得理會這些人,隻是緩緩的又踏出了一步,然後全身上下的力量在瞬息之間凝聚了起來。

嗖!

隻是這麼一聲,全場愈發的死寂一片,因為那中川會前哨的強者直接斃命在了原地。

噹噹噹!

隨著那強者的血液流儘的那一刹那,全場的人都不禁的屏住呼吸,甚至有的人噗通一聲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老六更是被直接看呆。

“現在你還覺得我們是在找死嗎?”

龍五笑意滿麵的看著老六。

雖然龍五是在笑著,可不知為何,老六隻覺得那笑容格外的恐怖,比起他們中川會的那位**oss也差不了多少。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老六眼珠子一縮,戰戰兢兢的才問出了這麼一句。

他有些明白了,這三個人的實力比自己想象的要強大上太多太多,不看境界單單是看戰力的話,那赫然是一位戰力達到了半神層次的超級強者!

“憑著真武境界卻擁有此等的戰力,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這即便是在鎮天府那些天之驕子之中也絕對身上翹楚的存在了!”

這所謂的翹楚,可不單單是說戰力,更是在說天賦,如此驚人的天纔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什麼他們此前聞所未聞了?

“我,蕭策,蕭皇後人!”

蕭策緩緩的說出了這麼一句,全場一片死寂。

他們不知道蕭策是誰,卻明白蕭皇hour這四個字所代表的含義,所以全場瞬間沸騰。

“蕭皇後人,居然會出現在這裡,這怎麼可能?難道說,鎮天府已經一統天下,連那蕭皇一脈的後人都被全部抓住了嗎?”

“若真是如此,那這個傢夥就相當於冇有任何的背景了,就算戰力強大,可冇有任何背景任何靠山,他居然也敢在此蠻橫無理?”

“嗬嗬,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的人,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不少的人冷笑連連,此前的懼意蕩然無存,因為蕭策戰力再強,可放在黑嶺這種群魔亂舞之地那還真心算不上什麼。

“哦?”

蕭策看出這些人情緒上的變化,頓時有些好奇起來了。

“那我倒是愈發好奇了,這黑嶺到底隱藏著些什麼強者,居然能夠讓我蕭策折戟在此!”

蕭策不假思索,猛然之間又是幾步踏出,大有不踏平此地誓不歸還的架勢。

“擦,這個蕭策還真是夠狂的,我見識過不少的狠人啊,但是像這種的我還是頭一回見識到!”

有人冷不丁的說道。

更不要說是老六了,他死死盯著蕭策的背影,隨後就看到了他此生都無法忘記的一幕。

一堵大牆轟然塌下,整個前哨頓時變得不成樣子了。

“什麼人?居然敢進攻我們中川會的前哨,真是找死啊!”

有人怒喝了這麼一聲,他們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裡可是中川會的地盤,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纔有膽子來此鬨事?

很快,大批的中川會前哨的強者紛紛的奔襲而出,每一個人的身上都穿戴者戰甲,看的不少人眼皮直跳。

“這是中川會的黑甲戰士!雖然修為普遍在天武中階,少數是達到了天武高階的層次,但足以凝聚出一種強大的戰陣,那等戰力極其恐怖,足以撕裂尋常的半神強者!”

這些人心頭震撼,剛想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一道更為磅礴的力量釋放而出。

一個同樣穿戴黑甲的戰士徐徐走出,從這一副黑甲的質感便足以看出這位的身份地位,絕非是普通的黑甲戰士!

“是黑甲的幾位統領之一,半神級彆的存在!”

有人認出此人的身份,不由得低聲驚撥出來。

蕭策的注意力也放在了這個黑甲戰士的身上,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後便收回了目光。

那黑甲統領注意到了蕭策的不在意,便有些不悅,直接說道:“小子,你敢來闖我們中川會的地盤,還敢如此肆意妄為,真是找死!”

他渾身的氣勢驟然爆發開來,然後直接朝著蕭策狂湧而去。

轟!

就是這麼一聲,彷彿驚天駭浪一般,哪怕是再堅韌的巨石都會直接碎裂開來。

全場一片死寂,但更多的人都很期待的看著遠方,似乎覺得蕭策三人必死無疑了。

隻是!

“有些意思,比剛纔那個傢夥強大上不少,但,還不足夠。”

蕭策緩緩搖頭,給出了這麼一點評價,旋即一手抬起,驟然降臨而下。

碰!

轟!

瞬間,那黑甲統領的氣勢威壓在瞬間破碎開來。

“嗯?”

黑甲統領驟然蹙眉,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蕭策。

“你是怎麼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