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抬起手來,砰然之間落下。

他不斷的凝聚起了全身的力量,不住的轟擊在那一塊塊的屏障之上。

“給老子破啊!”

蕭策怒吼咆哮著,他渾身的力量在這一刻瘋狂的集聚了起來,更是在轉瞬間轟然而出。

這一股力量終於傾瀉了出來,然後命中在那一塊天然的屏障上,瞬間便撕裂了開來。

轟!

蕭策終於踏出一步,脫離出了這種令人煎熬的困境。

“該死的傢夥,我還以為真是有些什麼本事呢,現在看來,這個邪龍脈也不過如此嘛。”

蕭策嘴角微微上揚,將自己的不屑儘顯無疑了。

當然,他也隻是嘴上說說,心中卻是對這個邪龍脈極其的重視。

“畢竟這個邪龍脈很是古老強大,具備著令人無法想象的強大力量,一旦陷入其中的話,我很可能會被徹底的改變成為一尊邪祟。”

蕭策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他可不想讓自己的手段顯得更為複雜,但也不願意就此落敗。

“既然這邪龍脈想要和我好好玩一玩的話,那麼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蕭策猛地一步踏出,渾身上下都有無儘的力量傾瀉開來,然後又是一拳砸出。

緊接著,同樣是一拳接著一拳的砸出,瞬間就破碎開來了一道道的屏障,最終蕭策終於站在了葉雨欣龍五的跟前。

“雨欣,龍五,你們冇事吧?”

葉雨欣和龍五強撐著的說道:“老大,我們冇事,您放心好了!”

龍五強撐著自己本就頗為虛弱的身體,然後大步的朝著遠方走了過去。

“龍五,你先彆走,先將這一枚丹藥服下去!”

蕭策朝著龍五大喊了一聲,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一枚丹藥直接塞入了龍五的嘴中。

“好好的消化,另外我先帶你出去!”

蕭策雖然戰力強橫,可麵對邪龍脈這種頂級的詭龍脈,他的戰力也顯得頗為不夠用,一次性隻能夠帶著一個人離開了。

很快,蕭策便帶著龍五先行離開了,將之安頓在一旁之後果斷的說道:“龍五,你先在這裡好好的調養一下,務必要讓自身恢複到最佳的狀態!”

蕭策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氣,直接離開此地返回去營救葉雨欣了。

此刻的葉雨欣還在苦苦支撐著,她這些日子雖然戰力飆升了不少,但終究還是很有限的,一旦拖延下去的話,那後果必將不可設想了!

“還真是該死啊!”

蕭策緊緊握住拳頭,他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隻是過來想要鎮壓這所謂的詭龍脈,卻是遇上了邪龍脈!

“看來,邪龍脈的強大已經超乎我平時的想象了,這不愧是頂級的邪龍脈啊!”

蕭策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當務之急還是要營救葉雨欣。

“雨欣,不要去抵抗了,將力量內斂形成一道屏障就行,我現在就過來!”

蕭策很認真的說道,並大步的朝著前方走去,然後一把就將葉雨欣給拉了過來。

“蕭策,你為什麼要過來!”

看著蕭策遍體鱗傷的模樣,葉雨欣內心就無比的酸楚。

她本以為自己進步足夠大了,足以不再拖蕭策的後腿,可現在了,又是蕭策受著重傷來救下自己!

對於葉雨欣的話,蕭策隻是莞爾一笑,摸著她的腦袋說道:“你這不是廢話嘛,你可是我的老婆,我不對你好的話那我還能對誰好呢?”

這麼一席話出口後,葉雨欣頓時麵色緋紅起來,雖然都是老夫老妻了,可是她也很少聽到蕭策說過什麼情話,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極其霸道的言語和行為,所以在乍一聽這種話後,葉雨欣的嬌軀便有些軟了下來。

“雨欣,先彆急著感動!我們先離開再說!”

蕭策察覺到葉雨欣的身體情況的變化,當即便是說道:“雨欣,撐住!”

他一把將葉雨欣給抱了起來然後朝著外頭狂奔而去,不過一會他便將葉雨欣給帶了出來。

“大嫂!”

龍五本想要湊上來卻被蕭策一個眼神製止住了。

“你就好好的修煉恢複就行了,現在的你還冇有去關心彆人的資格!”

蕭策嚴肅的說道。

龍五緩緩的點頭了幾下,繼續打坐修煉恢複了起來。

而蕭策則將葉雨欣放下,在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後確定葉雨欣隻是昏迷過去冇有其他大礙的時候,這才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

“看來此前還是我想的太多了些,雨欣確實是冇有什麼事情啊。”

“不過接下來我想要再鎮壓這所謂的邪龍脈的話,那還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了。”

蕭策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抬起手,當即想要落下的時候,卻發現全場捲起了陣陣的漣漪,就彷彿那滔天邪氣之中有什麼東西瀰漫了出來。

“什麼情況?”

蕭策深吸了一口涼氣,他本還想要就此離去的,可現在邪龍脈似乎發生了什麼異變,所以他必須得小心謹慎的對待了。

噠噠噠!

很快,陣陣的腳步聲緩緩傳來,蕭策也是屏住了呼吸。

他如今的戰力堪比神武六階,放眼整個黑嶺也絕對是一方強者了,可在麵對那腳步聲的時候,蕭策內心也是砰砰砰的不住直跳起來了。

“蕭策!”

忽然,葉雨欣醒了過來,卻是死死盯著一個方向看,那麵龐上儘是驚駭之色。

蕭策順著葉雨欣的視線看了過去,瞬間整個人就僵在了原地。

一個修長至極的黑影緩緩的掠出,那整個人的氣勢都顯得頗為的古怪了起來。

“這個傢夥,好強!”

蕭策冇有在意這傢夥外形上的古怪,而是死死的盯著那傢夥身上傳出的氣息。

至少是神武七階乃至是更強大!

“這已經算的上是黑嶺之中巨頭級彆的強者了!這邪龍脈就算厲害,可能夠凝練出如此強大的黑影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些吧!”

蕭策咬緊了牙關,儘可能的不讓自己內心的懼意延伸,更不想因此驚擾到葉雨欣和龍五。

“雨欣,你和龍五在這裡好好待著,等我回來。”

蕭策摸了摸葉雨欣的腦袋,然後起身便朝著那敵人大步的走了過去。

他倒是想看看,這黑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