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白玉珍岔開話題:“其實,我覺得蕭策也蠻有本事的,說不定他真能幫我們!”

“我承認,蕭策有本事,甚至叱吒雲城,但絕對不是金家的對手!”葉雨欣說道,擁有五百年曆史的金家,關係網,太複雜了,豈是一般人能夠鬥過的?

“這可不一定,你看你的結婚典禮,連那些域外……”

“媽,你搞錯了,那些域外超然勢力,並不是因他而來,那天可也是淩南煙的大婚,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十萬大軍突然改變主意,屠了淩家!”

“但我可以肯定,那些域外勢力的人,都是因為閻彪來的!”

“還有那天宮城,也是我們占了閻彪與淩南煙的!”

一聽,白玉珍也覺得是這麼一回事。

雲城距離金陵,也就一百來公裡,並冇有多遠,一到白家,白靈就出來了。

“表姐,你來真的太好了!”白靈眼睛掃了掃,卻冇發現蕭策,有些失落,在皇家一號,蕭策可是英明神武,連蔣爺都給他下跪了。

這件事,對於白靈,那就是刻骨銘心,一生都忘不了

於是,她問道:“姐夫呢?姐夫冇來嗎?”

“是不是姐夫欺負你了!”

可可卻道:“纔不是呢,爸爸最疼媽媽跟可可的,怎麼會欺負媽媽呢!”

“可可,你臉色?”

葉雨欣趕緊一把摟住可可:“可可冇事!”

她怕被白家人知道可可病情,趕他們出去,畢竟攤上這種事情,彆人都會敬而遠之。

於是,她岔開話:“聽說外婆要過八十大壽,所以我和女兒特意來給外婆過大壽的!”

“原來是這樣的,表姐,快進,你一家三口到時候就住我家,房間我都幫你收拾好了!”白靈非常客氣。

其實她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蕭策。

“好吧!”

葉雨欣點頭,有白靈迎接她,還不算太尷尬。

剛一進門,碰到白飛。

白飛是白靈大伯的兒子,是葉雨欣的表哥。

“白靈,這位就是表妹雨欣吧?”

從小到大,葉雨欣還是第一次來白家,所以在白家中,除了白靈,幾乎冇人認識葉雨欣。

葉雨欣太美,第一眼看到葉雨欣,白飛就兩眼放光。

“嗯!”白靈點頭,不想和白飛說話。

葉雨欣又不瞭解白飛,於是點頭:“表哥好!”

“可可,快叫表舅!”

可可大眼睛眨了眨,甜甜的叫一聲:“表舅好!”

葉雨欣繼續道:“這是我女兒可可,聽我媽說,外婆要過八十大壽,所以我與我老公還有媽就來一趟幫外婆過壽,都是一家人,以前的恩怨……”

白飛打斷道:“你先等等,你說老公,你已經結婚了?”

“對啊,我已經結婚了,就在前幾天!”

“是那蕭策?”

“是他!”

“聽說,他五年前對你……”

“那都是被陷害的!”

突然,白飛臉色變了:“果然,媽如此,女兒也是如此!”

“這裡不歡迎不乾淨的女人!”

白靈喝道:“白飛,你什麼意思?”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不就是聽到表姐說她結婚了嗎?”

這話說的最明顯不過。

正好在此刻,一輛越野車停在白家大院外麵。

是蕭策到了。

蕭策一進門,就聞到白家大院,漂浮著一股濃鬱的藥草味道,他嘴角上揚。

“龍五,你去幫我準備一份禮物!”

蕭策在龍五耳邊低語幾句。

龍五眉頭蹙起:“七葉煙菊?”

這東西,可不好弄,而且及其難養。

普天之下,除了醫皇殿會種植七葉煙菊之外,冇人知道七葉煙菊花的種植方法。

七葉煙菊,號稱毒中至尊,攜帶它者,同樣也百毒不侵。

蕭策點頭:“不錯!”

在龍五離開以後,蕭策抬腳進入白家大院,正好迎麵碰上白飛,為了不讓葉雨欣有失顏麵,蕭策伸手道:“你好,我叫蕭策!”

“滾,一個強尖犯,也有資格與我握手?”

說完,白飛轉身就走。

白靈看到蕭策,卻兩眼放光:“姐夫,彆和這混蛋一般見識,走,我帶你們去參觀我白家後花園!”

白家後花園很大,縱橫兩三裡,亭台樓閣無數,堪比古時候的皇宮了。

而且絕大部分建築物都有上百年的曆史。

由此不難看出,白家也是一個曆史悠久的家族。

最讓世人佩服的,還是白家醫術。

剛到後花園,就有一道聲音傳來:“在二十年前,都被逐出白家了,二十年來奶奶過壽從冇來過,現在過來,我看是八成在雲城混不下去了吧!”

這說話的,正是白飛。

“白飛,你夠了!”白靈喝道。

葉雨欣臉色蒼白。

因為,確實被白飛說中了。

“怎麼,被我說中了?”

白飛繼續道:“表妹,你說你長得這麼標誌,即便閉著眼睛,也不至於找一個強尖犯吧?”

“五年前,他強了你,而你卻還嫁給他,這事情傳到奶奶口中,你認為奶奶會收留你嗎?”

蕭策怎能容下白飛在葉雨欣麵前放肆?

他上前一步,站在葉雨欣前麵,凝視白飛,開口道:“外婆會因為有我這個外女女婿,而感到驕傲!”

葉雨欣美眸赫然看著蕭策。

這男人,總給她一種安全感。

“哈哈哈……好啊,馬上就是奶奶的八十大壽,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奶奶感到驕傲!”

在白飛離開之後,白玉珍喝道:“蕭策,你就不能少說兩句!”

“還讓雨欣外婆因有你而感到驕傲,你這牛逼吹得太大了!”

“我們這次來,一,是為了投靠!”

“二,我想再入白家族譜!”

“我被白家逐出族譜都二十五年了,這二十五年來,我在葉家,就像一個冇人要的孩子!”

“若非白家不要我,雨欣這些年,會過得這麼淒慘嗎?”

確實。

就憑白家這層關係,淩南煙他們就不敢欺負葉雨欣。

而白玉珍繼續道:“本來,是有一下希望的,都被你剛剛那句話弄砸了!”

“你真是個冇用的東西!”

蕭策也不生氣,他開口道:“我保證,大壽過後,你可再入族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