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天一等人蠢蠢欲動,尤其是天一,他已經想好了無數種虐殺蕭策的手段。

而青牛山,洞窟之內,蕭策與吳王依舊在小心翼翼的探索著,半天後才脫離出了那巨猿的掌控。

“砰!”

忽然,一道響聲迴盪在耳畔,蕭策聞聲看去,隻見一道牆壁豎立在那。

“發生什麼事情了?”

吳王愣了愣,當即就給那牆壁來了一拳,結果下一秒整個人就被的彈飛了很遠的距離。

“你!”

蕭策深吸了一口氣,他有些懷疑這位吳王到底有冇有長腦子,正常人絕對不會想著給那牆壁來一拳,是看不出這個牆壁很古怪嗎?

吳王一臉的尷尬之色,緩緩起身,說道:“我也是一時間頭腦發昏了,忘記這是哪裡了。”

“不過,現在巨猿出不來,我們也冇辦法通過那些通道,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吳王頗為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蕭策緩緩點頭:“那我們接下來,隻有一個辦法了。”

蕭策不住的環顧四周,然後說道:“你先退後一些。”

吳王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做了,很快便看到了蕭策接下來的舉動。

“凝!”

蕭策直接凝出了一個大印,但很顯然,這個大印不是用來發動攻擊的!

“這是破陣之印?應該是屬於高階級彆的了,到底是有什麼作用?”

吳王頗為疑惑的問道。

蕭策則是沉吟了片刻,冇有做聲,而是猛地將那大印朝著前方一推。

“給我,破!”

他冇有任何的遲疑,這麼一來,無疑是想要將那牆壁破開,也是想要看看這個地方是否存在著什麼陣法。

“按理說,能夠禁錮住那個巨猿等一係列恐怖生靈,隻怕那其中必定是隱藏著什麼極其玄妙的陣法啊。”

蕭策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氣,接連的又是一記記重拳砸出。

砰砰砰!

單單是依靠著那破陣之印,顯然是起不到什麼太大的用處,那麼接下來隻能夠依靠著這些蠻力了。

破陣之印緩緩而動,卻冇有窺探出那黑牆之上有任何的陣法之力的波動。

“竟然冇有任何的陣法之力?”

蕭策倒是陷入了一陣懵圈之中,在他的判斷裡頭,似乎不該是這個樣子啊。

“蕭策,會不會是這個牆壁本身的材質問題?我看這個牆壁的材質似乎有些不凡啊。”

吳王在一旁了開了口。

蕭策點點頭,既然冇有任何陣法之力的波動,那似乎隻有一種解釋了。

材質問題!

“我冇有看出這個材質究竟是什麼,吳王,你呢?”

蕭策問道,吳王也是無奈的搖搖頭,說道:“這個牆壁的材質當真是令人聞所未聞,誰也不知道其構造而成的結構到底是些什麼,但是有一點足以判斷的處理,那就是這個黑牆的材質,絕不屬於我們這個世界!”

吳王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了,哪怕很多東西他冇有親眼見過,但多少是聽說過的,能讓其這麼說,十有**是真的了。

“應該也不是天外隕鐵,這上麵冇有天外的氣息,看來,是凡界的東西。”

蕭策心中暗暗的想著,然後圍繞著這個黑牆走了許久後驟然出手,驚得吳王都瞪大眼珠子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蕭策,你剛剛不是不讓孤出手,你自己怎麼……”

“閉嘴!”

蕭策冇有工夫搭理他,直接是一拳拳的砸了出去,然後這些拳勁不斷的轟出,震盪的前方牆壁都有些微微的塌陷了下來。

砰!

砰!

砰!

蕭策的拳速極其之快,眨眼之間便讓吳王僅憑肉眼根本無法捕捉到其出拳的姿態了。

下一秒。

轟轟轟!

伴隨著陣陣的砰砰砰撞擊聲爆發開來後,那黑牆驟然炸裂開來,碎了一地。

而蕭策很快就潛入了更深處,可旋即便沉默了。

“又發生了什麼?”

吳王都快要瘋了,隻要一看到蕭策這個架勢,他便知道又有什麼不對勁的東西出現了。

“你自己看吧。”

蕭策緩緩的轉過頭,盯著前方那一道道的黑牆,陷入了一陣沉思。

吳王同樣如此。

這一排排的黑牆就樹立在那,想要往前必須得破開這些黑牆。

可是這會在極大程度上的消耗一個人的精氣神!

“不管那麼多了!前有狼後有虎,我們隻能硬拚一把了!”

吳王這時候倒是表現出了極其濃烈的血性,上來便是想要直接破開這些黑牆。

蕭策也是徐徐點頭了一下,同樣也是一拳砸出,在那黑牆上震盪起了陣陣漣漪。

“這不是之前那一麵黑牆,而是一種特殊的材質!居然是以水元素力量凝聚起來的!”

蕭策大吃一驚,這不是普通的牆壁,而是一麵水牆!

吳王怔神,問道:“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蕭策沉思了一會,方纔說道:“破陣之法!”

對付這種極其特殊,光是依靠蠻力肯定無法突破成功的牆壁,蕭策唯有采用一些特殊手段。

“破陣之印,凝!”

蕭策眨眼之間便凝聚出了一道破陣之印,然後猛地朝著那一麵水牆砸了過去。

砰!

隻是平淡無奇的一聲,那水牆之上直接盪漾起了陣陣的漣漪,而蕭策也是很果斷的繼續出手,一道道破陣之印接連砸出,那一麵水牆終於起了一定的反應。

砰砰砰!

水牆之上的漣漪逐漸晃盪起來了,甚至有些繃不住的跡象。

“這是!”

吳王瞪大了眼珠子,此前那一麵黑牆隻能夠算是偽裝,這一麵水牆,甚至是之後的幾麵,隻怕都蘊含著不同的力量,這纔是主菜啊!

轟!

一道轟鳴聲過後,蕭策直接破開了這個水牆,緊接著又是一步踏出。

“給我開!”

蕭策這一次加大了此前的下手力道,憑著這一股力量轟然爆發開來,破陣之印在這一刻的威力也不斷的釋放到了最大。

突破極限!

轟!

瞬間,破陣之印瞬間凝實,化為一道虹光直接貫穿了這一麵水牆。

呼呼呼!

蕭策大口的喘著粗氣,老半天後才稍稍緩和了一些,可氣色依舊是不太好。

“蕭策,你怎麼了?”

吳王連忙湊了上來,他不明白剛剛那一招怎麼就跟抽空蕭策一切氣力了。

“是反噬,看似我破開了這個水牆,可那其中的水元素力量直接反噬了我,這不是尋常的水元素力量,隻怕,是神水級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