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要是你有什麼不滿的話那就見真招吧。”

吳王倒退了幾步,然後冷笑的看著天虹。

後者沉吟了片刻,旋即緩緩的抬起了手中的軟劍。

“玉女心劍,殺!”

這是天虹的獨門絕學,一旦使用出來那威力自然是無法想象的,論戰勢氣勢也是在頃刻間達到了頂峰。

殺!

玉女心劍講究的是一個人劍合一,天虹沉浸此劍法許多歲月,自然早就將這一門劍法研究了個七七八八,雖然還冇有將人劍合一的境界提升到最高,但也絕非尋常的人想要拿捏就能夠拿捏得住的。

“有些意思。”

吳王微微眯眼的說了這麼一句,若是以往,他或許真的會害怕這一劍,可現在不一樣了,吳王已經完成了自身的蛻變,隻需要輕輕一劍便可抵擋千軍萬馬。

“巨魔劍式,殺!”

吳王同樣抽出大劍,以殺神魔神之威殺出,渾身的戰勢也是淩厲到了極點。

轟!

隻聽這麼一聲轟鳴過後,吳王與天虹猛地便撞擊到了一處,再度分開的時候,兩者之間濺起了陣陣的驚人氣浪。

“什麼!”

天虹發出了不可思議的咆哮聲,此前那一次被中傷,她隻覺得是自己太過大意了些,隻需要嚴陣以待,那區區一個吳王還不是任由自己拿捏的?

隻是!

“巨魔劍式,第二式!”

“巨魔劍式,第三式!”

吳王一次次的發動了攻勢,每一次都蘊含著淩厲劍勢,那足以碾壓天虹那所謂的玉女心劍,最重要的是,天虹懼怕死亡,而吳王早已無所畏懼了!

殺!

最後一聲殺字吼出,吳王劍起劍落,直接滅掉了天虹的一切生機。

而天虹的魂魄飛出的時候,吳王再度提劍,可謂是斬草除根一次性讓天虹這一代天之驕女屍骨無存,乃至是魂飛魄散。

“呼!”

吳王在做完這一切後,便開始彎下腰大口喘氣起來,方纔的一切行為看似簡單,可也足以要了他大半條性命。

“老吳,做的不錯!”

這時候,蕭策的聲音傳來,儘是褒獎之言。

吳王聽到後,也是爽朗的大笑起來,說道:“有你在前頭帶著,就算是一條狗也能夠雄心壯誌不懼一切了!何況,孤本也是這世俗界的天驕!”

這一刻,吳王高傲的抬起了下巴,他在那些大勢力之中或許算不上什麼,但也是世俗界少有的天之驕子,更是一方屬國的國君!

蕭策無比的欣慰,現在的吳王越來越適合與他走到一起了,也算是自己在這魂界的第一位朋友第一位戰友。

素心也頗為驚訝,但還是忍不住說道:“你們兩個能不能彆在那邊煽情?現在這萬獸圖騰柱還在這壓製著我們,我們必須得趁早脫離,天知道這萬獸圖騰柱接下來是否有其他的行動!”

素心被那光束壓製的動彈不得,可謂是極其暴躁,自然語氣上差了許多。

吳王冇有立刻行動,俯身開始在天虹的屍體上來回摸索,過了一會掏出了一個小盒子,做工很是精美,而上麵的鎖也很古怪。

“吳王,拿過來給我看看。”

素心開口說道,她察覺到那個盒子有不小的古怪神秘,自然摁不住心裡頭的好奇。

可吳王冇理會她而是瞥了一眼蕭策。

“那東西先不管,另外,你可以過來了,但切記,不要踏足這個萬獸圖騰柱十五米以內。”

蕭策叮囑了一聲,他方纔觀察過了,吳王距離萬獸圖騰柱就是十五米的距離,也就是說在這個範圍之內絕不會受到萬獸圖騰柱的任何影響。

吳王緩緩點頭,圍繞著萬獸圖騰柱行走了一圈後忽然停滯在了一個方位上。

“我去,你該不會也被壓製住了吧?”

素心頗為無奈的吼出這麼一句,卻被吳王一個白眼瞪得冇了脾氣。

“蕭策,我發現這個萬獸圖騰柱上有一個巨大的問題,這邊,是空白的!”

吳王大吼了一聲,蕭策素心一聽,立馬露出了驚喜之色。

“老吳,你凝練出一道化身進去看看。”

“好!”

吳王不假思索,直接凝練出一道化身然後緩緩的踏入了那萬獸圖騰柱十五米以內,冇有任何的影響。

十二米。

八米。

五米。

三米。

最後,吳王化身直接來到了萬獸圖騰柱上那空白之地的跟前。

“老吳,與我精神共通!”

蕭策再度下達了指示,二人齊齊進入了玄之又玄的狀態,精神上開始搭橋共通。

然後,蕭策藉助吳王化身的雙眼瞧見了不遠處的空白之地。

“不,這不是空白之地,而是,留白之地!”

蕭策忽然發出了一聲驚呼,吳王愣了愣,問道:“空白,留白,這有什麼區彆嗎?”

“空白可能是無意之間留下的,而留白之地不一樣,那是鑄造者故意留下的!”

蕭策嚴肅的說道,這是兩個看似差不多實則有天壤之彆的概念。

也就是說,這留白之地,很可能就是鑄造者設置下的脫困之法!

“那我直接摁下去了?”

吳王抬起手剛想要摁下去,卻被蕭策一聲喝住:“先彆動!這雖然是留白之地,但並非完全,隻是冇有古獸浮雕罷了,但是上麵似乎有彆的紋路,這是……陣法!”

蕭策再度頭大起來,雖然他研究過一段時間陣法之道,但實在是不夠精通,如今麵對這一些紋路,他隻能夠靠著些許的手段慢慢去鑽研纔是。

“無需研究,如果我冇有聽錯的話,那些紋路確實是陣法,而且就是萬獸圖騰陣,目的就是為了控製住這根柱子的,你們如今隻需要將其逆向迴轉,那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素心的聲音在這個時候緩緩傳來,吳王本還想要反駁,卻聽到蕭策開口道:“老吳,照著她說的做,直接逆轉!”

吳王愣了愣,但還是本能抬起手直接逆轉了那陣法,估摸著過了一會,整個圖騰柱的光亮程度明顯黯淡上了不少,又過了一會,這些光亮算是徹底的消失了,蕭策素心終於成功脫困。

“呼呼呼!”

蕭策開始大口的呼吸起來,方纔被壓製的時候,他的全身一切都被牢牢的控製住了,想要換一口氣都近乎做不到。

素心也是一樣,可還不等她放鬆些許,便猛地抬頭,指著上方。

“那是什麼!”

她那頗為震驚的聲音讓蕭策吳王都本能的身子繃緊。

他們也徐徐的抬頭看去,很快便發現那上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不,更準確來說是虛空結界張開來了。

這……

蕭策微微挑眉,這裡頭髮生的一切都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但無論如何,今日必須得走上一遭,不然,死了都難以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