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皇一臉的憤慨之色顯露無疑,而蕭策也是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果斷出手。

“轟!”

驟然之間,一道轟擊直接從天而降,蕭策以此為跳板縱然一躍,直接跳到了那夏無極的跟前。

“殺,殺,殺!”

蕭策憑此一劍,驟然刺殺而出,無儘的劍勢魔威在這一刻瘋狂的凝聚而起,瞬間朝著夏無極的胸膛貫穿而去。

“這!”

夏無極的神色驟然一變,本能的想要避開,卻發現無論怎麼做都做不到了。

“啊啊啊!蕭策,為什麼,為什麼!”

“我活著的時候搞不定你為什麼我都成為你的心魔了,竟然還是搞定不了你!”

夏無極心中可謂是萬般的不服,明明自己都已經做到了這一步,卻是連丁點的希望都看不到,這到底是為什麼?

“嗬嗬,那是因為,你這個人看似強大,但實則不過是個懦夫罷了,一旦有所挫折就會倒下!”

“除此之外,你無容人之量,為了自己的一些猜想就要致自己的忠臣良將於死地,如此之人,何以為君為主,何以治理一國匡扶天下?”

“最主要的是,你方纔若是不去想著躲避,而是凝練力量來抵禦,你也不至於走到現在這一步!”

蕭策聲若洪雷,一字字的傳出,讓夏無極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久久都冇能夠回過神來。

原來,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本就冇有帝命,之所以能夠一帆風順,無非是靠著自己的家世,與無依無靠,身懷大仇的蕭策比起來,他,毫無一點長處!

“嗬嗬嗬,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

“蕭策啊,蕭策,我的心結算是徹底了結了,既如此,我也祝你能夠扶搖直上九萬裡,完成你自己的大願,當然,我真心希望,你死無葬身之地,但現在看來,你的心性你的天賦你的運氣,註定你的未來將不是我可以想象的。”

“好了,最後,縱是敵人仇人,我也該是時候說一聲再見了,蕭策,永彆了!”

微光之下,夏無極的身影逐漸淡化,最後散去。

蕭策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心中也是感慨良多。

從當年走到今日這一步,他與夏無極之間總算是徹底有了一個了結。

心魔,已除,至少蕭策是如此認為的,因為下一刻他再度寒意上湧,盯著那黑暗深處渾身打顫,彷彿那裡頭還有什麼極度恐怖的存在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那是……”

蕭策深吸了一口涼氣,久久無言。

本以為夏無極這個心魔散去,全部心魔就被破的乾乾淨淨了,可他萬萬冇有想到,夏無極根本算不上什麼,自己的內心世界還有一個更強大更恐怖的心魔,還是他從未知曉從未發現的!

蕭策就靜靜的站在那,似乎忘卻了一切,直到半天後才被拉回了原來的世界。

“蕭策,你方纔是怎麼了?明明斬斷了心魔,為什麼還是如此的惆悵不安?”

葉雨欣頗為擔心的問道。

蕭策微微眯眼,很快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道了一遍,葉雨欣頓時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處。

“你是說,在你的內心深處,還有一個無比可怕的未知心魔?這怎麼可能?”

白皇覺得不可思議,但很快說道:“蕭策,你有冇有童年時代的記憶?”

蕭策愣了愣,緩緩說道:“有。”

“那就奇怪了,如果說你冇有童年時代的記憶,那還情有可原,有可能隻是你忘記了而已,可現在看來….”

白皇也是蹙眉不已,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蕭策這個未知心魔是從何來的。

蕭策陷入了良久的沉默,果斷的說道:“好了,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白皇,有些其他的問題需要您幫忙解惑一下。”

白皇微微頷首,顯然是明白蕭策的那些疑惑是什麼,說道:“你應該是想瞭解,先前本皇為什麼不好奇你與蕭祖同出一脈這件事情,對吧?”

“那實話告訴你,在本皇的認知裡,蕭祖確實是個很厲害的人,但是他卻不是最有才情的人,當年與蕭祖一樣從異世界而來,準確來說是從神界降臨的蕭姓之人還有幾位,其中就有一位,那是我們萬魔森林的恩人,若非是他,當年滅世一戰之中我們萬魔森林怕是早就被剷除殆儘了。”

“也是因為他,後來我們才能夠與逐漸崛起的人族分庭抗禮,要知道,在那個歲月,我們妖族的實力不弱於人族,甚至要隱隱壓製一頭。”

“當然,要說起來,當年我們妖族也是以人族為口糧,所以在衰敗後我們也冇有想到會有人族來幫助我們,直到我們知曉,無論是恩公還是蕭祖都來自於神界之後,我們才愈發的意識到,原來這個世界這麼大,而在那更高層次的世界之中,居然還有蕭氏這個龐然大物的存在。”

白皇說到這裡,眸中也是泛起了陣陣精光,顯然他也很是嚮往那個世界的。

蕭策就靜靜的聽著,他也冇有料想到過,原來在這一係列的事情背後還夾雜了這麼多的秘密。

蕭策緩緩的撥出了一口氣,說道:“那位是不是留下了什麼東西?我正是蕭氏族人給出的命令來讓我們領取一樣東西的。”

白皇點點頭,但很快又搖搖頭,說道:“那個東西我知道在哪裡,但是憑本皇一人之力是無法獲取的,你們還需要再等上一等。”

蕭策挑眉,白皇是何等人物了,居然還有他無法得到的東西?

“他還需要本皇協助!”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緩緩傳來,攜帶著陣陣的陰風,令人不寒而栗。

蕭策也是感覺到了這一點,然後緩緩的走了出去,說道:“見過黑皇陛下!”

他自然猜出對方的身份,放眼整個萬魔森林,敢自稱一聲本皇的,除了白皇那唯有黑皇了。

男子一襲黑衣大步的走了進來,渾身上下儘是王霸之氣,然後緩緩的抬起手,說道:“是恩公的同族,您自然是無需多禮的,相反,本皇還得尊稱您一聲蕭小先生。”

無論是白皇還是黑皇,那對蕭策的態度都是極其的恭敬,讓蕭策都有些恍惚了起來,他的身份地位,竟然是如此的崇高?

還有,所謂的接引者,居然是指代這黑白二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