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雄哈哈大笑:““哈哈哈……不可能?你覺得不可能嗎?”

“現在我就是金陵的王,金淩的天,還想用四大家族牽製金家?不可能了!”

“你孫家想出頭是嗎?”

“出頭,要付出出頭的代價!”

掛斷電話之後,孫萬千癱軟在椅子上。

“爸,怎麼了?”

“冇怎麼!”

孫萬千就不信金家能在金陵,一手遮天。

於是,又打電話給趙家、錢家,這兩家的家主,迴應他的依舊是金雄的聲音。

金雄還說,下一個就是孫家。

這一刻,孫萬千終於知道現在的金家,有多麼可怕了。

“孫倩,倩兒,快快快……快收拾東西!”

孫倩不解的問道:“爸,怎麼了?”

“金家的底蘊,遠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可怕,現在趙家、錢家、李家,都已經被金家攻陷,我們必須離開!”

“爸,這怎麼可能!”

孫萬千喝道:“千真萬確,我剛剛已經打電話確認了,趕緊跑!”

“可是雨欣他們母女呢?我答應他們,保他們周全的,不能扔下他們不管!”

“事不宜遲,那就一起帶上!”

可是,已經來不及。

門外有腳步聲逼近,速度之快,出人意料

完蛋了,金家的人已經到了。

想走,都走不了。

轟!

與此同時,天空炸響,一道煙花,點亮半邊天。

這是煙花嗎?

不是!

是南疆穿雲箭。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穿雲箭是大夏軍用,軍人專屬,調兵遣將。

“爸,南疆穿雲箭!”

“這怎麼可能,金家與南疆還有關係嗎?”

“金家的背景,到底有多可怕啊!”

這一刻,孫萬千,徹徹底底,感覺到了烏雲壓頂。

“難怪,趙家、李家、錢家,能在喘息之間被金雄攻陷,原來金雄是南疆的將軍!”

南疆的將軍?

孫倩聽了,差點冇有癱軟在地。

漠北連年征戰。

南疆也是如此,凡是將軍,都是有真正軍權的。

“你們快走,永遠不要回來!”

轟!

孫家的大門,卻被狠狠一腳踢開,浩瀚威壓,從天而降。

完蛋!

來不及了!

“倩兒,帶著雨欣他們從後門走,我來殿後!”孫萬千喝道,聲音滾滾。

“爸,那你呢?”

“彆管我!”

孫倩搖頭:“不……你落入金雄手中,他會殺了你的!”

“金雄已經釋放穿雲箭,相信周邊各城駐紮的大軍,很快就到了,尤其是金陵駐軍部的,一起走吧!”

“來不及了!”

孫萬千咬牙,知道今天孫家必滅無疑,但逃出一個是一個。

葉雨欣喝道:“可可,跪下!”

噗通!

噗通!

可可,葉雨欣,包括孫倩,三人都跪在地上,給孫萬千磕頭。

磕完以後,葉雨欣她們抱著可可,從後門含淚離開。

院中傳來孫萬千的聲音:“你們彆恨蕭策,他為了女兒敢於金家作對,他是一個偉大的父親!”

咚!

說完之後,孫萬千腳步朝前一踏,氣勢滾滾:“金家小兒,你以為有穿雲箭,老子就怕你們了嗎,有本事放馬過來吧!”

“哈哈哈…孫萬千,你太看得起你了,就你孫家,也有資格讓我釋放一支穿雲箭?你孫萬千配嗎?”

說話的是金雄。

金雄到了。

隻見金雄繼續道:“實話和你說吧,這支穿雲箭,是為蕭策放的!”

“我已經查了,蕭策的背景很不一般,剛回來不久,便在雲城滅青龍會,動用漠北的人鎮壓天道盟,甚至連修羅戰神都因他退了一步!”

“可惜的是,他遇到我了!”

“遇到我必死無疑!”

“孫萬千,你是將死之人,我就讓你死個明白!”

“老子是南疆的王,南疆的天!”

“現在給我跪下,孫家老小還能活命,哈哈哈……”

孫萬千心中顫栗著,即便擁有穿雲箭,他認為金雄最多是個將軍。

可卻是南疆的王。

南疆哪怕不比漠北,那也是封王之地,是有實權的存在。

但孫萬千,是錚錚鐵骨:“士可殺不可辱!”

咚!

孫萬千,腳步一邁,氣息滔天,朝金雄鎮壓而去。

“想死,我成全你!”

話落,他身邊的一個黑衣青年動了。

這一動,彷彿天崩地裂,孫萬千的氣勢,完全遭到碾壓。

緊接著——

轟!

一聲巨響,孫萬千被一拳轟的吐血。

“你是南疆第拳王,薑太?”一拳能有三千斤的,在南疆除了薑太之外,冇有一人。

“哈哈哈……孫萬千,現在知道,你有多麼卑微了嗎?”金雄哈哈大笑:“彆說是你,就算漠北的王,遇到薑太,恐怕都冇有還手之力!”

薑太漆黑的眸子,俯瞰孫萬千:“你不配做我對手,給自己留一些尊嚴,自裁吧!”

“做夢!”

孫萬千大喝一聲:“我孫萬千,七尺男兒,豈有自裁之理?”

“殺!”

殺聲一起,孫萬千一個鯉魚打挺站起。

雖然孫萬千身手不凡,但相比南疆拳王薑太,還差的太遠。

轟!

轟!

片刻時間,孫萬千,滿身是血,肋骨都斷了幾根。

金雄開口道:“孫萬千,這都是你自找的,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女兒與葉雨欣已經離開了嗎?”

“在金陵,她們能跑到哪去?”

“今天,孫家因你而亡!”

金雄聲音赫赫:“所有人聽令,今天,血洗孫家!”

說罷,金雄帶人去追葉雨欣他們了。

孫萬千赫然大步跨出,朝金雄衝殺。

他要拖延時間,決不能讓金雄現在離開,否則倩兒,葉雨欣她們就凶多吉少了。

“就憑你,也能攔住我?”金雄滿臉不屑,看都冇看孫萬千。

隻聽一聲巨響,孫萬千又被薑太一拳轟飛。

薑太的拳頭太硬了,說是獨步天下都毫不為過。

金雄帶人離開,葉雨欣他們隻能自求多福。

“金少命令,血流孫家,一個不留!”

“殺殺殺!”

片刻時間,已有不少金家之人倒在血泊之中。

孫萬千眸子赤紅:“你們這些畜生,都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的是你,因為,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薑太神威震天,無所披靡,滔天威壓,落在孫萬千的身上。

孫萬千,口吐鮮血不斷。

“孫萬千,我現在就送你下地獄吧!”

轟!

拳頭轟出,一聲巨響,天地齊顫,一股滔天氣浪爆發。

待氣浪過後,隻見薑太退後數步,口有鮮血,手臂上青筋暴起。

他神色钜變:“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