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們應該是與人域的某些傢夥達成了某種協議吧,不然的話,憑你們兩家的膽量也敢來質疑本皇與白皇?”

黑皇嗤笑一聲,直接點破了雷王火王的秘密。

二人瞬間神情一變,可終究都是些混跡江湖的老油子,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二位陛下,您們二位可萬萬不能如此冤枉我們啊,我們所言都是不假,何況,這蕭策哪怕與蕭王一脈有關係,可那過去了太多年了,外界人域對蕭王餘孽是什麼態度您也清楚,冇必要為了他與人族諸勢力對著乾吧?”

這話也確實在理,諸王都認真的看著黑皇白皇,希望二皇能夠答應他們的請求,將那蕭策獻出來。

黑皇震怒,剛想要發作的時候,卻聽到一道聲音傳出:“想要拿下我將我交出去,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們確定交出了我,萬魔森林就能夠獲得永久的安寧了嗎?”

是蕭策!

黑白二皇麵色一變,他們本將蕭策隱藏起來不想被其他人發現,也方便日後做事,可現在,蕭策主動走了出來倒是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蕭策先在這裡多謝二皇的好意。”

蕭策先是道謝一聲,旋即說道:“不過此事既然牽扯上了我,那我蕭策也自然是不好做這個縮頭烏龜的,既然諸王都想要將我交出去,可以,本來我就是外人。”

“但是,現在有一個絕好的機會,能夠真正意義上保證萬魔森林的安寧,不知道你們是選擇這個,還是將我交出去求得一時間的太平呢?”

蕭策就靜靜的看著眾人,那風輕雲淡的姿態倒是讓不少人有些遲疑起來了。

“這個蕭策,似乎與我們一開始想象的不太一樣,溫文爾雅,卻也霸氣外側,完全不是那種隻知道胡攪蠻纏,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啊。”

而這卻讓雷王火王有些急切起來,當即一步踏出大聲嗬斥起來。

“姓蕭的,你不要在這裡妖言惑眾了!你是什麼實力什麼身份,也敢說能讓萬魔森林獲得永久的和平?”

“嗬嗬,你這話也未免太可笑了一些!告訴你,人域諸多勢力正在大肆的搜捕你,如果被他們發現你躲藏在此,那纔是萬魔森林真正的末日!”

雷王聲若洪雷,倒與他的稱號極其相似。

火王則是冷笑連連的說道:“姓蕭的,你如果真心想要為我們萬魔森林考慮的話,那就老老實實的離開此間,甚至是束手就擒,為我們萬魔森林的太平做出些貢獻,也算是雖死猶榮了!”

這二人的話語一出,其他的族王也有些動搖,可這時候又有人到來了。

“嗬嗬,還真是一群滿嘴的仁義道德之人,我就問一句,雷王火王,你們是真心為萬魔森林著想,還是說是為了一己私慾,為了日後人族入侵之時自己能夠有一條退路?”

石族的王到來了!

他一來便是一番冷嘲,在他看來,雷王火王不過是一群為了自己的私慾然後滿口的義正言辭的虛偽之輩!

“你們的先祖都是萬魔森林的英雄豪傑,怎麼會有你們兩個如此的叛徒!”

石王向來是一個很古板的人,隻要是他覺得在理的事情,那是萬萬不能改變的。

此前,石王也是覺得留下蕭策於整個萬魔森林不利,可在外頭聽到了蕭策的話後,石王意識到這個蕭策的不凡之處,這是一個坦坦蕩蕩之輩,而且從先前那些族人的口中知曉不少事情,大約明白蕭策這個人的天資,意誌都是極其不俗,更是一個有智慧的人。

“若是有蕭策這等又有天賦又有原則,又具備大智慧的人在,我們萬魔森林何愁不興盛!”

“哪怕因此付出些許的代價又能如何?我們萬魔森林也經曆過太多太多的磨難了,根本就不懼怕這一切!”

石王直言不諱,哪怕會因此得罪雷王火王又能如何?

蕭策也是有些愣神的看著石王,他倒是冇有想到萬魔森林之中的諸多族王,居然還有人願意為自己說話的。

而這還不是一個!

“我讚同老石的話,蕭小先生很合我的胃口,至少比某些滿嘴仁義道德,實則早就找好下家甚至不惜背叛萬魔森林的傢夥好上千倍萬倍!”

又是萬魔森林的一尊王,雨王!

他的到來讓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在過去的歲月裡,雨族的實力並不強大,在萬魔森林諸族之中也排不上號,可現在不一樣了,因為這一代的雨王,雨族的實力和地位可謂是直線飛躍,儼然與雷族以及另外一個還未現身的族群位居萬魔森林諸族榜前三,可以說,他的話語權是極大的!

雷王火王在看到雨王後,也是緊緊蹙起眉頭,頗為不悅的說道:“雨王,你是什麼意思?你方纔是說,我們二王還不如這個毛頭小子?”

“你怕不是在開什麼天大的玩笑吧,就這種傢夥,我隨手可滅,你居然說我不如他?!”

雷王冷笑連連道。

雨王冇什麼太大的意外,隻是說道:“確實如此,你的實力很強大,輕易可鎮殺掉蕭策,但你信不信,隻要給蕭策一定的時間,他將超越你?”

雷王聞言,頓時啞口無言,但一旁的火王卻冒出頭來,說道:“誰知道呢,這個蕭策的天資到底有多強大誰人也曾知曉,不如讓他與我們幾族的年輕天驕比劃比劃,看看到底是誰更勝一籌?”

火王此話一出,雷王頓時眯起了雙眼。

這可以算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啊,要知道很快就是秋狩,要是在那之中將蕭策弄死,而且還是年輕一代的比試,隻怕黑白二皇也冇有辦法去怪罪於他們吧,畢竟那是蕭策自身技不如人罷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望向了蕭策,想要看看這個傢夥的答案。

黑白二皇也是心思微動,可他們也看出雷王火王等人不懷好意,再加上其他幾家牆頭草,隻怕蕭策真要去了十有**會中計甚至是迎來不少的殺身之禍。

“蕭策,無需答應,你是貴客,還輪不到他們來說三道四的!”

白皇開口。

可蕭策搖搖頭,一臉笑意的回答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