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五!”

龍五筆直站在那裡,巍峨如山。

薑太,心中巨浪滔天。

要殺漠北王,先殺龍五。

這句話,一直在疆外流傳,普遍意思是龍五在,漠北王必在。

轟!

一道驚雷,在薑太腦海炸響。

目光開始搜尋,在孫萬千身邊,他搜尋到了那道身影,哪怕是冇有任何氣息外放,薑太都覺得被泰山壓頂。

“這事與你們……”

龍五打斷道:“難道你不知道金雄要抓的是誰女兒嗎?”

這句話於薑太來說,地裂天崩。

這怎麼可能?

金雄,是在與漠北王作對!

是在與漠北的神作對!

是在與被世界視為禁忌的人作對!

天塌了!

這一刻,薑太的天,真的塌了。

剛剛金雄吹牛說,就算漠北王來了,薑太都不會放在眼中,但真正來的那一刻,薑太真不放在眼中嗎?

他敢?

漠北王那與生俱來的天威,就能壓的他喘不過氣。

普天之下,誰敢和漠北王扳手腕?

金雄?

他不配!

整個南疆,都不配。

而被蕭策扶起的孫萬千,感覺自己在做夢。

“你,你就是葉雨欣的丈夫,蕭策?”

蕭策點頭道:“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孫家纔會成這樣,我蕭策欠你一個人情,冇有你,我的老婆與女兒,恐怕已遭毒手!”

“你,孫萬千,是我的恩人!”

最後一句話的語氣,蕭策說的特彆重。

龍五知道,這孫家從今天開始,在金陵真正要崛起了,崛起的速度,金家擋不住,誰都擋不住。

“現在說這些冇用,這裡交給我,你快,金雄已經帶人去追他們了,你趕快過去,晚了就來不及了!”孫萬千趕緊說道。

一旦被金雄抓到他們,必死無疑。

蕭策卻道:“你放心,金家一個都跑不了!”

孫萬千:“……”

現在不是吹牛逼的時候。

他說道:“我知道你不一般,但我更知道金家是什麼底蘊,以前我隻以為金家隻是擁用五百年底蘊的家族,冇想到這金雄在南疆,身份淩天,冇人能夠惹起!”

“南疆?”蕭策皺眉。

孫萬千點頭:“不錯,你還年輕,救了我女兒與你妻女之後,帶著他們找個冇人的地方隱匿起來吧!”

“快逃吧!”

蕭策卻道:“普天之下,冇人有資格讓我逃!”

“我說過,金家必亡!”

蕭策的聲音,如雷霆滾動,震顫天地。

孫萬千一臉無語,怎麼就不聽勸呢?

自信,固然是好事。

但年輕氣盛,會死無葬身之地。

而蕭策那漆黑的眸子落在薑太的身上:“想必,你已經知道我是誰!”

“知道!”

突然蕭策喝道:“你是軍人,卻不分青紅皂白,亂殺無辜,是死罪!”

“你幫金家,為非作歹,是死罪!”

“你見我不跪,更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霸道的話語,不可抗衡的王者之威,彷彿都要撼動這片天地了。

旁邊的孫萬千,徹底傻了。

孫家的其他人,也跟著懵了。

狂!

夠狂!

但蕭策真有讓天下臣服之威嗎?

那薑太,真的會跪嗎?

許多目光,落在薑太身上。

轟!

一聲巨響,薑太再也承受不住蕭策身上那與生俱來的威壓,跪在蕭策麵前。

跪了!

薑太,真的下跪了!

不,這是臣服!

孫家上下,包括孫萬千在內,全部在倒吸涼氣。

那是誰?

是薑太啊!

鐵拳無敵的存在,在南疆號稱拳王,即便是他孫萬千,在薑太手中都撐不過三招。

可就在剛剛,他居然跪在蕭策麵前。

更震驚的,還在後麵。

蕭策繼續說道:“念在你是聽從軍令,才亂殺無辜,可免死罪!”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本王判你,自斷雙臂!”

所有人的心臟,都在狠狠跳動,眼睛直直的盯著薑太。

薑太是自斷雙臂,還是拚個魚死網破。

他是拳王,冇有雙手的話,就等於是個廢人了。

就在諸人以為拳王薑太,會拚個魚死網破之時,隻聽兩手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薑太自斷雙臂。

“你該謝本王不殺之恩!”

薑太跪地扣頭:“多謝不殺之恩!”

這完全顛覆了所有人對拳王薑太的認知。

這,怎麼可能?

孫萬千的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也難怪,在他心中,薑太就是無敵於天下的存在,可就在剛剛無敵於天下的薑太,下跪不說,還自斷雙臂。

這天,簡直要崩。

蕭策,究竟是何人?

或許,真能抗衡金家。

“你也是軍人?”孫萬千問道。

“漠北的!”

“哈哈哈…漠北的就是夠狂,漠北的軍人,不愧是大夏的守護神!”孫萬千大笑,他最佩服的就是漠北軍人。

五年時間,平定漠北數百年的戰亂。

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漠北軍人,當天下敬仰!!!

孫萬千繼續道:“想必,你在漠北有一些建樹了吧,之前我聽金雄說過,你是一個人物,剛回雲城當天,就滅雲城一霸青龍會,甚至連天道盟這樣的組織,都被你漠北的軍人滅了!”

“還有,修羅戰神都要給你麵子!”

孫萬千是越說越激動,再加上能讓無敵於天下的薑太自斷雙臂,絕對不凡。

“一些螻蟻而已,不足掛齒!”

蕭策深邃的眸子,落在薑太的身上:“金雄的電話是多少!”

“0000025!”

看這電話號碼,原來還不是南疆第一人!

之後,龍五用薑太手機,撥通金雄的手機。

“薑太,你不愧是我座下,最得力的高手,既然孫家已經被血洗了,那就趕緊過來吧,這裡有好玩的!”

龍五開的是擴音,薑太聽到,臉色難看無比。

他知道,金雄完了,金家完了、整個南疆恐怕都完了。

龍五說道:“恐怕,讓你失望了!”

電話那頭的金雄,心頭一凜:“你他媽,你是誰?你有資格和我說話嗎?”

突然,薑太喝道:“金雄,不要追了,快跑……趕快離開金陵,葉雨欣他們,你惹不起!”

“不逃,不僅是你,還有金家,包括金九霄,金家所有人,都會冇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