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很認真的將話說道了一遍,蕭無機聽罷,說道:“好,好,好!那本座也是看好你,希望有朝一日,你當真能夠達到那一步!”

蕭無機也是想要勸說蕭策打消這個念頭,可很顯然,蕭策這個傢夥一旦下定了決心,那是一百頭驢都無法拉回來的。

接著蕭策緩緩的抬起頭來,以黑曜戰甲為核心,徐徐的轉動起了其中的核心力量,進一步的又是一步踏出。

“來!”

蕭策主動的向蕭無機發出了挑戰,他想要看看自己穿戴上這一套黑曜戰甲之後,自身的實力究竟能夠提升到什麼地步。

對此,蕭無機頗為有趣說道:“蕭策啊蕭策,難怪我對你如此的對眼了,你果然是一個戰鬥狂人,這一點很對我的胃口,不過,我哪怕是一道化身,那也是次神七階中佼佼者的實力,你覺得就憑多出了一副黑曜戰甲就能夠與我匹敵了?”

對此,蕭策隻是微微一笑,說道:“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試一試!”

蕭無機也不是什麼喜歡拖泥帶水之輩。

“既然你執意要戰,那我便陪你耍一耍,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是有多大的本領!”

蕭無機說著緩緩的抬手便想要橫壓而下,直接鎮壓住蕭策,然而,事情怎麼會是如此的簡單呢?

蕭策隻是微微的身子一側,便直接避開了對方的攻擊。

“小子,你若是想要戰鬥的話就直接來硬剛,不要躲躲閃閃的!”

蕭無機一聲喝出,譏諷蕭策隻知道躲閃。

對此,蕭策突然笑道:“莫要將所有人都當成了傻子,懂得如何躲閃才能夠讓自己在戰鬥中的利益最大化,這纔是一個真正的戰士該有的意識!”

聞言,蕭無機反倒是嘴角微微上揚。

“不錯,不錯,看來你小子進步了!”

“不然的話,這雙帝血統放在你的身上也就未免太過暴殄天物了一些!”

蕭無機眼裡滿是對蕭策的期待,他是真的愈發的欣賞這個蕭策了,有天資其實算不上什麼,放眼整個大千世界,那天驕無數,哪怕是擁有頂級血脈的,甚至與蕭策一般,擁有雙帝血脈的也不是冇有,但是,擁有蕭策這般意誌這般心態的卻少之又少。

“天資隻不過是一個天才強者崛起的基礎罷了,隻有擁有足夠強大的心態方纔能夠決定其高度!”

蕭無機這一刻是意氣風發到了極點,那豪言壯語一出,彷彿是將天下人都儘數的不放在眼中了。

隻是蕭策手頭上的動作壓根就不會有半點的停滯。

“你小子是真心想要和我打一場?好,那就隨你所願,今天不將你小子摁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一番,我就不叫蕭無機!”

這一回,蕭無機的態度認真了不少,緩緩抬手之間便凝聚出了滔天風雲之勢。

“劍驚風雷!”

蕭無機這一劍蘊含著不弱的威能,劍勢,僅僅是憑著這一劍,便足以與蕭策的巔峰劍勢相媲美了。

“這,好強大!”

蕭策心底一驚,眼前的蕭無機的劍術劍勢竟然是如此的驚人!

而蕭無機淡淡道:“不要這麼的驚訝,我畢竟出身於神界,擁有這般劍道劍術劍勢也實屬是很正常的事情。”

畢竟神界的層次遠高於凡界魂界等一切下界,那其中的武道文明的繁榮程度在就達到了下界之人無法想象的地步,哪怕是同階的武道戰技,其高明程度也是有極大的差距。

就好比,眼前的蕭無機的這一套風雷劍術,論品級的話,與凡界的頂尖劍術是一個水準,但是其中更為深奧,更為玄妙,直接將蕭策都一陣看的癡癡了,恨不得立馬拉住蕭無機就好好的討教一番。

“本座不是不可以教導你,但是,小子,我希望你能先擊敗我,不然的話,今天這一套劍術你也隻能夠眼巴巴的看著了。”

蕭策一聽這話,那頓時戰意瘋狂傷痛,大笑一聲:“好,那就來試一試!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他再度凝聚出了巨闕魔劍,這不再是過去那些普通尋常的劍術,而是血脈劍術!

論及力量等等,這等劍術的強大之處,自然不是尋常普通的劍術可以比擬的了!

這一劍劍的廝殺而出之後,蕭無機反應了過來。

“該死!”

隻是蕭策出手太過迅速了,蕭無機直接大喝一聲:“蕭策,你小子這純純就是趁人之危!”

“蕭無機,兵不厭詐的道理,你豈能會不明白了?”

蕭策嘴角微微化身鬼魅,然後再度持續的出手,每一次的劍氣落下都能震盪起層層的虛空漣漪,讓蕭無機本能的倒退,生怕被那些劍氣給傷及到了。

而蕭策卻不容許蕭無機就這麼的脫離掌控,他很清楚,蕭無機的綜合戰力肯定在自己之上,既然好不容易抓住了機會,那就要傾儘全力出手,要打蕭無機一個措手不及!

雙方的劍氣劍勢不住的碰撞在了一起,很快便爆發出了層層的氣浪,整個過程發生的實在是太迅速了一些,以至於蕭策一時半會的根本反應不過來。

而蕭策也是靜靜的看著這些,然後緩緩抬手,在劍氣逼出的時候,那拳頭也同時轟殺而出,壓根就不給蕭無機任何喘息的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