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天養抓了他的女兒,在拔他女兒的指甲。

上次,取出可可腎臟,現在又拔指甲,年僅五歲的可可,哪能承受的起。

蕭策身上,殺意滾滾,天空風雲莫測。

“我知道你現在怒火滔天,而你把我兒子千刀萬剮之時,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電話之中不斷傳來韓天養那得意的聲音:“在這雲城,我青龍會就是天就是地,你縱然是頭龍,來到這個地方也得給我盤著!”

“對了,你的女人現在也在我的手中,要不要聽聽她的聲音!”

“韓天養,我保證,明天之後,青龍會會從這世界消失!”蕭策眸子猩紅。

“廢話少說,想救你妻女,明天早上青龍會總壇,自己前來請罪!”

嘟嘟!

這話說完之後,對方掛斷了電話。

“啊啊啊啊…我要蕩平青龍會,我要活剮了韓天養!”軍區醫院在蕭策的咆哮中,開始動盪,無數人心中大驚。

眾人看到蕭策站在那裡,就是一尊睥睨天下的王者。

……

到了!

到了!

青龍會散佈在大夏各地的會眾到了,齊聚在了雲城!

這是因為什麼?

是因為青龍會少主被活颳了,青龍會會長髮起滔天之怒,在網上釋出了青龍令。

所以,青龍會的人從大夏各地趕回來了!

青龍會不僅是雲城地下之王,更是高手如雲!

如今,全部趕回來了。

因為誰?

因為蕭策!

隻為對付蕭策一人嗎?

不錯!

可那蕭策,何德何能,能讓青龍會舉會的人員出動?

雲城,要迎來了一次天崩地裂的轟動,這個轟動完全是因為蕭策的女兒而起,最終這蕭策要付出血的代價。

今晚雲城,註定是不免之夜!

傍晚時分,雲城地動山搖。

那些從大夏各地趕回了青龍會長老、堂主…等數千會眾,如同一支強大的軍團,進駐雲城,所過之處,城民門窗緊閉。

轟隆隆!

突然,暴雨壓城,整個雲城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雲城的天,在變!

這是災難將至的征兆

今天,葉家的人已經全部被青龍會的人抓了!

還不止呢,蕭策的女兒與葉雨欣也被青龍會的人帶走了,聽說連指甲都拔了,殘忍至極。

目的就是為了逼迫蕭策明天去青龍會總壇請罪!

那麼,蕭策會去嗎?

一去,必死無全屍!

一夜之間,蕭策成為了雲城所有人談的最歡的話資了。

明天,蕭策不去,他的妻女以及葉家的那些人,全部都要死。

去了,也是死!

在雲城,明天註定是一個載入史冊的日子。

今晚,雲城還有更震撼的一幕發生。

雲城之外,天降奇兵!

三萬大軍駐紮城外,軍車就有數百輛,黑壓壓的一片,無窮無儘,浩瀚軍威伴隨著狂風暴雨,籠罩了整個雲城,人心惶惶。

這三萬大軍,從哪來的?

為何,駐紮城外?

因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青龍會嗎?

官方出動兵馬,要剿滅青龍會?

不可能!

若想剿滅,為何駐紮城外,而不進城?

查!

一定要查清楚!

雲城巡天閣的人,出動了數百巡捕。

三萬大軍圍城,絕不是普通的事情,再加上青龍會成員齊聚,有可能雲城今晚就是煉獄。

巡天閣閣主夜天巡,寢食難安,必須要找韓天養談談。

韓天養這麼做,就是草菅人命,分明冇把大夏之律放在眼中。

於是,夜天巡連夜去了青龍會總壇。

“會長,查清楚了!”

青龍會也在查這件事情,難怪,無緣無故城外駐紮三萬兵馬,韓天養自然要弄清楚。

“快說!”韓天養也迫不及待。

“領軍的將軍,叫閻彪!”

“閻彪?”韓天養皺眉,那不是淩南煙的男朋友嗎?

“快備車!”韓天養一聲令下,備好車之後,直接去了淩家,找到了淩南煙。

“你是說,我男朋友帶三萬大軍,駐紮在城外?”淩南煙心中大喜。

三萬大軍,什麼概念?

可,為什麼會突然帶軍前來?

“淩總,你可一定要幫我弄清楚,你男朋友帶三萬大軍駐紮城外,是意欲何為?”韓天養也怕了,怕是針對他的。

與天鬥,與地鬥,但決不能與將軍鬥。

因為,那是自尋死路!

“放心吧,青龍會與淩家的關係,一向很友好,我會問清楚的!”淩南煙滿臉都是驕傲。

之後,打個電話,終於問清楚了。

原來,大軍駐紮城外,根本不打算進城,而且也不是針對青龍會的。

這才讓韓天養稍微放心一些。

但,閻彪卻有個條件,青龍會必須殺了蕭策。

這讓韓天養極為意外!

閻彪是怎麼認識蕭策的?

既然都這麼說了,在韓天養看來,這隻是順水推舟的一件事情。

……

城外駐紮的將軍,是淩南煙的男朋友。

這件事情,在一夜之間,轟動雲城。

淩南煙的男朋友領三萬大軍,駐紮城外,又不進城,到底是因為什麼?

冇有人知道因為什麼。

其中,包括淩南煙在內。

反正現在的雲城,已經被烏雲壓頂,傾盆暴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虛空萬裡烏雲,朝陽東昇。

一切,雨過天晴!

但,雲城的人依舊感覺無比的壓抑。

“爾等駐紮城外,冇有我的命令,不可擅自進城,否則軍法處置!”閻彪下車,聲音滾滾。

“是!”三萬大軍,齊聲震天。

閻彪帶著幾個護衛,開著軍車,朝雲城而去,在城門口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夜天巡與雲城駐軍部的人。

“閻將軍光臨雲城,可是讓雲城蓬蓽生輝啊!”夜天巡趕緊帶著巡天閣的巡捕迎了上去。

雲城之外,突然有三萬大軍駐紮,他可放心不下。

“少拍馬屁!”閻彪一臉驕傲,區區一個巡天閣主,與一個駐軍部的首領,他豈會放在心上?

夜天巡老臉一黑,現在雲城發生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範圍之內了。

在閻彪剛進城不久,城外卻又來了一支軍團,軍威浩瀚。

天空中有一朵黑雲,隨著這支軍團漂浮。

那不是黑雲,那是久經沙場所養成的煞氣。

在浩瀚大夏,唯有漠北的北冥大軍,纔有這煞氣。

與這樣的軍團對陣,對方三萬大軍的氣勢,完全被碾壓了。

“龍將軍,是閻家軍,閻家軍怎麼來雲城了?”軍車之中,天戰對著龍五說道。

蕭策功勳震天,早已經讓閻家心生嫉妒了。

現在居然有三萬閻家軍,駐紮城外。

“下去,讓他們退軍,否則殺無赦!”龍五目露殺機,哪怕知道是上邊派來保護漠北王的,但龍五不相信閻家軍。

既然不相信,就驅逐。

一群烏合之眾,龍五冇有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