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外,大軍三萬。

城內,熱火朝天。

被載入史冊的一日到了。

今天,青龍會總部大門口,註定是人滿為患,這些人在雲城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時間不早了,蕭策還冇出現。

應該是害怕,不敢來了吧?

總壇外麵,人聲鼎沸,裡麵同樣如此。

韓天養大聲發泄心中的憤怒:“死了,我唯一的兒子死了,被蕭策那個畜生千刀萬剮,這是在打我的臉,在打青龍會的臉,從今天開始,我青龍要讓天下人知道,在這雲城到底是誰的天下!”

青龍會少主,被千刀萬剮。

那凶手,居然還讓韓天養去請罪,狂妄至極。

現在,他韓天養抓了蕭策妻女,他倒要看看蕭策,敢不敢來。

“會長說的不錯,青龍會不可欺,更不可辱,欺辱青龍會者,五馬分屍!”

“五馬分屍!”

“五馬分屍!”

“五馬分屍!”

幾千會眾,聲音震天,殺氣滾滾。

他們,隻等蕭策現身。

蕭策不來,宰了蕭策妻女,然後殺光葉家的人。

“走,去前院!”

前院之中,葉家的人都被五花大綁的站在那裡,等待處死,多麼可悲?

可可與葉雨欣,也在這裡,全身是血,手指指甲都冇了,慘不忍睹。

尤其可可,僅才五歲,還有傷在身,看一眼,心都碎了!

這一切,因為誰?

全是因為蕭策,是他活刮青龍會少主。

“媽媽,我們是不是快死了!”可可無力的說道,嘴脣乾的都起皮子了,十根手指全冇指甲了。

她才五歲啊!

她懂什麼?

她不該受這種折磨!

畜生所為!

說是畜生,都抬舉青龍會這些人了。

這些禍國殃民的人,應該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不會的,可可不會死的!”葉雨欣搖頭。

“葉雨欣,你不要騙人了,你個賤女人,五年前害的我葉家還不夠嗎?現在又害我葉家上下!”

“你個掃把星!”

“你個不知廉恥的賤貨,葉家被你害慘了!”

“你怎麼不去死啊!”

葉家方向,葉坤、葉霜他們對葉雨欣破口大罵,都認為是葉雨欣害了他們。

葉雨欣低著頭,抱著可可冇吭聲。

她也恨!

她恨蕭策!

五年前,蕭策害了她!

五年後,蕭策又害了可可,現在可可已經奄奄一息了,隨時都有可能斷氣。

她恨啊!!!

“你們說謊,爸爸一定會開飛機來救我們的!”可可還在抱著幻想,在她心中,蕭策就是一個大英雄,無所不能。

如今,在韓天養的帶領下,青龍會的人來到了前院。

“來了,是韓爺來了!”

“韓爺,這一切與葉家冇有關係,求求你放了葉家上下吧!”葉青雲趕緊哀求,卑微不堪,哪怕他七老八十了,但也不想死啊!

“你們最好保佑蕭策出現,否則一個小時之後,我就送你們下地獄!”韓天養殺意滔天。

不滅九族,難消他心頭之恨。

與此同時,青龍會總壇外麵,閻彪來了。

閻彪率軍三萬圍城,在雲城一夜成名,誰不認識?

在他帶著幾個護衛過來的時候,前方的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路。

而且,後麵還跟著夜天巡與雲城駐軍部首領羅戰。

城外,三萬大軍!

城內,殺氣沖天。

雲城的天,真的要變了!

強權之下,哪有公理?

一切都是蕭策所為,青龍會卻要滅葉家九族!

天,不公!

但,誰能主持公道?

“韓會長,你這麼公然草菅人命,太冇把大夏的律法放在眼中了,我勸你一句,冤有頭債有主,放了這些無辜人!”夜天巡勸道,雲城是他管轄之內,出事了他也不好交代。

“怎麼,你要為這些賤人主持公道嗎?”

韓天養喝道:“我問你,我兒被千刀萬剮的時候,你巡天閣的巡捕在哪裡?”

“我覺得,韓天養說的不無道理!”閻彪說道

閻彪的話,徹底讓夜天巡震驚了,堂堂大夏的將軍任由這些不法之**害大夏嗎?

可那又怎樣,他夜天巡人輕官微。

所以,隻有離開。

在夜天巡剛剛離開,就有一道巍峨的身影出現。

氣勢滔天,虛空風雲變幻。

彷彿,他一出現,註定是這片天地的主角!

但,此人身上戾氣太重。

他,這是要斬天嗎?

是蕭策!

蕭策來了!

他這一來,必死無疑!

遠處,蕭策每一步踏出,地麵都在顫動。

今天,這雲城,誰主沉浮?

是蕭策!

還是青龍會!

亦或者,閻彪!

“站住!”蕭策來到門前,被青龍會的人攔截。

轟!

一聲巨響,那青龍會的人,腦袋炸裂,鮮血揮灑。

一拳!

僅僅一拳,殺了一人。

太可怕了!

這蕭策,原來是個高手!

“找死!”

十幾個會眾,手提西瓜刀皆朝蕭策殺來。

但蕭策如同神從天降,勢不可擋!

咚!

一步踏出,恐怖的氣勢爆發,如泰山壓頂,鎮壓在那些會眾的身上。

“殺!”

轟轟轟!

十幾個青龍會眾,全部被蕭策一拳拳轟飛出去,還有幾人直接被蕭策拳頭穿胸而過,慘死當場。

蕭策,渾身染血。

今天,他要救女,神擋殺神,佛擋誅佛。

“蕭策,你個廢物,還敢出手,還不跪下以死謝罪,你是想害死葉家上下嗎?彆忘了,你的妻女也在這裡!”葉坤咆哮,他冇想到蕭策來了,居然還敢還手,這是要害死他們啊!

“蕭策,你個混賬東西,我限你一分鐘之內,俯首認罪,否則你會不得好死!”

“……”

葉家的人,都在對蕭策紛紛咆哮!

他們為什麼會被抓來這裡,全是因為蕭策千刀萬剮了韓君!

韓君是誰,是青龍會少主,惹不起的存在!

青龍會在雲城,就是天,就是地!

“蕭策,你聽到冇有,現在知道你有多麼卑微了嗎?”韓天養喝道,蕭策活刮他的兒子,他就要蕭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爸爸,救可可…可可好疼,可可快死了……”

聽到聲音,蕭策赫然朝台上看去,隻見葉雨欣與可可都渾身是血的跪在那裡。

“蕭策,你個畜生,你到底要害我們母女到什麼時候?難道我們死了你才甘心嗎?”葉雨欣嬌喝,美眸裡儘怨念,蕭策害了她,又害了她得女兒。

“啊啊啊…你們怎麼敢?怎麼敢這麼折磨他們母女?”而蕭策戾氣滔天,殺念滾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