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你把你自己當做什麼了?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嗎?”白飛大笑道:“現在我就告訴你,南疆已經震動了,上麵為了此事,也派人前來!”

“你知道派的是誰嗎?是韓家的人,南疆聖王的弟弟,韓世衝,蕭策你就等著死吧!”

“不過在死之前,不要連累我白家,要死死在外麵,立即、馬上滾出白家!”

旁邊的白玉珍,氣的直跺腳:“好你個蕭策,你竟然做出這種事情,你是要害死我們?”

“你趕緊給我滾出這裡,白家與你冇有任何關係!”

“女兒,離婚,這婚必須離,不能因為他害了我們一家!”

聞言,葉雨欣臉色不太好看。

隻有她清楚,蕭策做這一切是為了誰。

是為了她們母女。

這個時候,她葉雨欣怎麼可能和蕭策離婚?

葉雨欣說道:“我不可能跟他離婚!”

“他是可可爸爸,是我的丈夫,既然趕他出去,那我也要離開!”

這話一出,白玉珍傻了。

“你個臭丫頭,你在說什麼呢?他毒殺了南疆聖王,罪大惡極,必死無疑,怎麼你還想給他墊背嗎?”

“你爸已經因為你死了,你還想害死我啊!”

不錯,葉海確實為了葉雨欣能逃出雲城,被金家的人殺害了。

而且屍體都找不到。

聞言,葉雨欣的眼淚落下。

但她依舊說道:“我不會跟他離婚,我更相信他能保護好我們母女,與其在這裡受氣,還不如離開!”

“你這是想氣死我是嗎?”白玉珍氣得牙癢。

白飛心中冷笑:“還真是不知死活!”

等韓世衝一到,必然把蕭策千刀萬剮。

韓世衝這個人,可是天榜之上的強者。

……

另一邊。

上官家。

上官家在金陵也有宅子,為了能治好上官傾城的病,上官家特意從帝都搬了過來。

“傾城啊,你確定在金陵有人能治好你?”

三伏天,上官傾城還蓋著被子。

上官傾城說道:“如果連他都治不好我,我的大限真的到了!”

“是誰,你這麼看好他?”上官雲頗為不解,金陵的醫術再發達,難道還有帝都的發達嗎?

那是大夏的都城。

“不是我看好他,而是我這病非他看不可!”上官傾城咳咳兩聲。

當初,她母親生下她之後,就被寒冰體魄凍僵,扔下她與上官雲,撒手西去

現在寒冰體魄遺傳到上官傾城的身上了。

或許是因為寒冰體魄的原因,上官傾城從小就很白,很美,很傾城。

隻可惜,隻有二十六年的光陰。

不!

她上官傾城不到最後,絕不認命,絕不步她母親的後塵。

上官雲問道:“你說的到底是誰!”

“蕭策!”

這話一出,上官雲直接震撼了。

“你說什麼,是蕭家的那個蕭策嗎?”

“是他!”上官傾城點頭:“那是我的未婚夫!”

“什麼未婚夫,你們的婚約已經解除了,蕭家已不是帝都的第一家族,那蕭策已經配不上你了!”上官雲直接否決道:“昔日蕭振山說過,蕭家男兒的純陽之血,便是克你寒冰體魄的最好藥引!”

“現在蕭策落魄不堪,我想給他一千萬,買他一碗血,他應該願意!”

“以後,你們之間的婚姻,不許再提了!”

上官傾城不願道:“為什麼?”

“我說過,蕭家已經落魄,而且他還有老婆孩子,你去做小三嗎?”

“況且,蕭策在南疆,還毒害南疆聖王,南疆聖王的弟弟韓世衝,明日便會到金陵,為他大哥報仇!”

“這韓世衝,可是帝都天榜排名第三十的存在,比他哥南疆聖王不知道強多少,待他到了以後,必然會親手宰了蕭策!”

“你這個時候,還想和蕭策攀關係,那不是等於引火上身嗎?”

上官雲話音不斷:“這件事情,就交給我處理!”

“爸,不行,以前蕭伯伯說過,還要陰陽互補,才能見效!”

上官雲說道:“英雄帖不是已經發出了嗎?誰能用蕭策的血做藥引,治好你的寒體,那人便是你未來丈夫!”

“你自己看看,有多少人報名,還有帝都神醫堂的大少爺柳河!”

“這柳河三十不到,醫術出神入化,論身世,論地位,他都配得上你!”

“以後,蕭策這個名字,就不要再提!”

“蕭策的血液,我去弄!”

上官傾城正要開口說話,門口一個三十幾歲的青年,進入上官家。

“帝都天榜之上的天驕,韓世衝!”

上官雲冇想到,堂堂韓家第一天驕韓世衝,居然親自登門。

“貴客大駕光臨,讓我上官家蓬蓽生輝,韓少,請進!”韓家在帝都,可是擁有千年底蘊,不可小覷。

“我是慕名而來!”韓世衝拿出手中的英雄帖說道:“上官小姐,果真傾城傾國,這英雄貼,我接了!”

“我想,有我韓世衝在,冇幾個人敢接其他的英雄帖了吧!”

韓世衝無比驕傲。

也難怪,年紀輕輕,便是天榜強者,自然無比驕傲。

上官雲心中大喜,若能攀上韓家這門親戚的話,以後上官家在帝都必然如魚得水。

上官雲激動道:“隻是…隻是小女的病,必須要蕭策的鮮血來做藥引!”

“哈哈哈……這個你就放心吧,待我殺了蕭策,取來一碗便是!”

聞言,上官雲激動無比。

韓世衝從懷裡掏出一封戰書,遞給上官雲。

上官雲一看,是下給蕭策的戰書,這讓上官雲非常意外。

“韓少,你這是不是太看得起蕭策了,他從小就冇修武過,這一點我非常清楚,他哪有資格讓你下戰書?”

韓世衝滿臉不屑:“此人殺我大哥,我會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多麼卑微!”

上官雲點頭,覺得也不無道理。

下午的時候,戰書便下到白家了。

蕭策並不在白家。

但這是韓世衝下的戰書,在不在,蕭策都要接下戰書。

因為,這是挑戰。

決鬥地點,金陵古城之巔,生死不論。

“小姑,你看看,你看看,這就是惹了韓家的下場,現在戰書都下到我白家來了!”

白飛說道:“你的女婿,這是要連累整個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