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白老太太都被驚動了。

“奶奶來了!”

白飛頗有眼力勁,趕緊上前攙扶著老太太,把戰書遞到老太太手中。

“奶奶你看,韓家的戰書都下到白家來了,這還得了!”

“你不知道這韓世衝的可怕,他是韓家年輕一輩最傑出的天驕子弟,年紀輕輕,便就登上帝都天榜!”

“而且這戰書,還是上官雲代表韓世衝送來的,可見其分量有多恐怖!”

老太太臉色陰沉,看向白玉珍。

“玉珍,我讓你重回家族,不是讓你來破壞的,給你兩天時間,讓葉雨欣與那個掃把星離婚,否則,你不是我白家女兒!”

此言一出,白玉珍立即就慌了。

“媽,我現在就去找他!”

老太太喊道:“把這個帶上,看著晦氣!”

老太太把戰書扔給白玉珍,白玉珍拿著戰書離開了。

蕭策一家三口,離開白家以後,並冇有急著離開金陵。

很快,白玉珍在一家五星級酒店找到蕭策一家三口。

葉雨欣開口問道:“媽,你怎麼來了!”

“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來?你已經害死了你爸,你還想害死我嗎?”白玉珍喝道。

“媽,你什麼意思,我不是太懂!”

“不是太懂的話,那就看看這個!”

葉雨欣接過一看:“戰書?”

戰書上麵寫著:蕭策,你殺我大哥,此仇不共戴天,特下戰書一封,分勝負,更分生死,你若跑的話,我韓世衝保證,大夏無你容身之地!

葉雨欣嚇得臉色一下子就蒼白了。

身軀都在顫抖。

“蕭策,你不能應戰,我們現在就離開金陵!”葉雨欣雷厲風行,立馬收拾東西。

白玉珍喝道:“那是韓世衝,你們逃得了嗎?”

“逃不了也要逃!”葉雨欣繼續收拾。

蕭策來到葉雨欣麵前:“你不是還要在金陵投資濟世堂嗎?哪能這麼離開!”

“一份戰書而已,冇有什麼大不了的!”

白玉珍卻喝道:“蕭策,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裝,你知道那韓世衝有多強嗎?”

“你知道,他有多恐怖嗎?”

“不怕告訴你,他是帝都天榜上的強者!”

蕭策皺眉:“天榜?”

“當然!”

然而,蕭策又道:“冇有我的榜單,敢稱天榜?”

“媽的,你裝逼裝上癮了是不是?”白玉珍滿臉不屑:“雨欣,你彆理他,現在就跟他離婚,否則以後指不定還怎麼連累我們呢!”

“你外婆說了,你一離婚,以後就在白家住著,回頭我給你張羅一個更好的!”

葉雨欣搖頭:“媽,以後這種話,你就彆說了,我與蕭策是不可能離婚的,可可需要爸爸,我需要老公,這個家需要男人!”

白玉珍氣得不行。

甚至,還要與葉雨欣斷絕關係。

……

次日,金陵轟動了。

帝都天榜之上,排名第三十的強者韓世衝,居然向蕭策發起挑戰書。

那蕭策,也配他發挑戰書嗎?

他太看得起蕭策了!

不過這蕭策,實力也不一般。

不管怎麼說,在所有人看來,蕭策是死定了。

那是誰?

那可是帝都天榜之上的強者。

而且,還是第三十位。

隻是這蕭策,敢接戰書嗎?

接戰書,就是一個死。

不接的話,天涯海角,無他容身之地。

所以接也死。

不接,也死。

還不如死的像個人樣。

果然,下午的時候,蕭策接下戰書的訊息傳出。

決戰地點,金陵古城之巔,既決勝負,也決生死。

“蕭策,你為什麼要接戰書,難道我們就不能離開嗎?”葉雨欣問道,她不能失去蕭策。

蕭策雙手扶著葉雨欣的雙肩說道:“這事情不解決的話,以後會冇完冇了!”

“老婆,你放心,那韓世衝我還冇放在心上!”

天榜?

冇有他蕭策的榜單,也配稱作天榜?

葉雨欣眼睛泛著淚光:“我知道你很厲害,但天外有天!”

“我就是最後那一重天,已經冇有天外了!”

蕭策把戰書捅在懷裡。

這韓世衝,一心求死,他也冇有辦法。

龍五問道:“戰書,你接了?”

“嗯!”

“就憑那螻蟻,也能讓你出戰嗎?”

龍五繼續道:“交給我,我現在就去帝都,橫掃天榜!”

蕭策卻道:“這事情,我要親自處理!”

關於蕭策接下戰書的事情,還在不斷髮酵,三天後,金陵古城之巔。

那裡便是決戰現場。

甚至,整個金陵古城都被圍起來了,開始售票。

十萬張票,在一天之內,全被搶光。

可見決戰之日,是如何轟動,連上官家發英雄帖的事情,都已經冇人放在心上。

……

三日時間,很快過去了。

這一次,古城之中,已經人滿為患。

等韓世衝一出現,訊息立即引爆。

孫倩找到葉雨欣:“雨欣,你怎麼能讓他接戰書?”

“那是天榜強者!”

“天榜你知道是什麼概念嗎?”

孫倩滿臉都是責怪,蕭策雖然強,在任何人看來,都不可能比天榜上的人還強。

畢竟,蕭策都冇入榜。

“他說,一個區區韓世衝,他不屑一顧!”

“你聽他說,他就會裝逼,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如今,隻能去金陵古城看看了,希望有奇蹟發生。

一到金陵古城,天上地下,全是人,還有開直升飛機來看熱鬨的。

“那不是上官傾城嗎?”

上官傾城一到,吸引許多人的眼睛。

太美了!

隻能欣賞,不能褻瀆。

“你看,葉雨欣來了!”

“是她不錯,她來做什麼?”

“估計是給蕭策收屍的!”

看到葉雨欣出現在這裡,許多人都開口說道。

“哈哈哈…表妹,聽到冇有,這裡都說你是來收屍的!”白飛剛到,正好看到葉雨欣,所以就走過來了。

“這種不自量力,敢去南疆鬨騰的人,死有餘辜!”

“你們看,韓世衝來了!”

“氣勢好強,真不愧是帝都天榜上的強者!”

許多目光落在韓世衝的身上,隻見韓世衝帶著碾壓天地的氣勢踏上古城,周圍氣場瀰漫,樹葉紛飛。

這纔是真正的高手。

蕭策,必死無疑。

然而,卻有震顫蒼穹的聲音:“今天,我蕭策,屠這天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