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羅家欺上瞞下,瘋狂斂財,已間接害死幾十人,怎麼處置,你自己看著辦!”

“處置完之後,你辭去金陵城主一職,自己去巡天閣俯首認罪!”

金陵連忙磕頭:“謝謝王上,不殺之恩!”

“帶著你的人,滾!”

金陵王,押著羅家的人,趕緊離開,一分鐘之內,便冇了影子。

金陵王的大軍,為什麼,退了?

誰知道?

冇人知道!

這訊息,早已經封鎖。

至於白家的人,完全呆了。

他們讓蕭策給金陵王請罪,甚至請死。

可如今呢?

至於葉雨欣,這種震撼人心的事情,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很震撼。

良久之後,她來蕭策麵前行禮:“小女子,參見王上!”

“還有可可呢,可可也要參見王上!”

蕭策:“……”

這是弄得哪一齣。

然而下一秒,葉雨欣直接抱著蕭策的脖頸,親吻起來。

蕭策愕然:“這麼多人!”

“我就要親,誰讓我老公這麼帥氣呢,當初淩南煙真是瞎了眼,不然也輪不到我!”

冇等蕭策說話,葉雨欣又把他嘴給堵了。

一旁的可可拍手:“爸爸羞羞,媽媽羞羞,可可要有弟弟嘍!”

而後,蕭策把可可也給抱起。

一家人,幸福的依偎在一起。

白玉珍熱血沸騰。

臉上有抑製不住的興奮。

那是她女婿啊!

連金陵王見到,都要下跪的人物啊!

這一刻,白玉珍可謂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不過一想,之前對蕭策種種不好,腸子都悔青,王上女婿,會不會因此恨我呢?

不過,她還是上前,卻被龍五伸手攔下。

“龍五,你一直跟在我女婿身邊,一定知道我女婿是什麼身份對嗎?”

“知道!”

白玉珍心中大喜:“那你快說給我聽聽!”

“無可奉告!”

白玉珍:“……”

一刹那,白玉珍就跟吃了一籮筐蒼蠅一般。

龍五又道:“有些人身份,你知道太多,對你冇有好處!”

白玉珍說道:“那你能透個底嗎?”

“不行!”

頓時,白玉珍就如泄氣的皮球。

葉雨欣問道:“老公,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雨欣也比較好奇。

先是閻空!

後是金陵王!

就這兩件事,足以顛覆葉雨欣對蕭策的認知。

蕭策卻道:“我還是你老公啊!”

“說的也是!”葉雨欣點頭。

一切結束之後,白玉珍趕緊給蕭策道歉:“好女婿,之前都是媽不好,媽這就給你道歉,你不恨媽吧!”

“都是一家人,乾嘛要恨呢?”

這話一出,白家老太太趕緊搭話:“對對,外孫女婿說的對,都是一家人,乾嘛要恨呢!”

下一秒,被蕭策潑了一盆冷水。

“我和你是一家嗎?”

“我老婆,已經被你逐出白家,早就與白家冇有關係了!”

他可以不介意白玉珍。

但白家的人,他必須介意。

場麵剛剛散去,白靈來了。

在白家,蕭策唯一看順眼的就是白靈。

這丫頭單純,冇什麼壞心思。

可令蕭策意外的是,這白靈拉著他就走。

蕭策無語道:“白靈,你拉我乾嘛?”

“姐夫,你這麼厲害,可騙的我太慘了,不行,你必須給我補償!”

葉雨欣淺笑的看著他們。

蕭策卻一臉無語:“說吧,什麼補償?”

“肉償行嗎?”

蕭策吐槽道:“滾,我不認識你!”

噗嗤!

白靈嫣然一笑:“放心,我不會讓你肉償的,不然表姐還不得跟我拚命啊!”

“那你想要什麼補償?”

蕭策已經被白靈拉到外麵了。

可可眨著眼睛說道:“媽媽,情敵來了,你怎麼不禦敵呢?”

葉雨欣:“……”

“小丫頭懂什麼?”

可可大眼睛眨了眨:“可可什麼都懂,可可也能看出白靈阿姨想做可可小媽!”

“反正可可不會認她做小媽的!”

“可可隻有一個媽媽!”

葉雨欣是哭笑不得。

另一邊。

蕭策已經出酒店了。

蕭策問道:“你到底想要什麼?”

除了肉償,什麼都行。

“我想搬出來住,不想與白家那些人住在一起,所以我看上一套房子,隻是我手上還差八十萬首付,姐夫你能不能借我一點!”

“首付一共要多少錢?”

“八十一萬!”

蕭策:“……”

說了半天,這丫頭一萬塊錢,就想買房子。

這哪是要補償的?

分明是來敲竹杠的。

蕭策說道:“你就一萬塊錢,就想買房子?”

“姐夫不是有嗎?”

“誰讓我白靈,有個牛逼的姐夫呢?”

蕭策:“……”

蕭策自然也不是差那點錢的人。

於是開口道:“正好,我也要買一套房子給雨欣與可可住,一起去看看吧!”

白靈立即來了興趣:“那姐夫想要什麼價位的?”

“什麼價位?”

“對啊!買房子總要有一個預算吧!”

“比如呢?”

“比如,紫金一品的房子,就比較貴一些,性價比不是太好!”

蕭策問道:“是什麼房子?”

“當然是二十五層以上的商品房了!”

“不過我姐恐高,你要是在紫金一品買房子的話,最好買低樓層,可低樓層采光不太好,但高樓層又太高!”

“不過,我很喜歡紫金一品的房子!”

蕭策開口道:“那就給你在紫金一品買一套!”

“姐夫,你是說真的嗎?我看了,最低首付,都要八十一萬!”

“誰說我要首付?”

“那你該不會是要全款買給我吧?”

蕭策說道:“我冇借錢的習慣,你要,就買一套送你!”

“那我姐呢?”

“那裡的房子,配不上她!”

白靈:“……”

這姐夫,到底有多牛逼啊!

很快,蕭策被白靈帶到紫金一品。

這裡的設施確實不錯,也有彆墅,不過偏貴,彆墅最低都要八百萬一套。

在他們剛到紫金一品,便有一輛超豪華的勞斯萊斯,停在紫金一品門口,所有保安為他開道,威風凜凜。

最主要的是,這輛超豪華的勞斯萊斯,全身通黃,貴氣無比。

車麵,一看就是純金打造。

價值,起碼數億。

私人訂製。

一般,誰能私人訂製勞斯萊斯?

“臥槽,真帥!”

“姐夫,你看到了嗎?純金打造,從上麵扣下來一塊,買房子就不用愁了!”

“而且我聽說,這種車子,在金淩隻有一輛,是九州集團的座駕!”

白靈繼續道:“姐夫,你剛來金陵不久,一定不知道九州集團多強大,這九州集團,遍佈九州,是龍皇集團最強的一個分公司!”

“哪怕是一個分支,在中川省內,都是天花板!”

“姐夫,彆摸,摸壞了,賠不起!”

話剛落下,隻見上麵下來一個老者,對蕭策雙膝跪地:“少爺,您的車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