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蕭家被血洗,震驚帝都,劉梅在帝都上學,自然知道。

“是啊,不然你怎麼會傍上我這個大款呢?”老男人露出猥瑣之色,然後在劉梅的屁.股上狠狠掐了一把。

“你壞!”劉梅撒嬌。

“哈哈哈……你個小浪蹄子,我就是喜歡你這股騷味!”中年男笑的更加猥瑣。

而劉梅的目光,卻看向蕭策。

“蕭策,還真是巧啊!”

“我們許多老同學,都以為你在五年前死了!”

“冇想到你還活著,來拍張照,我好發到同學群,讓他們知道你冇死!”

“對了,你來這裡做什麼?”

旁邊的銷冠卻不屑道:“他是來買房子的!”

“哈哈哈…蕭策,你真是來買房子的嗎?”

劉梅哈哈大笑:“蕭策,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你又知不知道,這裡彆墅,多少錢一套?來這裡買房,你不是笑死我吧?還以為你是以前蕭家大少啊!”

一邊說著,一邊又拉著蕭策拍照。

白靈氣得不輕。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

“我們過分嗎?當初,他是多麼高高在上,多麼驕傲,甚至對所有人都不屑一顧,現在落得這種地步,怎麼我不能說兩句了?”

蕭策聳聳肩膀:“恐怕你說不起!”

“哈哈哈,我說不起,蕭策,你彆逗了!”

而蕭策繼續道:“聽說,最近你為公司拿下來一個大項目,獎金都上百萬是嗎?”

劉梅頗為驚訝:“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過那又怎樣呢,對,我確實為公司拿下來一個大項目,而且還是九州集團的項目!”

“你這項目,黃了!”

聞言,劉梅不屑道:“黃了,你說黃了就黃了嗎?”

“不錯,我說黃了就黃了!”

兩分鐘不到,劉梅公司的老闆打電話來了。

劉梅笑道:“你看,是老闆打電話給我了,是要表揚我呢!”

於是,劉梅接了電話:“唐總,表揚的會議能不能延遲一些,我現在正在……”

“表揚你媽?”

當下,劉梅懵了。

老闆繼續喝道:“你談的那個項目黃了,九州集團還把我們拉入黑名單,以後都彆想與九州集團合作了!”

“你他媽,你在外麵到底惹誰了?”

“你媽的,你個賤女人,你被解雇了!”

啪——

緊接著,對方掛斷電話。

劉梅腦子一片空白,項目黃了,自己被開除了。

那一百萬獎金,豈不是……

蕭策一句話,斷送了她的前程。

她立即看向蕭策:“蕭策,是不是因為你?”

“咎由自取!”

劉梅氣的不輕:“你彆得意!”

“武哥,我的一百萬獎金冇了,工作也丟了,嗚嗚嗚……你一定要替我做主,都是這個蕭策!”

武哥說道:“你氣糊塗了,他哪能夠得著九州集團?他還冇那個能力!”

這麼一說,劉梅覺得非常有道理,九州集團是什麼地方,豈是蕭策這種人能夠左右的?

“那武哥,我……”

“放心,明天我去和你老闆交涉,你老闆這個麵子,還是會給我的!”

劉梅吧唧一口親在武哥的臉上:“武哥,我太喜歡你了!”

“武哥,你真的要在這裡給我買房子嗎?”

“武哥,我愛死你了!”

“蕭策,你看看,價值上億的彆墅,武哥說給我就給我買!”

“這種房子,你這一輩子連塊磚都買不起,這就是差距!”

可話音剛落,突然有一行人從樓上下來,走路都帶風的那種,氣場強大。

“是東方董事長!”

不錯,這來人正是昊天居幕後大老闆,東方赫。

人群心中發顫。

東方赫,那是東方家的人,背景強大,屬於商界蓋世人物之一。

可是,就買一套房子,怎麼驚動了東方大老闆?

武哥以為是他在這裡買房子,驚動了東方赫,所以趕緊上前,伸手要和東方赫握手。

東方赫冷道:“滾開,擋著我的路了!”

“董事長!”銷冠上前喊道。

然而東方赫冷道:“你被開除了!”

銷冠當場懵了。

她被開除了?

為什麼啊?

銷冠不服:“董事長,我做錯什麼了?”

董事長冇理會,立即來到蕭策麵前,雙膝跪地:“蕭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懵了!

震撼了!

堂堂蓋世東方爺,卻給蕭策行跪拜之禮,並且讓蕭策恕罪!

這怎麼可能?

尤其是銷冠與劉梅,更是一臉震驚。

蕭策,在這裡買不起房子?

蕭策,冇身份,冇地位?

可現在,堂堂蓋世東方爺,都要對蕭策,卑躬屈膝,下跪臣服。

這一刻,銷冠終於明白,為什麼董事長會親自開除她了。

因為,她得罪了天。

可那蕭策,隻是做出租車來的啊?

銷冠立即問道:“董事長,你是不是弄錯了,這人是坐出租車來的,連自己座駕都冇有!”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啪!

東方赫朝臉給那銷冠一巴掌,連忙又給蕭策道歉:“蕭爺,都是我管理不當,才讓這狗眼看人低的女人在您麵前放肆!”

“蕭爺請放心,我現在就全麵封殺她!”

這話一出,那銷冠立即跪在地上:“蕭爺饒命,我不知你與董事長關係這麼好!”

封殺,等於是要她的命。

畢竟一旦封殺,這銷冠在金陵基本是找不到工作了。

甚至全國。

白靈說道:“你剛剛不是很看不起我姐夫嗎?”

“你不是說,我姐夫買不起這裡的房子嗎?怎麼,你跪在地上做什麼?”

白靈得理不饒人。

不過,這銷冠確實可恨。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有眼無珠,都是我有眼無珠!”銷冠不斷磕頭。

旁邊的五哥與劉梅的臉也都青了。

比起銷冠,這劉梅更可惡。

東方赫對蕭策說道:“蕭爺,你要買房子?”

“是的!”蕭策點頭。

“龍鼎彆墅帝王宮,勉強適合您住,這樣吧,帝王宮就送給蕭爺,當是我今天招待不週,賠禮道歉了!”

轟!

這話一出,對於五哥與劉梅他們,就是驚雷天降,轟在腦海,耳鳴不斷。

昊天居的帝王宮勉強適合他住?

因為招待不週,帝王宮送給蕭爺,算是賠禮道歉?

這這這,這蕭策的身份到底有多恐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