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居的帝王殿,有多豪華,凡是金陵的人,都清楚。

那是堪比皇宮的建築物,能有資格住進那裡的,在金陵屈指可數。

現在不僅送,還勉強配上蕭策。

“劉梅,你這同學到底是什麼人物啊!”武哥已經雙腿發顫,後悔極了。

劉梅早已經被震撼住了。

隻到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在蕭策麵前是多麼的渺小,抬手就可碾壓。

蕭策開口道:“至於你們公司銷冠,罪不至死,就放她一條生路,不必封殺!”

“謝謝蕭爺,謝謝蕭爺!”銷冠感激的給蕭策磕頭,她的前途未來,都在蕭策的一念之間。

接下來,蕭策那漆黑的眸子落在劉梅的身上。

他開口道:“帝王殿,多少錢?”

雲城的帝王殿,可比不上金陵的貴。

東方赫很為難:“這……”

“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

東方赫趕緊道:“三十五億!”

“刷卡!”

蕭策遞出一張黑卡。

“蕭爺,使不得啊,這帝王殿是我送給你的!”

“你覺得我缺錢嗎?”

“你覺得我需要送嗎?”

蕭策繼續道:“兩個月後,是我老婆的生日,你要在兩個月之內,幫我裝修好!”

緊接著,蕭策刷卡付錢。

三十五億啊!

就這麼付了?

而蕭策繼續道:“我不想讓這女人在金陵有飯吃!”

這話一出,劉梅慌了。

“不不不不……蕭策,之前都是我有眼無珠,我不是人,求你給我一次機會!”

劉梅爬到蕭策麵前。

武哥也跪了。

蕭策懶得理會。

接下來,便有一件大事情,震動金陵。

“昊天居的帝王殿賣了?”

“哪個滔天大人物買的?”

“不知道,我隻聽說,是一個神秘人送給老婆的生日禮物!”

臥槽臥槽臥槽——

送個生日禮物,就送帝王殿嗎?

那個女人被老公這麼寵著?

那個女人真幸福?

羨慕死人了。

反正,現在雲城沸沸揚揚,都在猜測這背後的金主。

白靈對蕭策說道:“這件事,你打算瞞著嗎?”

“說了是驚喜,自然先瞞著!”

白靈調皮道:“姐夫,要不你把我也給收了吧,反正你不收,我以後找男朋友也要按著你這個標準,但我註定單身一輩子了!”

這話自然是開玩笑的。

至於帝王宮買給老婆過生日禮物的事情,還在不斷刷屏。

很快,上了熱門,直逼熱搜第一。

半個小時之後,熱搜第一。

許多人都在打聽,這買帝王宮的神豪,到底是誰。

註定是一點訊息都打聽不到。

……

在金陵,還有一件轟動的事情發生。

上官傾城的病,被醫好了!

那是不治之症,被誰醫好的?

無人清楚!

但能醫好上官傾城的,絕對是醫界神醫。

至於這些訊息,蕭策根本冇放在心上。

畢竟,他親自出手,上官傾城的病,焉能不好?

下午時分,可可拿著毽子找到蕭策。

“可可,是不是來找爸爸踢毽子的?”蕭策伸手,可可卻冇把毽子給他。

可可水汪汪的大眼睛閃了閃說道:“可可想姐姐了!”

可可口中說的姐姐,正是曾經與她一起被關進豬圈的樂樂。

在豬圈裡,樂樂還為可可擋過鞭子。

可可繼續道:“爸爸,你帶可可去見姐姐好吧!”

蕭策抱起可可,笑道:“爸爸不是不想帶你,但小姐姐傷重,還在重症監護室,等姐姐脫離危險期,爸爸再帶可可去看姐姐好嗎?”

“好!”

可可點頭:“那姐姐會不會死?”

“可可不讓姐姐死!”

“可可放心,有爸爸在,姐姐不會死!”

蕭策一言九鼎,所以可可很相信蕭策的話。

“那爸爸陪可可踢毽子吧!”

於是,蕭策與可可踢毽子。

不一會兒,可可拍手:“爸爸好笨,爸爸連毽子都不會踢!”

“爸爸,還踢不過一個五歲的小孩子!”

蕭策:“……”

第一次被女兒取笑啊!

冇多長時候,龍五來報:“出事了!”

說話的同時,龍五看一眼可可。

蕭策說道:“可可,你先去屋裡玩!”

可可拿著毽子一步一回頭的走了。

蕭策問道:“什麼事情,不能讓可可聽到?”

龍五迴應:“曾救過可可的那個小女孩,死了!”

“你說什麼?”蕭策大出意外,剛剛他還答應可可,有爸爸在,樂樂不會死,可現在他居然要失言了。

龍五說道:“確實已經死了!”

“怎麼死的?”

“器官被醫院的人取了!”

轟!

一道轟天之雷炸響。

龍五繼續道:“是有人把這女孩的器官,賣給醫院!”

怒!

蕭策怒火沖天,恐怖的氣場,席捲一切,殺意淩然。

“因為什麼?”

“因為有人需要錢!”

“誰需要去錢?”

“他的父親!”

畜生不如。

需要錢,就賣女兒的器官嗎?

不知什麼時候,可可捧著毽子來了,眼中全是淚水。

“爸爸,姐姐是不是出事了?”

蕭策心中一顫,剛剛隻顧憤怒,竟然忽略了可可,一時間,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可可。

“爸爸,一定是出事了對不對?”

“爸爸,你是壞爸爸,剛剛你還答應可可,姐姐不會死的,你騙可可,可可再也不喜歡你了,嗚嗚嗚……”可可哭的非常傷心。

五年來,可可冇有一個朋友。

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卻快死了。

“是爸爸不好,爸爸一定會把姐姐救回來,可可放心!”安慰好可可以後,蕭策對龍五問道:“樂樂的的器官,還在醫院嗎?”

“正是醫院的病人出高價買的,應該還在醫院,準備移植!”

“放肆!”

滔天怒火爆發。

蕭策喝道:“去醫院!”

他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草菅人命。

而且,隻要及時,樂樂還有得救。

龍五備車去了。

可可一直鬨騰:“爸爸,姐姐是不是救不回來了?”

“當初可可被壞人取器官的時候,爸爸都把可可救回來了,爸爸也一定救能小姐姐對嗎?”

蕭策重重點頭:“對,可可說的對,爸爸是神醫,能起死回生。

很快,龍五備好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