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風點頭。

副將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這不可能吧,戰天宗雖然有數千年底蘊,傳承至今,屬於古老門派之一,但如何和手握重兵的漠北王相提並論!”

“這是一尊戰場上真正的神啊!”

然而裴風說道:“你說的也是對的,但你可知西疆與東疆,這兩大疆王曾經都是戰天宗的天驕殿弟子!”

“什麼,這不可能吧?”

而裴風卻道:“一開始,我也不信,但經過打聽以後,確實如此,東西兩疆的王,都是戰天宗的人!”

“或許,單打獨鬥,這兩疆之王,不是蕭策對手!”

“但,他們若連手呢?”

“漠北大軍,還能敵嗎?”

副官說道:“所以,將軍不好抉擇,是嗎?”

裴風點頭:“是啊,一旦站錯隊伍,便會粉身碎骨!”

“將軍說的有道理,但現在北疆的十二戰王,已經兵臨城下,若不開城門,恐怕不好交代!”副官也非常緊張。

一旦開城門的話,等於是得罪戰天宗了。

倘若,這一戰戰天宗勝,那麼裴風恐怕也就不用活了。

最終,裴風下了決定:“緊閉城門,等東西兩疆王到了再說!”

“可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大夏有律,北冥軍不得入關,入關視同造反,就把他當做反叛,說不定還能立一大功!”說出這話的裴風,神色赫然冷冽。

這是個一步高升的機會。

官途,就要抓住機遇。

副將覺得也不無道理。

裴風立即召集兵部所有將士,已經滾滾而動。

這個時候,調兵遣將,是最為敏感的。

……

與此同時。

城主府。

自打上次,段元奎知道蕭策的身份之後,已經老實多了。

漠北有王,所向無敵。

而他,因為羅家,忤逆漠北王,差點人頭落地,好在漠北王網開一麵,饒他一命,呆在家中,準備辭去金城城主一職。

從此,金陵王,成為過去。

但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現在,機會來了。

段元奎對管家問道:“訊息可靠嗎?”

“絕對可靠,兵部裴風已開始調兵遣將,守衛城門,把北冥軍視為反叛,堵在城外,不得救駕!”

“城主,這是一個機會,趁北冥軍無法入關,您應該聯合黑龍會,就此除掉漠北王!”

這話一出,段元奎心都狠狠顫栗。

除掉漠北王?

漠北王是誰?

北境之神,戰場主宰。

除掉他,談何容易?

段元奎還是比較理智的。

他搖頭道:“你認為裴風,他能擋住北冥軍進關嗎?”

“你以為漠北王這麼容易殺嗎?”

“裴風以為,東西兩疆聯手,漠北王不是對手,他錯了,他不知道的是,大夏五王,唯北疆王天下無敵!”

段元奎繼續道:“你知道南疆,是怎麼被血洗的嗎?”

這是一個絕密,很少有人知道。

“難道……”

段元奎點頭:“不錯,南疆聖王戰死其中,三十萬兵馬直接被漠北五萬大軍碾壓!”

“最為恐怖的是,漠北五萬大軍,碾壓南疆三十萬兵馬,直搗黃龍,未曾隕落一人!”

五萬兵馬打敗南疆三十萬,未隕落一人。

這是什麼概念?

稱作神兵天降,毫不為過。

管家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開口問道:“那我們怎麼辦?”

“自然是幫漠北王退敵,迎接漠北大軍進關!”段元奎當機立斷,能不能保住城主之位,就看這次了。

段元奎立即召集城主府的兵馬,總有上萬之多,軍威撼天。

這一刻,金陵已烏雲壓頂。

到處透著無比冷冽的殺氣。

六朝古都金陵,即將成為煉獄戰場。

“城主府的人也出動了!”

“金陵要大亂了!”

上萬兵馬,直逼金陵城門,宛若天下大亂一般。

……

另一邊。

院長哈哈大笑:“我要死?”

“恐怕死的是你!”

坐在輪椅上的院長,滿臉囂張。

龍夫人喝道:“蕭策,現在後悔嗎?”

“我說過,我後悔冇有殺了你!”蕭策氣勢滾滾,他做事,隻有對錯,從不後悔。

龍夫人喝道:“你想她死嗎?”

然而,樂樂卻道:“爸爸,我可以叫你爸爸嗎?”

蕭策點頭:“你已經是我女兒,當然可以!”

“爸爸,你不要管我,殺光這些壞人,告訴可可妹妹,讓她把我的那一份也給活了!”

“樂樂這一生,能遇到你們,已經知足了,樂樂不怕死,樂樂賤命一條!”

蕭策心顫不已。

“樂樂,你放心,爸爸能救你!”

蕭策喝道:“他們,他們到哪了?”

“他們永遠不會來了!”卻在此刻,後方傳來一道聲音。

回眸一看,正是金陵守將裴風。

蕭策頗為意外:“你敢忤逆本王?”

“哈哈哈……還本王,今天這裡,就是你的死期!”

“還有,你的救兵,已經被我擋在城外,現在你孤掌難鳴!”

“即使你本事再強,還能以一敵萬嗎?”

“恐怕,你做夢都冇想到,這裡是你的英雄塚吧?”裴風一臉囂張:“等你死後,我抓你女兒交給帝都夏家,是大功一件啊!”

裴風的算盤,打的非常好。

唯一遺漏的是,他太低估漠北軍人了!

他太低估蕭策了。

蕭策眸子肅殺。

“你知道,你要死了嗎?”

“以前,我會相信,但現在我絕不信!”隻見裴風朝龍夫人走去,直接單膝跪地,給龍夫人行禮。

這龍夫人,和東西兩疆疆王,可是關係匪淺。

日後,能否巴結上這兩疆王,龍夫人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也正是因此,這裴風才徹底反蕭策。

而且他也打聽了,帝都夏王需要蕭策女兒的血,聽說他女兒的血清,能增強功力。

蕭策冷視裴風:“你認為,我必死無疑?”

“當然!”

而蕭策繼續道:“放心,我現在不會殺你,會讓你親眼看到,逆我者的下場!”

“哈哈哈…蕭策,你少吹牛逼了,雖然你是個有本事的人,但你的手下,都在城外,無法進城,如何救你?”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聲音滾滾而來:“漠北戰王天戰率領北冥軍一千,前來接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