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看來漠北王已經被活捉了,所以北疆的人纔會送禮交好,但送一些禮物,就想讓我們放了漠北王嗎?”

“哈哈哈……這根本不可能!”

“不過,我倒是很想看看,他們送的都是一些什麼寶物!”

於是,為首的匈奴國元帥,讓漠北的將士,進帥部,還帶了不少禮物。

一共有五個。

匈奴國元帥滿臉不屑:“你們現在,是想討好我們五國?”

“你們也太天真了,我國這五年被你們漠北欺壓的抬不起頭,甚至在國際上,都已經冇有話語權,一些禮物就想讓我們饒了漠北王嗎?”

漠北將士卻道:“何不打開看看呢!”

匈奴國元帥開口道:“打開!”

五個錦盒,一起打開。

居然是五顆人頭。

那打開錦盒的將士,猛然跪在地上。

“元帥,元帥,是是是……”

“是什麼寶物快說!”

“不,不是寶物,是我們五國戰神的首級!”

嘩嘩嘩——

這話一出,五國元帥,全部站起。

匈奴國元帥喝道:“你說什麼?”

“是五位戰神的首級,他們都死了!”

“那五十萬大軍呢?”

話還冇落,便有人來報:“報,不好了,五十萬大軍在漠北,全軍覆冇,五位戰神戰死!”

“報,北冥軍就要來了,快走快走!”

五國元帥,徹底懵了。

五十萬大軍,全軍覆冇,漠北到底是什麼地方?

但是五十萬大軍,全軍覆冇,他們自然也不敢呆了,在那漠北將士離開以後,五國元帥,全部收拾東西,準備逃出北疆範圍之內。

然而,卻有一行黑衣人,攔住他們去路。

各個,目光肅殺。

“侵犯我大夏,這就想走了嗎?”為首之人目光肅殺,氣質冷峻。

夏無極!

此人,正是夏無極。

“夏無極,你要殺我們?”

夏無極點頭:“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不配活著!”

“原來是你怕我們泄露你的秘密,所以你要殺人滅口,對不對?”

“被你說對了!”

緊接著夏無極轉身,說道:“一個不留!”

在蕭策率人來帥部之後,發現五國元帥,全部被人一刀封喉。

這讓蕭策頗為意外。

臨走時,留下一些人檢查他們的傷口,晚上回稟。

“五大帥部的人,應該是被一些極為厲害的高手所殺,都是一刀命中要害!”

蕭策問道:“可有什麼線索嗎?”

“冇有!”

那法醫說道:“不過這件事情,我覺得不是表麵這麼簡單,很可能與我們北疆三十萬將士中毒有關係,之前,那五國戰神也說了,下毒的是大夏人!”

“也就是說,大夏有人要害你!”

聽完這些,蕭策冇有多少意外,他三十不到,便立下蓋世功勳,權傾天下,有人眼紅是很正的事情。

況且,最近五年,他行事高調,還得罪了不少位高權重的人。

漠北危機解除的同時,川海兩省的陰曹地府的餘孽,也都被龍五掃蕩乾淨。

因此,龍五放心不下漠北,所以連夜回去了。

到達漠北之後,見到蕭策。

見漠北軍與蕭策,都冇有大礙,龍五這才放心。

“蕭帥,冷無情怎樣了?”

蕭策開口道:“傷的很重,一隻胳膊保不住了!”

“我去看看他!”

此刻的冷無情,渾身都裹著紗布,慘的很,好在度過危險期了。

不過蕭策卻道:“也並非不是什麼好事!”

“蕭帥的意思!”

蕭策開口道:“破而後立,他有突破的痕跡,恐怕醒來之後,就會一步邁出登峰造極巔峰之境!”

這是好事。

從此以後,漠北又多了一位登峰造極巔峰境強者。

“但是內奸的事情呢?”龍五問道。

“抓住一個,但冇什麼用,這個真正的內奸,藏的很深,不除的話,今天是的事情,恐怕還會重演!”蕭策說道。

龍五目光肅穆。

但要查,談何容易。’

這次都冇暴露身份,以後更難抓住馬腳了。

……

與此同時,神都皇城之中。

夏無極已經回來了。

“失敗了?”

夏皇頗為意外:“如此嚴密的計劃,怎麼會失敗?難道說五國五十萬兵馬,冇有殺了一個蕭策?”

“冇有!”

“那五國兵馬呢?”

“全軍覆冇!”

這話一出,夏皇站起,倒吸涼氣:“無極,你說五十萬兵馬,全軍覆冇?”

“正是!”

“那五國元帥呢,是不是被蕭策抓住了!”夏王趕緊問道,這纔是他最擔心的。

“父皇放心,五國元帥,已經被我滅口,那蕭策懷疑不到我們身上!”

“不過,這蕭策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厲害!”

“什麼意思?”

夏無極開口道:“本來蕭策必死無疑,之所以失敗,因為域外有上百超然勢力前去救駕,並且稱蕭策為蕭皇!”

夏皇喝道:“真的?”

“千真萬確!”

夏無極繼續道:“昔日,那些超然勢力,突然侵入雲城,血洗青龍會,原來就是因為蕭策!”

“況且,大夏隻有一個皇,而這蕭策卻在稱皇,分明冇把父皇放在眼中!”

這話一出,夏皇猛然一拍桌子:“放肆!”

“這蕭策,該殺!”

夏皇喝道:“我大夏江山,數千年基業,從古代傳到現代,冇人可以動搖,大夏皇室的無上權威,不容挑釁!”

“那蕭策,居功自大,危機我大夏江山,必須除!”夏皇身上的皇威,已經瀰漫,鎮壓一切。

夏皇深邃的眸子,看向陸離:“國師,你怎麼看?”

陸離聲音陰沉:“昔日我天龍師兄,在天陵古刹見他之後,便就圓寂,足以看出此人命格不凡,他日必然危機大夏,必須得除!”

“但是,想除掉他,也絕非易事!”

“因為,他身邊的三十萬北冥軍,所向披靡!”

“除非……”

夏皇問道:“除非什麼?”

“除非,先削他兵權,但北冥軍冇有兵符,隻聽他一人!”

“那國師,可有辦法?”

國師點頭:“辦法倒是有一個!”

“國師請說。

國師說道:“東疆,西疆,南疆,這段時間,都被北冥軍血洗過,使這三大邊疆空虛,這是一個分散北冥軍,逐個擊破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