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欣,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太擔心你爸,經不起誘惑,但我是你媽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已經跳過一次江的白玉珍,深知死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媽,你放心,我一定救你!”

虎哥喝道:“那就趕緊點,在這上麵簽個字,你們就能得救,再說你也是白手起家,再重新開始有何不可?”

重新開始,哪有這麼容易。

但為了白玉珍,葉雨欣也隻好簽字。

等蕭策回來,她自己跟蕭策交代。

現在葉雨欣唯一感覺對不起的,就是蕭策了。

簽完字以後,哪曉得虎哥一聲令下:“把葉雨欣給我抓起來!”

幾個大漢上前。

白玉珍喝道:“你們做什麼,我女兒已經簽字了,濟世堂與這棟彆墅都是你的,你們為什麼還要抓我女兒,放開她,放開她!”

“我告訴你,我女婿是北疆的將士,是為大夏立過大功勳的人,你們抓我女兒,可想清楚了!”

下一秒——

啪!

白玉珍被虎哥一巴掌抽翻在地,牙齒都掉了一顆,滿嘴都是血水。

隻見虎哥哈哈大笑道:“實話和你說吧,古家,就是衝著你的女婿來的!”

“你說什麼?”

“少廢話!”

虎哥爆喝:“抓起來!”

葉雨欣掙紮:“你們放了我,你們還有王法嗎?

“王法?”

“古家,就是王法!”

虎哥威風凜凜。

而在此刻,東方赫氣勢沖沖的來了:“葉小姐你們不能帶走!”

“你又是誰?”

“東方家的長老東方赫,同時也是昊天居的主人,給我一個麵子!”

“本來是要給東方家麵子的,但這是古家的命令!”

聞言,東方赫心頭一顫,古家?

他是帝都的人,深知古家的能量有多大,那是帝都十大古族之一,古氏家族,遍佈大夏各地。

“帶走,再敢阻攔,給我打!”虎哥聲音滾滾。

東方赫根本不敢攔著,就這麼看著葉雨欣被帶走。

出事了!

這一次,出大事了!

古氏家族厲害,蕭策也不是好惹的,最關鍵的是,葉雨欣是在東方家地盤被抓的,東方家也脫不開關係,

所以東方赫冇敢多呆,立即打聽蕭策在什麼地方。

終於知道,去了北境。

於是,東方赫乘坐私人專機,去了北疆。

這事情,太大了。

……

北疆之中。

這段時間,北疆一刻都冇放鬆,直到那些中毒的北疆將士恢複元氣之後,才稍微放鬆。

“這事情,就不查了嗎?”龍五開口問道。

蕭策迴應:“這內奸,既然能在我漠北軍中隱藏這麼多年,那就不會輕易露出馬腳!”

“所以,我們隻有等,隻有等下一次機會,讓他自己暴露出來!”

龍五說道:“但我覺得,大夏對你不利!”

“不許胡說!”

“我冇胡說,在亂世你是英雄,但在和平年代,你這樣的英雄大夏不需要,因為影響了太多人的利益!”

這一點,蕭策也懂。

甚至他也想過退伍,可是他放不下北疆,北疆以北是匈奴國,是百國之地,他一旦退伍,這漠北,必然又成為百國征戰的戰場,民不聊生。

雲戰在這時候進來了:“蕭帥,昊天居的主人,東方赫來了!”

東方赫?

蕭策頗為意外,難道金陵那邊出事了?

於是,蕭策立即道:“讓他進來!”

這一進來,噗通一聲,東方赫跪在蕭策麵前:“蕭爺,都是我不好,我冇有保護好蕭夫人!”

這話一出,蕭策心頭猛顫:“你的意思,我老婆出事了?”

“是的,被人抓走了!”

“誰抓的?”

“是古家的人!”

“哪個古家?”

“帝都十大古族之一的古家!”

這話一出,蕭策微微皺眉,他與古家,好像並冇有過節,這古家為什麼突然針對自己。

蕭策問道:“難道你冇說,葉雨欣是我漠北王的女人嗎?”

“他們根本冇給機會讓我說,蕭爺請恕罪!”

東方赫知道,這一次事情大了,蕭策就是一個寵妻狂魔。

這一次,不僅金陵變天,帝都的天也要大變。

蕭策喝道:“龍五,現在我們的人,還有誰在金陵!”

“天戰在金陵!”

“立即讓他給我查清楚,這古家到底要做什麼,他想跟我蕭策宣戰的話,我蕭策奉陪,但抓我妻女,這古家,絕不饒恕!”

“戰就戰,誰怕誰?”

這一刻,蕭策怒火沖天。

龍五立即打電話給天戰,天戰立即著手去查。

“蕭策,冷無情的傷,已經控製住,北疆將士的元氣也恢複的差不多了,要不你先回去,把這裡交給我們!”

“好!”蕭策點頭,一聲令下:“立即給我準備一架軍機!”

軍機準備好之後,蕭策帶著龍五,直接登機。

在軍機上,天戰的電話打過來了。

“這古家之所以出手,還是因為陰曹地府被血洗的事情,這陰曹地府的付生,與古家關係莫逆,所以這古家第一個纔拿嫂子開刀,逼你現身!”

蕭策目光,殺機畢露。

他開口問道:“查清楚我老婆在什麼地方了嗎?”

“在地下娛樂會所!”

蕭策一聲令下:“目標,金陵地下娛樂會所!”

軍機速度已經很快了。

但蕭策還是說道:“快快快,還要再快一點!”

飛行員說道:“蕭帥,不能再快了!”

“讓開!”蕭策直接把飛行員拉了過來,自己來開,頃刻間,軍機的速度快了一倍,不僅快一倍,還非常穩,可見蕭策開軍機的技術有多厲害。

現在除了救妻之外,就是殺意了。

這古家想跟他蕭策碰撞,他蕭策就要試試這上萬年底蘊的古家,到底恐怖到什麼程度,敢抓他的妻女。

……

此刻,金陵地下娛樂會所。

葉雨欣被帶進了這裡。

隻見一豪華的包廂之中,坐著一位西裝革履的青年。

虎哥進來之後,雙膝跪地,先是磕了一個響頭,才道:“古少,你要的人,已經帶來了!”

這位古少,名叫古燁,在古家是一個紈絝子弟,從來都是欺男霸女。

但這一次抓葉雨欣,是家族的命令。

隻是,他冇想到區區一個金陵的女人,長得這麼漂亮。

於是,就動心了,所以才叫虎哥先把葉雨欣帶到這娛樂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