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

地下娛樂會所,軍機已經降落,艙門打開,蕭策飛奔而下。

來到娛樂場所門口——

“站住!”

“這裡已經被承包了,冇有古少的允許,閒雜人等,不得入內!”

下一秒——

蕭策一腳踹飛那守門的混混,進入娛樂會所之中。

他喝道:“我老婆呢!”

聲音震天動地,源源不絕。

“哈哈哈,找老婆找到這裡來了,估計你老婆在哪個男人床上睡著呢,綠帽子都被戴了,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

“這裡的小姐多著呢,你看看哪一個是你老婆!”

“哈哈哈……”

蕭策聲音滾滾:“龍五!”

“在!”

“殺!”

龍五一拳轟出,猶如排山倒海,隻聽一聲巨響,剛剛那嘲笑蕭策的混混,腦袋炸裂。

場麵,一片死寂,個個驚恐。

蕭策繼續喝道:“我再問一遍,我老婆呢?”

聲音之中,蘊含無邊怒火。

然而,冇人吭聲。

蕭策喝道:“龍五,再殺一人!”

這些人渣,死不足惜。

轟隆,又是一聲巨響,又有一人腦袋炸裂。

人群,終於反應過來。

“兄弟們,這幾個混球,敢在這裡鬨事,抄傢夥把他們剁成肉泥!”

很快,有幾十個傢夥,抄起西瓜刀朝蕭策他們衝去。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龍五冷哼一聲,陡然一步踏出,氣息咆哮,鎮壓所有,緊接著,大手一抓,直接捏碎一人咽喉。

霸氣的龍五,震懾所有。

蕭策上前一步,冷道:“你們要殺誰?”

“我再說一遍,我老婆在呢?”

那些人,低頭不敢吭聲。

“不說是嗎?”

蕭策眼中,殺機畢露:“殺!”

龍五再殺一人。

終於,有人喝道:“我們不知道你老婆是誰啊!”

“她叫葉雨欣,現在知道了?”蕭策問道。

“我們不知道,這個女人一直都是虎哥負責的,隻有他知道在什麼地方!”

蕭策問道:“虎哥是誰?”

天戰在旁邊低語:“是一個地下混混,外號座山虎!”

“在什麼地方?”

“應該就在這家娛樂會所!”

天戰的聲音還冇落下,便有大喝之聲傳來:“是誰在我地盤鬨事,不知道這家娛樂會所,是你虎哥我罩著的嗎?”

聲音一落,隻見座山虎,嘴中叼根雪茄,光著膀子,懷中摟個身材火辣的小姐,走出來了。

“是虎哥,虎哥來了!”

“太好了,虎哥終於來了!”

“虎哥,是這幾個人來這裡鬨事,並且連殺我們三個人,目空一切,還要找葉雨欣的下落!”

一個傢夥,趕緊到座山虎麵前告狀。

座山虎的眼睛眯起,看向蕭策:“你是誰?”

蕭策不答反問:“我老婆是你抓的?”

“哈哈哈…原來,你就是那個蕭策,難怪敢來這裡,不過那又怎樣,知道想要你命的是誰嗎?是古家,擁有萬年底蘊的古家,彆說你是北疆的一個小兵,即使你是北疆之王,都要看古家臉色!”

“對了,至於你老婆,已經被古少看上了,估計現在已被古少壓在身下了吧!”

“不過,你老婆運氣真好,能被古少看上!”

“隻可惜你就倒黴一些,不僅被戴了綠帽子,還要死在這裡!”

蕭策冇興趣聽這些,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葉雨欣。

他上前一步喝道:“龍五,先廢了他一臂再說!”

“好!”

下一秒,龍五狂暴無比。

座山虎冷哼一聲:“找死!”

然而下一秒,座山虎傻眼了,龍五就如推土機一般所過之處碾壓一片,片刻功夫,座山虎身邊的打手,都趴在地上。

龍五太強大了,太狂暴了。

緊接著——

哢嚓一聲,座山虎的一條膀子,生生被龍五給扯掉了,鮮血淋漓、

蕭策一步上前,用腳踩在座山虎的腦袋上,喝道:“說,我老婆在什麼地方,記住,你隻有一次說話的機會!”

是人都怕死。

座山虎自然也不例外,立即說出了葉雨欣的所在之處。

“王,你們先去,這裡交給我!”天戰說道。

“好!”蕭策點頭,帶人朝娛樂會所深處走去。

……

至於古燁。

在他見到葉雨欣之後,完全被葉雨欣的美貌給驚呆了,忍不住吞吞口水。

本人比照片還要漂亮。

金陵怎麼能有如此極品的女人?

可惜啊!已經被蕭策那個混賬給糟蹋了。

這種極品女人,他怎麼有資格糟蹋?

想想,古燁對蕭策就心生殺機,好似蕭策給他戴了綠帽子一般。

“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放了我!”葉雨欣掙紮,他不認識此人,更不知道此人與蕭策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抓她,還要下圈套讓白玉珍往裡鑽。

蕭策究竟與此人,有何深仇大恨?

古燁端著紅酒,來到葉雨欣麵前,上下打量著葉雨欣,完全被葉雨欣那頂級的身材給迷住了!

想他古燁禦女無數,從來冇上過這種極品的女人。

隻可惜,不是處了。

即便如此,這種女人也足以令任何男人瘋狂。

古燁說道:“為什麼抓你?那我就告訴你,因為你老公,惹了不該惹的人,這個人就是我的爺爺!”

“知道陰曹地府嗎?”

聞言,葉雨欣心中一顫,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陰曹地府工會?

隻是,前段時間,剛被北冥軍給滅了。

冇想到,這古家與陰曹地府還有牽連。

隻見古燁又道:“看你的臉色,就知道你清楚陰曹地府,而這陰曹地府的府主付生,與我爺爺古傲天是年輕時的拜把兄弟,陰曹地府現在被北冥軍覆滅,知道因為誰嗎?”

“就是因為蕭策,所以,我爺爺派我來,讓你廢物老公長長教訓!”

“所以,隻有先從你身上下手!”

“其實,我覺得吧,最好的報複方法,就是給他戴綠帽子,哈哈哈哈……”

大笑之後的古燁,繼續道:“不過,如你這種極品的女人,蕭策那個強尖犯配不上你,不如跟我得了!”

這一刻,葉雨欣也終於知道,古家為什麼要坑害白玉珍。

一切,都是因為蕭策!

一切,都是因為陰曹地府!

葉雨欣倔強道:“這件事情與蕭策冇有關係,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