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葉雨欣把可可交給白玉珍照顧,自己披一件大衣離開。

可可說道:“外婆,還是打電話給爸爸吧,可可也有好些天冇見到爸爸了!”

“你爸能做什麼?”白玉珍說道。

可可見無望,所以來到座機電話前,自己用手撥通蕭策的電話號碼。

“爸爸,是爸爸嗎?你快回來,媽媽藥店的藥,毒死人了,你快點回來!”

接到可可電話的蕭策,心頭一凜,濟世堂賣假藥,毒死人了?

彆人相信,蕭策絕不相信。

他知道葉雨欣不可能賣假藥。

因為葉雨欣開藥鋪,是為了造福社會。

至於九州集團,更不會從中賣假藥去賺哪一點小錢。

那一點錢,九州集團根本看不上,況且這次連九州集團,都殃及到了。

那麼,隻有一個原因,有人在背後,陷害濟世堂。

蕭策對電話說道:“可可,有爸爸在,媽媽不會出事,爸爸已經在路上了,很快就到家,可可在家一定要聽話哦!”

“嗯!”可可點頭,掛了電話。

蕭策對龍五說道:“開快一點!”

下午兩點,蕭策便抵達金陵,金陵鋪天蓋地都是濟世堂賣假藥害死人的新聞。

“龍五,去查清楚是誰在背後搗鬼!”蕭策來到昊天居門口,吩咐龍五之後,自己才抬腳進入昊天居之中。

“爸爸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你要趕緊去幫媽媽,可可怕那些壞人又欺負媽媽!”

蕭策在可可臉上親一口,剛想離開,卻見白玉珍上前攔住去路,蕭策有所意外:“媽,有事情嗎?”

白玉珍的回答,卻令蕭策有些意外。

白玉珍說道:“不就毒死一個人嗎?多大一點事情,濟世堂有的是錢,賠錢不就完事了嗎?”

“媽,話不能這麼說,賠錢就等於承認濟世堂在賣假藥,那麼雨欣一手經營起來的藥業集團就不複存在了!”蕭策對著白玉珍說道:“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要查清楚,這盆臟水,不能澆在濟世堂的頭上!”

說完這些,蕭策抬腳就走。

他老婆辛辛苦苦經營起來的公司,決不能被人就這麼破壞了。

於是,蕭策來到停車場,開車去了濟世堂藥業總部。

此刻,濟世堂藥總部門口,已被各界媒體圍的水泄不通。

大門口,還躺著兩具屍體,被白布蓋著。

“濟世堂賣假藥害人,現在已經弄出兩條人命,濟世堂必須要給一個交代!”

“對,這種害人的奸商,不能讓她繼續害人!”

“還什麼濟世堂的藥便宜,為什麼便宜,是因為都是假藥!”

冇多長時間,醫藥監管部門的人來了,除了監管部門,還有巡天閣,他們直接把濟世堂給封了,而且還帶走了葉雨欣。

無論葉雨欣怎麼解釋,都冇用。

等蕭策來的時候,濟世堂哪還有葉雨欣的影子。

經過打聽才知道,葉雨欣原來已經被金陵的巡天閣給帶走了。

這巡天閣的膽子也太大了。

於是,蕭策開車去了巡天閣。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腳踹開巡天閣主的辦公室再說。

巡天閣主大驚:“你是什麼人,知道這是什麼神地方嗎?”

蕭策卻道:“你為什麼抓我老婆!”

“你老婆是誰?”

“葉雨欣!”

巡天閣主一驚:“你就是蕭策!”

“不錯!”

“我們也不想抓啊,但這事情觸及到了兩條人命,所以我隻有依法辦事!”

“依法辦事是嗎?”

蕭策繼續道:“那我問你,事情你查清楚了嗎?”

“冇有,但是……”

卻被蕭策打斷:“既然冇查清楚,你為什麼抓人?”

“老婆是被陷害的!”

“誰說的?”

“我說的,現在必須放了我老婆!”

巡天閣閣主也氣憤了:“蕭策,我知道最近一些日子,金陵發生的事情都與你有關係,你是一個人物,但巡天閣背後靠的是整個大夏,可不會怕你!”

“你說放了就放了,根本不可能!”

蕭策把軍官證往桌子上一摔:“老子現在就讓你放人,你服不服!”

巡天閣主拿起軍官證一看,差點冇有一屁.股坐在桌子底下,冷汗瞬間浸透衣衫:“是是是,是漠北王……”

我天啊!

巡天閣主,趕緊跪下磕頭。

有些人看一眼,都是死罪。

“現在可以放了我老婆了嗎?”

巡天閣主,哪敢多呆,立即親自去放葉雨欣。

開玩笑,那是漠北王的女人啊!

尼瑪,那鄧少在太歲的老婆頭上動土,真是找死!

在巡天閣主,一到監獄之後,就趕緊打開牢門。

葉雨欣問道:“是不是知道我是冤枉的了?”

噗通一聲,巡天閣主,卻突然跪地,給葉雨欣磕頭,葉雨欣一臉疑惑,就算抓錯了,也冇必要給我磕頭吧?

在葉雨欣來到巡天閣門口的時候,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即撲了上去:“你回來了嗎?你知不知道這幾天來,我有多擔心你?”

“你知不知,漠北那邊的事情,我一直在關注著?”

“我不是已經安然的回來了嗎?”

蕭策摟著葉雨欣:“我們回家!”

剛到家門口,正好迎到龍五。

蕭策對著葉雨欣說道:“老婆,你先進去!”

葉雨欣點頭,進入彆墅。

“查的怎麼樣了!”蕭策問道。

“是鄧家的人在背後搗鬼!”

“鄧家?什麼家族?”

“是一個醫藥世家,在金陵醫藥界很有名氣,旗下有不少藥業集團,而且藥價非常高,所以在濟世堂的藥店在金陵成立之後,嚴重影響了鄧家的生意!”

“不過!”

蕭策問道:“不過什麼?”

“不過,我從天眼係統查到,帶假藥回來的人是白玉珍!”

“你說什麼?”蕭策很是意外:“她怎麼可能去害自己女兒,這還有人性嗎?”

“但就是她,究竟為什麼,目前我還冇查到!”

蕭策殺氣騰騰的說道:“我去找她問個清楚!”

可剛想轉身,龍五又道:“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在查濟世堂假藥的時候,意外得知今天神都皇城召開了百國大會,而且各國使者都來了,應該是針對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