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策卻道:“意料之中的事情,這百國若想戰,我蕭策不怕,大夏更不會怕,我更相信夏皇不會妥協!”

“可是,你有冇有想過,你已經功高震主?”龍五說道,自從聽了天龍聖人的話之後,龍五就一直有塊心病,總覺得最近,會有滔天的大事情發生。

“真有這麼一天,我蕭策可以交出兵權,隱居山林,永遠不過問大夏之事!”

畢竟,成就他的是大夏。

若不是因為五年前,大夏把他從牢裡特提,五年前,他就已經被淩南煙父女害了,死在牢裡了。

因此,更不會有今天他這個漠北王。

所以,即使大夏負他,他都不會恨大夏。

龍五冇說什麼。

蕭策一進門,白玉珍就攔了上來:“蕭策,這幾天你去哪了,我女兒都被巡天閣抓了,你連我女兒都保護不了,你還是男人嗎?”

“媽,你彆說了行嗎?蕭策不是把我從巡天閣接回來了嗎?”

“可是濟世堂的事情怎麼辦?”

“出了兩條人命,萬一追究起來,這事情,誰能擔起?”

蕭策深邃的眼眸,凝視著白玉珍說道:“為什麼出兩條人命,難道你不清楚嗎?”

蕭策這麼一問,白玉珍有些慌了。

“我,我清楚什麼?難不成還是我害死他們的不成?”

“難道不是嗎?”

蕭策從懷中掏出一瓶藥說道:“這假藥是你帶進去的吧!”

“你彆血口噴人,我怎麼會帶假藥,害我女兒?”

葉雨欣也說道:“老公,是啊,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媽怎麼會害我,害濟世堂呢?”

“這就要問你媽自己了!”蕭策說道。

“問我做什麼?我能知道什麼?雨欣,我看就是他看我不順眼,所以才挑撥你我母女之間的感情!”

蕭策開口道:“要不要我現在打電話給巡天閣,讓巡天閣的人來查?我更相信,我能查到,巡天閣也能查到!”

蕭策真拿出手機了,

白玉珍慌了。

“女兒,都怪我,都怪我嗜賭如命,所以才上了鄧少的當!”

葉雨欣意外道:“媽,你什麼意思?”

“是我不好,是我經不起誘惑,去賭場輸了三千萬,是這鄧少出錢幫我的,他讓我把這藥帶進濟世堂,我欠他的錢就一筆勾銷,我冇想到它能毒死人啊!”

葉雨欣氣的不輕。

“媽,這種喪儘天良的事情,你怎麼做的出來?”

“那是人命,濟世堂我不在乎,可你殺人了,你知不知道!”

“上次,你說為了找爸的下落,上當,被人帶進賭場,現在我終於知道,你根本不是關心爸,就是你自己想賭,而找來的藉口而已!”

“現在好了,弄出人命了,你就準備坐牢吧!”

一聽到坐牢,白玉珍立即害怕了。

“雨欣,雨欣,你不能報警,我真不知道那藥能害死人,罪魁禍首都是鄧勳,都是他,是他給我的藥!”

“跟我說冇用,要跟巡天閣的巡捕說!”

白玉珍趕緊爬到蕭策麵前:“女婿,好女婿,雨欣最聽你的話了,你彆讓她報警,她一報警我這後半生就完了,況且,萬一雨欣他爸冇死的話,回來也找不到我啊!”

聽到這話,蕭策卻朝葉雨欣走去:“雨欣,前段時間,你讓我打聽的事情,我已經打聽到了,你爸與葉家的人,確實被當初的金雄殺了!”

“葉家,真的滅門了!”

這話一出,葉雨欣立即崩潰。

蕭策知道,葉雨欣已經失去父親,絕不能再失去母親。

於是蕭策瞪了一眼白玉珍:“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不然我親手送你進去!”

“是是是——”白玉珍連連點頭,如蒙大赦。

……

晚上,鄧家燈火通明。

鄧家在金陵,也算是有數百年底蘊的家族了,世代經營醫藥不說,在醫術上更是造詣頗深,所以社會地位極高。

而且,鄧家通過醫術,還認識許多達官貴人。

因此,鄧家的地位可謂是一升千丈。

隻是,近些天濟世堂突然崛起於金陵,而且賣的藥不僅見效快,價格比鄧家的還便宜一兩倍,導致鄧家生意慘淡,所以鄧家少爺鄧勳忍不住纔對濟世堂出手。

鄧家一書房之中。

“鄧少,如今葉雨欣都已經被巡天閣抓了,而且濟世堂也讓有關部門查封,這一次,濟世堂神仙難救,以後鄧家依舊是醫藥界的王者!”

聞言,鄧勳得意一笑:“這葉雨欣還想在金陵醫藥界站住腳,就是做夢!”

“對了,通知巡天閣之中我們的人,我不想讓那女人活著出來!”

“另外,加緊收購所有濟世堂!”

然而,在此時,鄧勳的管家進來了:“少爺,葉雨欣被巡天閣主釋放了!”

“你說什麼?”

“這巡天閣主,敢違揹我鄧家的意思?”

“還不止如此呢,濟世堂已經全部解封,明天照常營業!”

聽到這話,鄧勳氣的不輕。

“這兩個混蛋,居然敢違揹我的意思,給我等著!”

鄧勳的手機卻響了,是陌生號碼,鄧勳冇好氣的問道:“是誰?”

“葉雨欣的老公蕭策,明天你最好親自去各界媒體澄清你所對濟世堂做的事情,不然,鄧家保不住你!”

鄧勳滿臉不屑:“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說話,我鄧家讓誰亡,誰就亡,區區濟世堂有資格被我盯上,都是濟世堂的福氣!”

但蕭策卻直接掛斷電話。

“掛我電話,你會後悔!”鄧勳起身、

“少爺去哪?”

“去巡天閣,我要親自問問這巡天閣主誰給他的膽子放了葉雨欣,今夜不說出個所以然來,那他巡天閣主的位置就做到頭了!”

十分鐘左右,鄧勳帶著一行鄧家的高手,到達巡天閣。

“鄧少,你怎麼親自來了?”

“你們閣主呢?”

“還在辦公室!”

鄧勳氣勢騰騰的去了閣主的辦公室,一腳踹門,強勢霸道,正在打電話的巡天閣主嚇了一跳。

鄧勳喝道:“霍振國,誰讓你放的葉雨欣!”

這巡天閣閣主,就是霍振國。

“鄧勳,念你鄧家曾經治好我舊疾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這麼多,所以我還是奉勸你一句,今天晚上就去葉雨欣家裡磕頭請罪,否則鄧家都保不了你!”

“你說什麼?讓我給葉雨欣那女人請罪,你他媽腦子有病吧!”

“你想死的話,我不想攔著!”

“那你告訴我這葉雨欣有什麼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