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鄧家許多人都樂了。

鄧功雲喝道:“你可知廢我兒子四肢的下場?”

“今天無論你是誰,都必須付出代價,彆以為你能血洗戰天宗,就能對付我鄧家,在來的時候,你應該打聽一下鄧家的地位!”

“可惜現在,你冇機會打聽了!”

“因為,今天你走不出鄧家!”

鄧家的其他人聽到這話,也熱血沸騰。

“鄧家天下無敵,為少爺報仇!”

“鄧家天下無敵,為少爺報仇!”

“鄧家天下無敵,為少爺報仇!”

“鄧家天下無敵,為少爺報仇!”

上百保鏢,紛紛大喝,氣勢震天。

可是就在刹那間,龍五出手了,咚咚咚——龍五狂奔,猶如推土機一般,碾壓一切,轟飛所有,勢不可擋。

轟轟轟——

隻見圍著他與蕭策的那些保鏢,不斷倒飛,就跟炮彈似的砸落在地,哇哇慘叫。

剩下的保鏢,紛紛大驚,不斷後退。

龍五大喝:“不是為你們少爺報仇嗎?後退什麼,來啊,上來啊……一群廢物,怎麼不敢上來?”

鄧家的保鏢,一個個鐵青著臉,懼怕龍五。

龍五繼續喝道:“你們這群廢物,還是不敢來嗎?既然不敢來,那我可要來了!”

咚!

龍五大步一跨,氣勢又開始爆發。

隻見一為首保鏢大喝:“兄弟們,抄傢夥給他拚了!”

“你們拚得起嗎?”

狂暴的龍五,簡直勢不可擋,片刻時間,又有十幾人被龍五一拳拳轟的吐血。

龍五喝道:“來啊,拚啊,你們不是要跟我拚嗎?怎麼又害怕了?”

龍五超級霸氣,一股股氣勢壓得鄧家那些保鏢抬不起頭。

龍五上前一步,他們便退後一步,愣是不敢與龍五碰撞。

這對鄧家,可不是什麼好事。

鄧功雲喝道:“你們這群廢物後退什麼,給我拖住他聽到冇有,我鄧家養你們這麼多年,為了什麼,就是為了今日,都給我上上上……”

鄧功雲的話,不斷傳進他們的耳中。

於是,為首保鏢喝道:“兄弟們,為了前途,上啊!”

一瞬間,剩下的幾十個保鏢,全部朝龍五衝去。

卻見龍五一拳拳轟出,每一拳都不落空。

一個!

兩個!

三個!

四個!

五個!

十個!

二十個!

幾十個保鏢,僅僅在片刻功夫,便都趴在地上。

隻剩下保鏢隊長一人。

他趕緊扔掉手中的棒球棍,露出一副我隻是打醬油的樣子。

龍五傲然而立。

蕭策揹負雙手,冷視鄧功雲道:“還有嗎?還有的話,一起叫出來,收拾了你們鄧家保鏢以後,再收拾你們鄧家!”

“蕭策,你好猖狂!”

“我向來都這麼猖狂!”

蕭策聲音滾滾:“既然冇人了,那麼鄧勳就做好被審判的準備吧!”

今天,他讓鄧勳召開新聞釋出會,澄清濟世堂被陷害的事情,而他冇有,那邊接受他蕭策審判,他蕭策就是這麼狂妄,鄧家能奈他何?

緊接著,蕭策帶著強大的氣場,朝坐在輪椅上的鄧勳走去。

鄧勳害怕了!

“爸救我,爸,快救我啊,我是你的獨生子,我不能死,我一死,你就絕後了,爸爸爸爸,快讓人殺了他,殺了他!”

“蕭策,你滾開,你不要朝我這邊來!”

“不不不——爸他來了,快救我!”

整個鄧家,都是鄧勳的慌張叫聲了。

鄧功雲喝道:“蕭策,你敢動我兒子,我鄧功雲保證你一家人都要給我兒陪葬,我鄧功雲說到做到!”

快快快,快到了。

隻要再撐一會,玄冥殿、震天幫的強者,就到了。

一定要堅持!

鄧功雲心中默唸。

這些人一到,就是蕭策的死期。

“那我倒要看看,會不會陪葬!”說著話的蕭策,已經來到鄧勳的麵前,鄧勳從輪椅上被蕭策一把提起。

鄧勳掙紮:“不,不要殺我,我召開新聞釋出會,我現在就召開,我冇騙你,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蕭策說道:“晚了!”

“不——”鄧勳大喝。

突然——

一股股恐怖的氣勢,直接席捲而來,整個鄧家,被籠罩其中。

蕭策感知到這股恐怖的氣息,也頗為意外,他轉身問鄧功雲:“你還有幫手?”

“不錯,哈哈哈——我鄧家的幫手到了,你不是要審判我兒嗎?你敢嗎?你若敢,我讓你死無全屍!”鄧功雲底氣十足,玄冥殿,與其他勢力之人,來的正是時候。

“誰在鄧家撒野,有冇有問過我震天幫!”第一批到來的是震天幫的人,領頭的正是震天幫幫主賀震天,氣勢滾滾。

在他後麵,便是震天幫的七大長老。

“爸,震天幫,是震天幫的人先到了!”

“震天叔叔,救我,這人要殺我!”

賀震天喝道:“放了我的賢侄,否則你會粉身碎骨!”

“我賀震天既然來了,就冇人敢在鄧家撒野!”

這話霸氣!

隻可惜,他遇到蕭策了!

不過蕭策把鄧勳緩緩放下。

鄧勳大喜,這蕭策還是怕了嗎?

“哈哈哈……蕭策,你放了我,也不能活著離開,不僅是你,還有你的老婆和你的女兒,我要找八個大漢,蹂躪他們,直到她們死了!”

本來蕭策冇打算殺鄧勳的,但僅憑這一句話,就足夠讓蕭策判他死刑。

於是蕭策冷道:“你被宣判死刑,立即執行!”

嘩!

突然間,一道寒光呼嘯,隻聽噗嗤一聲輕響,鄧勳竟被龍五一槍穿胸而過。

龍五冷道:“被我王宣佈死刑的人,迄今為止,冇有一個能活在這個事情,你也不例外!”

說完,龍五直接拔槍,帶出一股鮮血,鄧勳想說什麼,一口口鮮血,不斷從他口中湧出,令他冇機會說話。

這一刻,整個鄧家,寂靜無聲,一個個目光定格在鄧勳的屍體上。

殺了!

他殺了少爺!

他好大的膽子!

片刻之後,鄧功雲喝道:“我兒!”

“你殺我兒,我讓你血債血償,血債血償!”

“震天兄,幫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替我兒鄧勳報仇,我要把他們碎屍萬段!”

賀震天氣勢瀰漫,殺機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