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兄,你放心,仇我賀震天一定會為你報!”

“謝謝震天兄!”

而賀震天漆黑的眸子,落在蕭策身上喝道:“還不過來以死謝罪,是想讓本幫主親自動手嗎?”

“你讓我以死謝罪?”

蕭策轉身問道:“你確定?”

“你死到臨頭了,你知不知道?”

龍五卻道:“你死到臨頭了,你知不知道?”

“哈哈哈——你倒是狂妄!”

龍五說道:“因為我有實力狂妄,限你十秒時間,滾出這裡,否則後果自負!”

“你說的?”

蕭策開口道:“我說的,你該慶幸你震天幫冇做什麼作惡多端的事情,否則今天就是你震天幫的末日!”

“誰說的話,這麼猖狂!”門口傳來聲音,氣息滾滾。

是獵天盟的盟主,歐陽厲天來了。

來的太是時候了!

“歐陽盟主,是此人,此人殺我兒子,還在鄧家耀武揚威,狂妄無比,歐陽盟主,一定要為我兒報仇!”

“哈哈哈——鄧家的事情,就是我歐陽厲天的事情,這個你放心!”

不僅僅是獵天盟。

玄冥殿的人到了!

血煞盟的人也到了!

鄧家的關係,可真的不淺,幾個電話,各方勢力,紛紛相助。

尤其玄冥殿,這是川西一域之主,強大無匹。

這一刻,鄧功雲底氣十足。

他喝道:“蕭策,現在我讓你死,你敢不死?”

“誰敢讓我死?”蕭策的眸子冷冽無比,已有殺氣瀰漫。

獵天盟盟主說道:“垂死掙紮冇有用,到頭來還是要死無葬身之地!”

“是嗎?”蕭策問道。

“當然,自己自裁,免得受苦!”

蕭策卻道:“獵天盟這些年,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吧?”

“是又怎樣,你還想替天行道?”歐陽厲天滿臉不屑,接著繼續道:“誰去殺了他?”

“我去!”

獵天盟的一長老漫步而出,氣息強大。

可是下一秒,蕭策身影一閃,如同鬼魅般的站在那長老麵前問道:“你要殺我?”

長老大驚失色,蕭策動作太快了,無法捕捉,下一秒便被蕭策捏住咽喉。

蕭策冷道:“既然殺我,那便死吧!”

哢嚓,一聲脆響,咽喉直接被蕭策擰斷,死不瞑目。

蕭策轉身問道:“還有誰,想讓我死?”

“你敢殺我獵天盟的長老,你真該死!”歐陽厲天爆喝一聲:“殘風,去殺了他!”

殘風如影,如同閃電,朝蕭策撲殺。

咚!

蕭策一步踏出,氣勢鎮壓,無所遁形。

蕭策問道:“你能殺我?”

轟!

一股超強氣息席捲,殘風直接被蕭策鎮殺。

這已經是第二個了!

“好強!”

各勢力之人,都感受到蕭策身上所爆發的氣息,隻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隻是蕭策的冰山一角而已。

蕭策對歐陽厲天說道:“還要殺我嗎?來啊,繼續派人,我保證一個個宰了你們獵天盟的人!”

狂嗎?

蕭策很狂!

但確實有那狂妄的資本。

接下來——

轟轟轟——

無論獵天盟的人是誰上去,都被蕭策一拳轟殺,蕭策那無敵的姿態,太猛了,各大勢力之人臉色都大變。

蕭策傲立於天地之間,如同天神,威武不凡。

他聲音滾滾:“獵天盟,再繼續派人啊,我很想看看獵天盟怎麼殺我!”

這一刻,歐陽厲天的臉色,彆提有多難看,因為獵天盟的高手,基本已經被蕭策殺得差不多了,獵天盟可謂是元氣大傷。

蕭策繼續道:“怎麼,獵天盟冇人要殺我了嗎?”

“那我隻好出手,獵殺獵天盟了!”

咚!

話音一落,蕭策踏步而出,氣息滔天,直接鎮壓在歐陽厲天的身上,神威滾滾,鎮壓的歐陽厲天氣血翻騰,歐陽厲天大吼,想破開鎮壓之威。

可是,越想破鎮壓之威,也就越強。

噗嗤一聲,終於承受不住蕭策的天威,一口鮮血噴出。

“這就扛不住了嗎?”

蕭策滿臉不屑:“既然扛不住,就給我跪下!”

聲音落下,氣勢更強。

噗通一聲,卑微的歐陽厲天,扛不住天威,雙膝落地。

全場寂靜無聲。

隻有蕭策一人聲音:“還要殺我嗎?”

“不,大人饒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你饒我一命!”

“獵天盟作惡多端,不饒!”

蕭策說道:“龍五,殺!”

噗嗤一聲,獵天盟盟主歐陽厲天,被一槍封喉,死不瞑目,獵天盟的人,嚇得屁滾尿流。

而隻見蕭策漆黑的眸子落在震天幫幫主賀震天的身上,問道:“你還要殺我嗎?要殺就放馬過來,不敢的話,就跪下!”

淩天霸道的語氣,不可抗拒。

賀震天隻有兩個選擇,要麼下跪,要麼派人出戰。

可剛剛歐陽厲天是怎麼死的,他看的清清楚楚,所以他可不認為自己是蕭策的對手。

噗通!

終於在蕭策的天威之下,跪在地上,卑微不堪。

蕭策不曾看他一眼。

因為不屑。

緊接著,蕭策漆黑的眸子,落在血煞盟盟主的身上:“你要戰嗎?”

血煞臉色蒼白。

“不敢是嗎?那我就要出手了!”

“不,我臣服!”

“你冇有臣服的資格!”

轟隆一聲,血煞被蕭策當場鎮殺掉來,死無全屍。

死了!

血煞盟主血煞,死了!

他要臣服,蕭策說他冇臣服的資格,所以被蕭策直接鎮殺,這這這…這蕭策好強,好狂。

可為什麼血煞冇有臣服的資格?

因為血煞盟在他的領導之下,燒殺搶掠,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所以蕭策才說,他冇有臣服的資格。

既冇有,便就殺。

蕭策的眸子落在玄冥的身上,說道:“輪到你玄冥殿了,派人來殺我啊,後退什麼,玄冥殿可是川西一霸,乾嘛後退,來啊!”

蕭策一句句話,霸氣淩人,玄冥殿之人,無人敢於出戰。

蕭策繼續道:“鄧家的事情,不就是你們的事情嗎?為什麼做縮頭烏龜?來啊,殺我,來殺我……”

這一刻,天威壓迫,玄冥殿之人汗流浹背,終於內心的防線崩塌,齊刷刷的跪在蕭策麵前:“玄冥殿願意臣服,請蕭爺饒命!”

“連玄冥殿都臣服了嗎?”

“這這這這,怎麼會這樣?”

緊接著,蕭策掃視一眼其他各勢力,霸氣開口:“輪到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