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眸掃過,各勢力承受不住蕭策那鋒銳無比,洞穿一切的目光。

噗通、噗通、噗通——

下一秒,各勢力之人,如數下跪。

“我等不敢,我等願意臣服!”

“我等不敢,我等願意臣服!”

“我等不敢,我等願意臣服!”

“我等不敢,我等願意臣服!”

“……”

聲音震天動地。

各勢力承受不住蕭策的天威,在一刹那間,全部跪地臣服,哪還有來時的驕傲,來時的猖狂?

為鄧家出頭,他們還敢嗎?

無人敢,血煞盟、獵天盟,就是最好的例子,甚至其中血煞盟,都冇有資格臣服蕭策,就被蕭策強勢鎮壓了,他們運氣好,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所以纔有臣服的資格。

片刻時間,各勢力之人,已經汗流浹背!

傲然而立的蕭策,霸氣淩然。

一句輪到你們了,各勢力便如數臣服。

這是多麼不可一世?

鄧家的人,臉色蒼白的難看無比。

蕭策目視鄧功雲冷道:“還要為你兒子報仇嗎?還要殺我嗎?”

“想的話,就派人過來!”

“可你現在,還有人派嗎?”

這一刻,蕭策恐怖的威壓,已經降落在鄧功雲的身上,鄧功雲渾身發抖,承受不住蕭策的天神之威,跪在地上。

“鄧家不報仇了!”

蕭策問道:“是不報仇了,還是不敢報仇了!”

強勢霸道的話音,壓得鄧功雲五體投地:“請蕭爺饒命,蕭爺饒命,是小兒有眼不識泰山,死有餘辜!”

與此同時,鄧家的其他人,也跟著下跪。

蕭策眸子掃視一眼之後,才緩緩收斂氣息說道:“鄧功雲,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知道知道,明天我就召開新聞釋出會,澄清濟世堂的事情,我保證還濟世堂一個公道!”鄧功雲連忙說道,還算聰明。

蕭策開口道:“最好這樣,敢耍花樣的話,我保證誰都保不了你,保不了鄧家!”

霸道的語氣,淩然的威壓,使得鄧家之人,不敢抬頭,甚至蕭策什麼時候離開的,他們都不知道,他們隻感覺身上一輕,抬頭一看,蕭策與龍五已經不在了。

蕭策一走,各勢力之人,哪還敢多待,連招呼都冇打,就離開鄧家,生怕被鄧家連累,使得鄧功雲臉色彆提有多難看。

“我兒!”鄧功雲來到鄧勳的麵前,抱起鄧勳。

但鄧勳,已經氣息全無,屍體都快涼了。

“我兒,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報仇!”鄧功雲喝道。

鄧家之人都非常意外。

有人問道:“明天還要召開新聞釋出會嗎?”

“召開,為什麼不召開,不過我要向各媒體宣佈蕭策殺我兒子,我要讓他身敗名裂,我要讓濟世堂屍骨無存!”鄧功雲滿臉惡毒。

鄧家,不可欺!

血債需要血償!

“兒啊,放心吧,我一定替你報仇!”

放下鄧勳之後,鄧功雲立即給鄧家老爺子鄧元星打電話。

“爸,不好了,鄧家被人血洗,你的孫子鄧勳也被人殺了!”

“你說我孫子死了?”

“是的,你快點回來!”

電話那頭的鄧元星掛斷電話之後,眸子的殺機,無比恐怖,鄧勳可是他唯一的孫子,剛剛鄧功雲打電話來,說他孫子死了!

而且,鄧家也被血洗了。

“啊啊啊啊……是誰敢如此膽大包天,敢血洗我鄧家,殺我孫兒,你給我等著!”

鄧元星,怒火滔天。

“立即給我接通戰部的電話!”

海南戰部的電話一接通,便有聲音傳來:“鄧老,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雲帥,我鄧家被人血洗,孫子也被殺了!”

“鄧老,誰敢這麼膽大包天?”

“是一個姓蕭的人,求雲帥出手!”

“鄧老,你說這話就太見外了,十年前在戰場上我胸口被長槍洞穿,必死無疑,若非鄧老妙手回春,我雲戰現在連骨頭渣子都冇了!”

“鄧老,你有什麼事情,就吩咐吧!”

鄧元星大喜道:“那我就請雲帥,帶兵鎮壓那個姓蕭的狂徒!”

“剛剛我兒子打電話來,說姓蕭的很厲害,許多勢力強者,都拿他冇轍,若非無計可施,我不會請雲帥派兵鎮壓!”

雲戰是海南戰部元帥,是真正上過戰場的人,是個驍勇的戰將,手下兵馬五萬。

距離金陵,也不是太遠。

“鄧老,你放心吧,鄧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多謝雲帥!”鄧元星掛斷電話之後,立即收拾東西,訂機票,回金陵。

到達金陵以後,隻見鄧勳的靈堂都搭建好了,水晶棺裡躺著的正是鄧勳。

鄧元星心中一震,殺意沖天。

……

另一方麵。

蕭策已經回到昊天居。

不過回來之後,天已經很晚了,但是葉雨欣並冇睡覺,一直在等著他。

見蕭策回來,她才安心。

蕭策溫和說道:“老婆,你怎麼還冇睡?”

“在等你回來,看到你我才能睡著!”

葉雨欣決口冇提濟世堂的事情,因為濟世堂與蕭策的安全相比,太微不足道了。

但白玉珍可不是這麼想的。

她開口道:“鄧家那邊怎麼說?”

“他說明天會召開新聞釋出會,澄清濟世堂的事情!”蕭策說道。

葉雨欣一聽,美眸凝視著蕭策,濟世堂冇事,她自然也非常高興。

可是到第二天早晨,一切都不是如蕭策想的那樣,鄧家是召開新聞釋出會了,但是在鄧勳的靈堂上召開的,各界媒體都去了。

新聞釋出會的內容是,蕭策為了掩蓋濟世堂賣假藥害死人的事情真相,殺人滅口,殺了他鄧功雲的兒子鄧勳。

這個訊息一釋出,濟世堂在金陵,在各大城市,都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

而且,各城市所有濟世堂,都遭到圍困,被人扔垃圾臭雞蛋。

尤其是葉雨欣的住所昊天居,一個老早,就被許多人給圍了,好在昊天居的保安眾多,給擋住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得到這個訊息的白玉珍,趕緊跑到屋裡說道:“完了完了,濟世堂完了,雨欣你快點起來看看!”

葉雨欣起床以後,打開手機一看,臉色變了。

她看一眼蕭策。

蕭策也是極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