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珍對蕭策嗬斥道:“你昨天不是說事情解決了嗎?為什麼現在會弄成這樣?”

一個小時之內,葉雨欣的電話都被打爆了,而且這些電話,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濟世堂。

蕭策眸子陰沉,衝出彆墅大喝一聲:“龍五,備車!”

三分鐘左右,一輛汽車停在蕭策麵前。

葉雨欣衝到外麵說道:“老公,你不能去,現在去鄧家太危險了,我聽說鄧元星已經回來,他與軍部的關係很深!”

“再深,今天鄧家都必須給個交代!”

蕭策說道:“龍五開車!”

“我和你一起去!”

冇等蕭策同意,葉雨欣便上車了。

這一次,白玉珍也豁出去了,也跟著上車。

她說道:“反正你爸已經死了,你再出意外,我在這個世上也就冇有親人,這次老孃也豁出去了,要死,一家人也要死在一起!”

“媽,是我連累你了!”

然而蕭策卻道:“不會有人出事,今天我就讓鄧家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天威!”

“龍五,開車!”

龍五的腳,一踩油門,車子駛離彆墅。

龍五說道:“前門都是人,要從前門嗎?”

“為何不走?今天我就要全世界知道,我蕭策是什麼樣的人,會不會用不屑的手段,去掩蓋事實!”

這一刻,蕭策氣勢淩天。

葉雨欣癡呆的看著蕭策,這麼優秀的男人,卻被淩南煙給休了。

很快,車子來到昊天居大門口。

“那輛就是蕭策的車子,葉雨欣那女人出來了!”

“這兩人太卑鄙了!”

“是啊,為了掩蓋真相,居然殺了鄧勳,以前我是多麼支援濟世堂,凡是買藥,從來冇去過二家,冇想到濟世堂的老闆卻是這種人,以後再也不買濟世堂的藥了!”

“對,以後都不要買了!”

許多人圍著車子,不讓車子離開。

龍五三下五除二,一腳油門下去,車子疾馳,前方的人隻好讓道。

“他們這是去哪?”

“不知道!”

“估計是逃跑吧!”

“我看差不多,跟著他們!”

跟到最後,他們才發現,蕭策並不是逃跑,而是去鄧家。

“這是要去道歉嗎?”

“就算道歉,鄧家也不會原諒他們!”

“蕭策殺了鄧功雲的兒子,鄧功雲怎麼可能原諒他!”

“聽說鄧元星已經動用軍部關係,海南戰部的五萬兵馬,正朝金陵壓進,估計蕭策也是知道這個訊息,纔去鄧家道歉的吧!”

誰說蕭策是去鄧家道歉的?

到了鄧家。

蕭策一腳踹開車門。

踹門的聲音,驚動不少人。

正在召開新聞釋出會的鄧功雲看到蕭策,便就喝道:“他就是蕭策,他就是殺我兒的凶手,為了掩蓋濟世堂賣假藥害死人的真相,殺害我兒,還逼我召開新聞釋出會,為濟世堂澄清賣假藥的事情!”

聽到這話,各媒體的記者,紛紛朝蕭策蜂擁而去。

咚!

突然之間,蕭策一步踏出,地麵一顫,氣勢蓋天。

他大喝一聲:“滾開!”

聲音如同神雷,震耳欲聾,那些媒體記者誰還敢上前一步?

天神之威,他們扛不起。

葉雨欣上前說道:“你們鄧家血口噴人,是你們鄧家把假藥帶進濟世堂的,是你們鄧家害死的人,鄧勳便是罪魁禍首,他死有餘辜!”

“你說誰死有餘辜?”

突然之間,一道極有威嚴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在所有目光注視之下,鄧元星出來了。

鄧元星氣勢很強大,壓得葉雨欣臉色蒼白。

“是鄧老!”

“是鄧老出來了!”

“鄧家最有權威的人出來了!”

鄧元星一現身,鄧家所有人跪地磕頭。

蕭策一步攔在葉雨欣前麵,說道:“我老婆說的,他死有餘辜,他就死有餘辜,你不服,你可以來戰!”

“你仗著武力值高,就欺人太甚是嗎?”

“我蕭策就是欺人太甚,你能拿我如何?”蕭策聲音滾滾,震天動地,最終他那深邃的眼眸,落在鄧功成身上:“昨日,我讓你召開新聞釋出會,就這樣召開的嗎?”

“你可知,你這樣召開,會給鄧家帶來什麼災難?”

這一刻,蕭策怒了,怒火可焚九天,人命在他眼中,不過螻蟻而已。

鄧家違揹他的意思,陷害他的女人,必要接受他的審判。

但鄧元星也不是一般人,他喝道:“你殺我孫兒,你知道會給你帶來什麼災難?”

“昨日,我聽說你以一人之力鎮壓群雄,辱我鄧家,殺我孫兒!”

蕭策點頭:“知道就好!”

“哈哈哈——現在我回來了,你敢嗎?”

“有何不敢!”蕭策上前一步,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脆響之聲,清晰無比。

所有人,心中顫栗!

他打了鄧老?

他掌摑了鄧老?

他怎麼敢?

蕭策喝道:“老匹夫,現在滿意了嗎?”

強勢霸道的蕭策,氣勢淩人。

鄧元星目露殺機:“你找死!”

“找死的是你!”

啪——

又是一巴掌落下,整個世界,彷彿一下子都安靜了。

但是,所有人心臟,都在砰砰跳動不停。

那是誰?

神醫鄧元星啊!

他的地位不僅在金陵,在世界各地都是極高的,而且還與軍部有很深的關係,可是今天在你這裡,卻被蕭策連連扇了兩巴掌。

這簡直……

蕭策說道:“在我麵前,倚老賣老是冇用的,你鄧家陷害我老婆,我本饒恕你們鄧家,給你們鄧家召開新聞釋出會的機會,澄清這件事情,奈何你們不聽,非要逼我出手!”

這話一出,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顫栗起來。

連鄧功雲,都有些害怕了。

甚至心中懊悔。

鄧元星喝道:“小兒猖狂,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蕭策反問一句:“你知道老子是什麼人?”

“不管你是什麼人,在我眼中,都是螻蟻而已,你敢來,就是找死,你等著吧!”鄧元星喝道,此人不僅殺他孫子,更掌摑他兩次。

這輩子,他鄧元星還冇被人掌摑呢。

“但我冇有時間在這等!”

蕭策喝道:“龍五!”

“在!”

“抓鄧功雲過來!”

鄧元星喝道:“你敢?”

蕭策說道:“我還敢殺你,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