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來不及了,元帥,我們被人出賣了,你一定要活著離開,為將士們報仇,一定要活著離開,隻有你活著,十萬個兄弟的血仇,纔有機會報!”

“殺!”突然莊術起身,朝城樓之上敵軍撲殺,卻被萬箭穿心。

他那目光看著蕭策,大喝一聲:“元帥,走啊!”

“殺!”蕭策眸子猩紅,方天畫戟瘋狂掃蕩,那些靠近莊術的敵軍,皆被蕭策斬殺,蕭策一把抱住莊術,說道:“就算戰死,我也不會離開,是我輕信大夏,害了你們!”

在莊術閉眼的那一刻,蕭策脫掉蟒袍,幫莊術蓋上。

緊接著,蕭策一把抓住旁邊的方天畫戟,閃爍而出,凡是爬上城樓的敵軍,紛紛被蕭策的長戟封喉而過。

這長戟,還是昔日夏皇賜給他,通體黃金打造,瞻仰他的蓋世功勳。

“殺殺殺——”蕭策眸子猩紅,一路廝殺而過,一戟在手,勢不可擋,哪怕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倒下。

另一邊。

龍五長槍所向,一人獨擋一麵,第九境天人合一的氣勢,鎮壓一切,他腳下的屍體,已經堆積如山。

“蕭策!”

就在此刻,一道聲音滾滾傳來:“你城內大軍多半中毒,即使還有一部分,但因為糧草緊缺,也已筋疲力儘,你還能撐幾天?”

這說話的是大理國的一位皇室戰將,名為段猛,是七境強者,乃大理軍元帥座下猛將。

蕭策心頭一顫,果然他們是知道這一切的。

蕭策站在城樓上喝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方軍情的,是誰告訴你們的?”

“哈哈哈……是誰告訴的,難道你心中冇數嗎?是有人容不下你了,還有,你的三十萬北冥軍,為什麼現在隻有十萬?”

“其實,不用我說,你都已經猜到了,隻是你不願意接受現實而已!”

“今天,這漠北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哈哈哈……”

城下的段猛,狂妄無比。

“元帥,是大夏要殺我們!”就在此刻,龍五終於說出一直想說的話了:“元帥,你坐擁三十萬北冥軍,已經讓皇城之中的那位忌憚了,所以他要藉助七國聯軍除掉北冥軍,除掉你!”

“你當離開,留著有用之身,為三十萬兄弟報仇!”

聲音落下,龍五長槍所向,朝蕭策這邊殺了過來,他一定要保護蕭策全身而退。

很快,龍五殺出一條血路,來到蕭策麵前,與蕭策並肩而立。

他喝道:“元帥,你還是離開吧!”

蕭策卻問道:“你叫我什麼?”

“元帥!”

“既然我還是你們的元帥,豈有自己離開的道理?”

“你已經被大夏遺棄了,這樣做值嗎?”

“我說過,這一戰不為大夏,隻為城中百姓,而且是我連累了兄弟們,讓兄弟們陷於困境之中,你讓我一個人離開?”

他離開,十萬北冥軍怎麼吧?

城中百萬百姓,怎麼辦?

“難道元帥,還認為我們能守得住嗎?”龍五問道,神色堅定,他可死,蕭策不能亡。

蕭策喝道:“你敢亂我軍心,信不信我一戟殺了你!”

“殺了我,我也要說,隻要你肯離開,我死而無怨!”

“你……”蕭策殺氣滾滾,長戟已經頂在龍五的咽喉上,但就在此刻,一隻長槍朝龍五殺來,蕭策長戟一顫,噗呲一聲,洞穿那人咽喉。

可城樓之上的敵軍,越來越多,蜂擁而至。

“殺!”蕭策一步踏出,聖威滔天,砰砰砰……瞬息之間,已有上百之人,被他聖威鎮殺,一具具屍體,從城樓之上摔了下去。

“救元帥!”城下將領大喝一聲,九萬北冥軍,紛紛拿起兵器,朝城樓上衝殺而來,氣勢極強。

雖然他們都已中毒,但是現在已經過去五天,已經有一部分力量恢複了。

頓時,城樓之上的其他北冥軍,感覺壓力一輕,紛紛如嗜血的野獸,衝殺出去,那些攻上城樓的敵軍,儘在片刻時間,便被掃蕩。

“兄弟們殺,還有三天,糧草就到了!”將領呐喊,士氣大震,城樓上的敵國兵馬,節節敗退。

下方的七國元帥,臉色不太好看,冇想到已經中毒的北冥軍,還是那麼的凶猛。

七國元帥喝道:“蕭策,你城中無糧,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到幾時!”

“收兵!”

聲音落下,七國鳴金收兵。

儘在半個小時左右,百萬雄兵,已經退至一裡開外紮營。

總帥大帳,七國元帥皆在這裡。

一戰之後,他們在開會。

燕國燕帥說道:“真是冇有想到,已經中毒的北冥軍,還這麼厲害!”

“現在怎麼辦,總不能這麼耗下去吧!”

“說的對,就是要與他們耗下去!”賬外走進來一位青年,身後還跟著兩位老者,氣息都很可怕,最醒目的是他們穿的都是大夏服裝。

尤其這氣質絕倫的青年,身穿的還是大夏太子袍。

太子袍,隻有大夏太子才能穿。

那麼這青年的身份,就已經呼之慾出。

不錯,他正是大夏的太子夏無極。

“哈哈哈——恐怕蕭策做夢都不到真正要他命是你大夏太子吧?”

“說起來,這蕭策還真可悲,戰術無雙,座下三十萬北冥軍所向無敵,更是把隻有千年底蘊的大夏,推向世界第一強國的位置上,到頭來呢,殺他的卻是大夏!”

夏無極冷道:“少說廢話!”

“難道我說錯了嗎?”

“行了,都彆說了!”

禹國元帥的目光看向夏無極說道:“剛剛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夏無極一臉不屑:“這都看不出來嗎?漠北城中,糧草緊缺,隻要與他們耗上半個月,他們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話雖這麼說,漠北可是背靠大夏,又是魚米之鄉,誰知道他會不會收到糧食!”

夏千秋說道:“冇那可能,方圓百裡的糧食,早已被我派兵搶光,他若向神都求糧,更冇可能,半月之後,你們七國大軍,便可長驅直入!”

“哈哈哈——蕭策如此曠世英雄,生在大夏,還真是生錯了地方!”

“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