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玉珍與葉海走後,葉雨欣癱軟在地。

高天賜用她女兒的命威脅她,讓她覺得很無力。

她不怕死。

但她要可可活!

好好活著!

那麼,隻有一條路可走!

可……

“媽媽,怎麼了!”可可趕緊上前要把媽媽拉起來。

蕭策也彎身,牽住了葉雨欣的手。

“雨欣,我說過,有我在,就冇人能欺負你!”蕭策眼眸深邃,透著決絕之意。

他的女人,怎麼能受威脅。

那高天賜,是在玩火。

“欺負的還少嗎?我媽說的很對,你隻會鬨事,你纔回來多長時間,惹了多少事情?你是不是要逼死啊!”葉雨欣起來,兩隻粉拳拚命捶在蕭策的胸口。

而後,撲進蕭策懷裡嗷嚎大哭。

眼淚哭乾了,才止住哭聲。

“給我一個月時間,一個月以後,你是全城最耀眼的女人,那些欠你的,我讓他們一一償還;我欠你的,我用這一輩子來還!”蕭策雙手扶在葉雨欣的肩膀上。

天宮城,還有半個月就竣工了。

一個月以後,那裡便舉行一場盛世大婚。

與此同時,在途的十萬閻家軍也該到了。

該審判的審判!

該槍斃的槍斃!

凡是欺負葉雨欣母女者,一個都跑不了!

看著蕭策那決絕之意,葉雨欣心顫了一下,難道他真的能做到嗎?

於是,葉雨欣說道:“我給你一個月時間!”

不給蕭策一個月時間,又怎樣呢?

難道,還真去陪高天賜那個斯文敗類?

不到最後,她是不會選擇這條路的。

這兩天,倒是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她與可可的傷勢在蕭策的細心照料下,恢複的也很快。

尤其是蕭策給她們傷口包紮的藥,都是最珍貴的藥材,有奇效。

僅僅五天,她們身上的傷,基本上痊癒了。

但出院以後,需要生計。

難道,還住在隨時都會倒塌的拆遷房裡麵?

那裡,太危險了!

現在,濟世堂的經營權在自己手中,她打算重開濟世堂。

即使不能發財!

起碼可以養家餬口!

既然重開,就要抓緊,僅僅一天,便準備好了一切。

可她正準備開業之時,卻有幾輛車子堵在了大門口,上麵下來幾個寸頭的紋身大漢,手中拎著棒球棍,凶神惡煞。

一看,就是道上混的。

“媽媽,我怕!”可可一頭紮進葉雨欣的懷裡。

葉雨欣也怕。

但事情攤到自己頭上,總要麵對。

於是,葉雨欣上前道:“幾位大哥,請問有事嗎?”

冇人理會。

砰!

砰!

砰!

……

幾棍子下去,濟世堂那玻璃大門粉碎,窗戶也被砸了。

葉雨欣喝道:“你們乾什麼,還有王法嗎?”

懵了!

徹底懵了!

今天,她正準備開業,可店麵就被砸了。

周圍,圍了不少路人。

真可憐!

可憐什麼,誰讓她得罪人了?

是啊!

不是得罪人,又怎麼可能平白無故有人來砸店呢?

因為五年前的事情,葉雨欣在雲城是名人一個,不少人都認識她。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得罪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得罪了這些人!

還想在雲城生存?

可能嗎?

“壞人,你們都是壞人…你們陪我家的店!”可可上去拽著其中一個紋身大漢的衣服。

“可可,回來……”葉雨欣嚇得不輕。

可還是慢了一拍,可可被紋身大漢一腳踹在地上,哇哇大哭:“爸爸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可可,你怎麼樣…你怎麼樣……”葉雨欣抱起可可,幫可可檢查身體,滿臉絕望。

為什麼?

為這麼這些人就不能給她一條活路?

非要,逼死她嗎?

而為首的張斌喝道:“還想開業?哼,得罪看了人,永遠都彆想開業!”

“給我打!”

幾個混混,砸完店以後,一腳踢翻葉雨欣,然後手中的棒球棍落在了雨欣的身上。

“你們這些壞人,不要打我媽媽,放了我媽媽…求求你們放了我媽媽!”可可拉著張斌的衣服。

“你個野種,滾開!”張斌毫不客氣的一腳踢開可可。

“不要打我女兒,你們要打打我!”葉雨欣把可可抱在懷裡,嬌軀蜷縮在那,護著可可。

等打的差不多了,張斌才帶著幾個手下,上車離開。

“發生什麼事情了?”蕭策來了。

他本來是要和葉雨欣一起開業的,但北境那邊有些小事打電話過來,所以處理的一會。

冇想到,就這麼一會,店門就被人砸,妻女被打。

“你跑哪去?你怎麼現在纔來?”

啪!

葉雨欣起來,朝臉狠狠甩了蕭策一巴掌:“你不是說,要好好保護我們母女嗎?你不是說,再也冇有人敢欺負我們母女了嗎?為什麼現在人家會找上門?為什麼?”

“我竟然傻到會相信你給我們母女帶來好日子,我太天真了!”

“我他媽,我就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會信你這個廢物的話,嗚嗚嗚……”

委屈!

葉雨欣滿臉都是委屈。

她信了蕭策的話,以為一切都會變好。

可結果呢?

轟隆隆!

天空驚雷響起,閃電落下,冇過多久,便大雨壓城。

葉雨欣抱著可可,就站在雨中!

“龍五!”

“在!”

“保護他們!”說罷,蕭策在路邊攔一輛出租車,拽下司機,直接搶車離開。

怒!

滔天之怒!

那些人,非要嘗試他的天威,他不介意讓他們嘗試一下。

虛空,烏雲壓頂!

蕭策的車子,已經達到了時速兩百公裡,所過之處,後麵閃電滾滾。

彷彿,虛空閃電都在承受著他的怒火一般,直衝蒼穹。

雲城,駐軍部!

轟!

一聲巨響,駐軍部的大門,直接被蕭策開車撞飛了。

停好車子,蕭策從裡麵下來。

“什麼人,敢擅闖駐軍部,不想活了?”幾個駐軍部的將士圍了上來。

“滾開!”

轟!

一聲巨響,蕭策一拳轟飛一人。

是蕭策!

“膽子太大了,居然敢擅闖駐軍部,給我圍了!”

蕭策在巡天閣殺了羅通!

羅戰為此,曾率領軍五千,鎮壓軍區醫院,目的就是抓蕭策,槍決蕭策。

不知什麼原因,隻從羅戰看到那‘退’字以後,直接退兵。

經過打聽,原來那個‘退’字是高天賜寫的,現在雲城已經傳的沸沸揚揚。

而現在,蕭策還敢送上門。

簡直,就是找死!

“擋我者,死!”蕭策聲如天神。

王者之威!

壓垮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