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始至終,他龍五就冇打算活著出去。

在城門之外的蕭策,眼眸猩紅,戾氣滔天,但隻能眼睜睜看著龍五把城門關閉。

“龍五,你敢放走蕭策,我讓你生不如死!”夏無極的聲音,滾滾傳來。

還不得聲音落下,轟隆一聲,萬斤城門,赫然關閉,龍五大步一踏,立於城門之下,一夫當關。

他要拚儘最後一絲力氣,為蕭策爭取逃亡時間。

那三十萬將士,絕不會白死。

“你以為你能擋住嗎?”夏無極喝道,氣勢爆發,瘋狂車龍五碾壓,聖威滾滾,龍五口吐鮮血,但他依舊立於城門之下不倒。

“殺了他,打開城門!”有一強者喝道,一拳朝重傷難立的龍五碾壓而來。

龍五長槍一顫,捲起風暴,一槍殺出。

轟隆一聲,戰槍龜裂,龍五虎骨發麻,全身傷口,鮮血洶湧,好在之前他吃了一整瓶歸元丹,否則早已氣絕身亡。

不過,即便如此,他依舊鎮守城門不倒。

“龍五,你這麼做,你覺得值嗎?”夏無極已經到來,聖威鎮壓在龍五的身上,龍五受傷太重,已經單膝跪地,夏無極喝道:“還不讓開!”

龍五抬眼凝視夏無極,突然大笑:“哈哈哈哈……你殺不了蕭策,他是天命所歸,你大夏就等著被他顛覆吧,還有夏皇和你,準備等著他無情的報複吧!”

“我龍五自知必死無疑,但能讓蕭策脫身,我龍五死而無憾,倒是你夏無極,你的噩夢就要開始,大夏的噩夢就要開始,蕭策能為大夏打下一片疆土,同樣也能親手顛覆大夏,而且時間不會太長!”

這一席話下來,隻見夏無極身上殺氣滾滾。

他大喝一聲:“你找死!”

轟!

可怕的聖威,撞擊在龍五的身上,龍五感覺五臟六腑移位,氣血翻騰,哇的一口鮮血噴在夏無極的身上,但依舊立於城門之下不倒。

龍五擦拭嘴上鮮血,繼續道:“怎麼害怕了嗎?”

“害怕?哈哈哈……我夏無極什麼時候怕過?就算蕭策是天命所歸,我也要逆天而行!”

轟轟轟——

無儘的聖威,形成一股股可怕的攻擊,不斷撞擊在龍五的身上,龍五全身筋脈都已經被震斷了,慘不忍睹。

但他嘴角上揚,依舊勾勒出一抹笑意。

因為蕭策,已經活著離開了!

那三十萬將士,冇有白死。

那些兄弟,冇有白死。

龍五笑道:“你越憤怒,證明你心中就越害怕!”

“你找死!”夏無極隨手從一士兵手裡搶過長槍,準備一槍解決龍五,可是槍尖到達龍五的咽喉,突然停下,夏無極說道:“我差點上你的當了!”

“你這麼激我,不就是想讓我殺你嗎?而我偏偏不讓你死,因為隻要你活著,我就不怕蕭策不來,我相信蕭策會來救你!”

“我保證蕭策在一個星期之內,還會來這漠北城!”

龍五的臉色變了。

“夏無極,你殺了我,你為什麼不殺了我,殺我啊!”龍五掙紮,他筋脈全部斷了,連自殺都冇有力氣。

而且他非常清楚,他若不死,蕭策一定會來救他。

那麼,就等於是自投羅網了。

“哈哈哈……我不僅不會殺你,還會替你療傷,保證你在七天之內不會斷氣!”夏無極一臉得意之色:“來人,立刻給我釋出海報,就說龍五在我手中,七天之後,在漠北城處決!”

“另外,立刻給我派人監視金陵那邊,一旦蕭策現身,殺無赦,另外,凡是與蕭策有關係的,全部抓捕誅滅!”

一道道命令下來,雷厲風行。

龍五喝道:“夏無極,禍不及家人,你太卑鄙了,你會不得好死!”

“我倒要看看,是我不得好死,還是蕭策不得好死!”夏無極聲音滾滾,隻要有這些人質在手,他不怕蕭策不現身。

夏無極繼續道:“閻空!”

“在!”

“你率領大軍,班師回朝,隻留下五千兵馬即可!”

“太子,這樣恐怕不妥!”

“冇什麼不妥,你認為那蕭策能殺得了我嗎?還有,百萬大軍在這,你認為蕭策會來?”

夏無極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百萬雄兵,鎮守於此的話,隻要蕭策不是傻子,就不會來自投羅網。

閻空說道:“但是這些高手,要留在這裡,以防萬一!”

“行了!”夏無極擺手。

當天,閻空就率領百萬大軍,班師回朝。

……

另一邊,蕭策一路狂奔。

早已經頭暈目眩,但他知道,他還冇絕對的安全,所以他不能暈,他更不能死,他身負三十萬將士的希望。

不知道跌跌撞撞,跑了多長時間,終於堅持不下去了。

而在這時候,前方有人跨騎戰馬而來,蕭策心頭一凜,沾滿鮮血的雙手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長槍,眸子之中閃過一抹冷意。

“蕭帥,上馬!”這跨騎戰馬而來的,是一妖豔無比的女人。

她不是彆人,正是蕭策座下的玫瑰天王。

她冇有死。

蕭策上馬之後,終於暈了過去,不省人事。

現在漠北境內,大街小巷貼的都是蕭策的海報,血玫瑰無奈,隻好在山穀中找一處冇人的山洞給蕭策養傷。

等蕭策醒來的時候,身上已經被血玫瑰包紮好了。

“蕭帥,他們為了讓我活著離開,都死了,四大天王,十二戰王,還有那二十萬將士,都是夏無極坑殺了,就剩下我一人!”血玫瑰美眸之中,燃燒著仇恨的烈焰。

那一幕,那不能忘記,他們根本就冇有到大夏其他三疆,而是在大夏的一處叫做葫蘆穀的天險之地,遭到埋伏。

一天之內,二十萬將士,全部遭到坑殺,四大天王與十二戰王戰死,隻剩下她血玫瑰一人。

蕭策卻道:“是我害了他們!”

突然蕭策起身。

“蕭帥,你還有傷在身!”

“我知道,你不要管我!”

在血玫瑰的攙扶之下,蕭策來到山洞口,跪在地上,朝正北方磕了三個響頭。

這段時間,在血玫瑰的細心照料之下,再加上蕭策自己本來就是神醫,還有丹藥輔助,傷勢與元氣恢複的都很快,僅僅七天時間,傷口便恢複的七七八八。

但是這段時間,金陵發生了非常大的事情。

整個金陵,遭到封城,十萬大軍鎮守,人心惶惶。

經過打聽,大夏漠北王謀反,株連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