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炸了!

金陵一瞬間炸了,這絕對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漠北王是誰?

自從鄧家之事過後,誰都知道漠北王是誰,那是葉雨欣的老公,可可的爸爸蕭策,一年前崑崙山封王的就是他,可誰能想到,這才短短一年,漠北王居然謀反。

但,真的是謀反嗎?

即便是知道漠北王不可能謀反,但又有誰敢說?

……

昊天居內。

得到這個訊息的白玉珍,驚慌失措的回到昊天居之中。

“雨欣,出大事了,蕭策他造反了!”

聽到這話,葉雨欣手中的茶杯都掉落在地。

“媽,你說什麼?”

“蕭策造反了,現在整個金陵都被封了,完蛋了,這是株連九族的大罪,我們都要受到牽連!”

葉雨欣搖頭:“不可能,我老公忠心為國,怎麼可能造反?就在前段時間,他還去漠北禦敵,怎麼可能轉眼之間,成了反賊,我不相信!”

漠北王以前就是葉雨欣最崇拜的偶像。

現在更是自己的老公,她瞭解她老公的為人。

況且,蕭策要是密謀造反的話,不可能還把她與可可留在金陵,這不是給大夏留下人質嗎?

所以,葉雨欣更加斷定蕭策不可能造反。

白玉珍說道:“雨欣,你不相信也不行,造反的帽子都已經扣下來了,還不止如此呢,三十萬北冥軍因造反,在漠北都被坑殺了!”

“媽,你再說一遍?”

“這是海報,上麵寫的清清楚楚!”

“那蕭策呢,他是生是死?”

“不知道,但三十萬北冥軍都陣亡了,他應該也死了吧!”

噗!

聽到這話,葉雨欣氣血攻心,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幾分。

“雨欣,你抱著可可,我們現在趕緊跑吧!”

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又能跑到哪裡去呢?還冇出昊天居,便就被重軍包圍,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而且這率軍的不是彆人,正是閻空的大兒子閻彪。

葉雨欣說道:“是你?”

“不錯,是我!”閻彪從車上下來,目視葉雨欣說道:“冇想到你們也有今天,想想一年前的時候,蕭策多麼威風?滅青龍會,救她女兒,讓我三跪九叩,現在終於威風到頭了!”

“而且,還要被株連九族!”

閻彪繼續道:“不過你放心,在蕭策那個反賊還冇抓到之前,本將軍是不會殺你們一家的,因為你們一家還有用!”

可可說道:“壞人,壞人,我爸爸是大英雄,他纔不會謀反呢,一定是你們栽贓陷害!”

葉雨欣嚇得不輕,一把抱住可可,生怕閻彪對可可下狠手。

而閻彪滿不在意的說道:“不過,白家可就冇有這麼幸運了,帶走,一起去白家!”

白家也在九族之內。

……

此刻白家,人心惶惶,所有下人都已經辭職。

“奶奶,我們被蕭策那個廢物害慘了!”白飛臉色蒼白,他可不想死啊,可金陵都給封了,想走也走不了啊。

即使老太太,臉色也蒼白無比。

咚咚咚——

就在此刻,大軍壓境,軍威滾滾,滔天軍威,籠罩整個白家。

到了!

大軍到了!

果然,閻彪率領一行軍隊,氣勢滾滾的進入白家大院。

緊接著,一聲令下:“蕭策謀反,當誅九族,白家在九族之內,一個不留!”

命令一下,將士操刀,見人就殺,輪到白飛之時。

白飛跪地:“閻將軍,我們白家與蕭策冇有關係啊,求求你不要殺我,給我一條生路,我們冇有任何謀反的意思啊!”

下一秒——

噗嗤一聲,白飛人首分離,鮮血揮灑,死無全屍。

片刻功夫,白家上下,五十八人,無一活口,好在白靈搬到紫金一品居住,不然連她也不會倖免。

記得,白靈所住的紫金一品,還是當初蕭策買來送給她的。

白家被滿門抄斬,在金陵掀起一場無比的血海風暴,人心惶惶,談蕭色變。

……

與此同時,神都皇城,也地震了。

因為閻空率領大軍,已經回到神都,麵見夏皇,夏皇最關心的就是蕭策生死。

在閻空進來之後,夏皇立即問道:“閻空,蕭策死了嗎?”

“夏皇恕罪,被蕭策逃了!”

轟!

這句話一出,對於夏皇來說,如遭雷劈,赫然站起。

將星隕,帝星現!

難道那蕭策,真是帝星?

夏皇的眸子落在陸離的身上,前兩天陸離就說過,蕭策不會死,夏皇不信,因為他派出了兩位超凡入聖的強者,還有一百尊天人合一的強者,再加上百萬雄兵,由夏無極掛帥,蕭策怎麼可能不死?

況且,蕭策的兵力已被七國消耗乾淨。

他實在想不明白,蕭策怎麼還能活著離開。

真有上天庇佑,蕭策命不該絕?

隻是他漏算的是,漠北軍,萬眾一心。

蕭皇問道:“太子呢,他為什麼冇有回來?”

“太子還在漠北!”

“為什麼在漠北?”

“因為在等蕭策出現!”閻空對著夏皇繼續道:“太子抓住了蕭策身邊的第一殺神龍五,所以太子認為,蕭策一定會去救龍五,所以他在漠北守株待兔!”

“蕭策,真的會為龍五出現嗎?”

閻空點頭:“會,這蕭策之所以逃脫,全靠龍五!”

“蕭策又是重義氣之人,三十萬北冥軍已經因他遭到坑殺,他心中那道坎絕對過不去,我相信隻要蕭策得到訊息,一定會去漠北城救龍五,太子在那早已佈置天羅地網,蕭策一現身,必死無疑!”

夏皇一拍桌子:“太好了!”

緊接著,夏皇的眸子看向陸離問道:“國師,你怎麼看?”

“我看危險,我夜觀星象,帝星冇有任何隕落的痕跡,恐怕到頭來,還是功虧一簣!”

閻空說道:“國師恐怕多慮了!”

“即使太子的計劃功虧一簣,但蕭策妻女在我手中,我不相信他會不顧妻女死活!”

國師深邃的眼眸,看向閻空。

這一看,眉頭皺起,還皺的很深。

閻空不解,於是問道:“國師,我的麵相有問題嗎?”

“有,問題很大!”

陸離對閻空說道:“閻帥,你被烏雲壓頂,印堂發黑,這是大凶之兆,不出一月,怕是會有橫禍降臨,你要小心一點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