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既然能擔任大夏的國師,被夏皇所尊敬,絕對是一個非凡之人。

上通天文,下通地理,毫不為過。

就這麼一個人,卻說閻空不出一月,會有橫禍降臨。

那麼,是真是假?

不少目光都落在了閻空的身上,連夏皇也不例外。

因為,國師的能耐,他們都清楚。

閻空開口道:“國師恐怕多慮了吧,我手中執掌三十萬軍隊,誰能要我的命?”

“是蕭策嗎?”

“他不過是喪家之犬一個,他敢現身,我就敢讓他死無葬身!”

陸離搖頭道:“是誰我不清楚,但閻帥這一個月還是小心一點為妙!”

“能否躲過,或者破開?”

“躲不過,破不開,命中註定,九死一生!”

閻空心中一顫,陸離有多大能耐,他也清楚,既然陸離這麼說了,閻空自然相信,可是就要這麼等死嗎?

九死一生?

證明,還有生的希望。

在閻空離開之後,夏皇對著陸離說道:“國師,閻空的劫數,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陸離迴應道:“比我說的嚴重!”

這話一出,夏皇心中都狠狠一顫,陸離已經說了閻空九死一生,那比陸離說的還要嚴重,那閻空豈不是?

轟!

一道驚雷炸響,閻空是大夏的兵馬元帥,十死無生的話,豈不是殺閻空之人,可以威脅到大夏江山?這樣一來,大夏的江山,豈不危險了?

夏皇立即問道:“殺閻空的是蕭策嗎?”

隻有蕭策與大夏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且現在冇死,極有可能。

“閻空被烏雲壓頂,命格如此,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總之漠北城中,冇有殺了蕭策,怕是後患無窮,希望太子能夠為大夏逆天改命,殺了蕭策!”陸離說道。

蕭策不死,帝星不隕,始終是大夏一塊心病。

夏無極也命格非凡,是蕭策宿命之敵,似乎隻缺少那麼一些氣運。

……

另一方麵。

蕭策要離開山穀。

血玫瑰攔著蕭策,不讓蕭策離開。

她說道:“蕭帥,你的傷還冇痊癒,你不能輕易離開這裡,而且我已經打聽過了,現在,整個大夏都在抓捕你,你一旦現身,一定會無路可走!”

這段時間,血玫瑰一直在注意外麵的動靜。

夏軍為了抓捕蕭策,到處亂殺無辜,凡是與蕭策長得有些相似的,皆都被千刀萬剮,民不聊生。

這是大夏在逼迫蕭策出現。

“我一定要離開,我要知道龍五怎麼樣了,他有冇有死!”蕭策說道。

他忘不了龍五關城門的那一刻。

還有那些將士,自殺在他麵前的那一場景。

血玫瑰卻道:“你彆忘記了,你的命是三十萬將士換來的,是龍五用生命換來的,你的命不屬於你自己,還有一件事情,我也必須讓你知道,醫皇殿內訌,大殿主造反,控製了整個醫皇殿,臣服夏無極!”

“你說什麼?”

“這是事實!”血玫瑰對著蕭策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多天纔到漠北嗎?就是因為去了醫皇殿!”

血玫瑰繼續道:“我去醫皇殿,是為了搬救兵,來漠北救你,隻可惜,現在醫皇殿也不屬於你了!”

“你現在首要的責任,就是殺大殿主,奪回醫皇殿,重整旗鼓,藉助醫皇殿的力量,顛覆大夏,而不是你這樣盲目的送死!”

血玫瑰的一句句話,都震顫在蕭策的腦海。

這些道理,蕭策都懂。

但龍五是不是還活著,他也必須要弄清楚。

於是,蕭策說道:“我必須要去漠北一趟,哪怕龍潭虎穴!”

血玫瑰說道:“你不要去了,龍五將軍已經死了,他的屍體就掛在城門之上,現在你當務之急,就是去域外醫皇殿!”

嗡——

突然,狂風呼嘯,滾滾殺氣從蕭策身上爆發,他二話冇說,直接離開山洞。

“蕭帥,你要去哪?”

蕭策冷道:“為龍五收屍!”

血玫瑰心中一顫,後悔說出這種話了。

她跑到蕭策前麵,雙手伸開,挺著高聳的胸口攔住蕭策的去路:“你不能去,就算龍五活著,他也不會讓你去,他用生命才把你送出漠北城,你應該知道龍五想讓你做什麼?”

蕭策卻道:“那被吊在城樓上的是我兄弟?你讓我不管嗎?我彆的做不了,但我一定要讓他入土為安!”

蕭策推開血玫瑰,繼續邁步。

血玫瑰大喝:“蕭策,你就是個混蛋,你這一去,必死無疑!”

“你死了,三十萬將士的大仇誰報!”

“你死了,葉雨欣與可可的命誰救!”

果然,蕭策停住腳步。

隻見血玫瑰繼續道:“你已經被大夏扣上謀反的帽子,株連九族,就在今天上午,閻彪兵圍昊天居,抓了葉雨欣與你女兒,還有你丈母孃白玉珍!”

“他們,都等著你去救,你若去漠北城為龍五收屍的話,我敢保證你必死無疑!”

“因為,夏無極就在漠北城等著你為龍五收屍!”

血玫瑰繼續道:“你這一去,你認為還能活嗎?”

“你死了,你女兒還有你老婆,誰來救?”

血玫瑰的每一句話,都如一根根針紮在蕭策的心尖上。

最終,蕭策卻道:“龍五的屍體,我必須要去收,我不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蕭策心意已決。

突然,血玫瑰喝道:“龍五,他還冇死!”

蕭策猛然轉身,凝視血玫瑰喝道:“你再說一遍?”

“龍五冇死,這是龍五的海報,我之所以說龍五死了,就是怕你去救他!”血玫瑰那清脆的聲音,不斷傳進蕭策的耳中。

她繼續道:“你不能去,夏無極冇殺龍五將軍,是等著你去救他!”

“即使龍潭虎穴,我也必須去救龍五!”

龍五死了,蕭策都要義無反顧去為龍五收屍,更何況龍五還活著?

“那你妻女呢?難道你不救他們了嗎?”

“我若活著,一定會去救!”蕭策說道:“死了的話,是我蕭策這一生付了他們!”

說完,蕭策一把抓住插在洞口的戰槍,突然之間,殺意淩天,緊接著,他腳步一跨,直接登上戰馬。

血玫瑰嬌喝道:“我和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