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一度的拜劍大會,正式開始。

這是拜劍城的盛世。

劍無雙是拜劍榜第一人,所以當淩第一,哪怕是踏上解劍古路階梯,他也是第一個踏上。

這不僅是拜劍山的控製權之爭,同樣也是天賦之爭。

劍霄雲冷視一眼蕭策,開口道:“這裡不是你的舞台!”

咚!

說完,劍霄雲也一步邁了出去,踏上第二階梯。

接下來,便是劍無名。

兄弟三人,站在第二階梯,萬眾矚目,彷彿他們三人就是這天地間的主角。

剛剛劍霄雲還說,這裡不是蕭策的舞台。

那麼,真的不是嗎?

一股淩人的劍氣,從蕭策身上瀰漫,他也很想試試這二十七層解劍階梯之上,到底蘊含怎樣龐大的劍氣與劍威。

他修劍不長,七日大成,半月大圓滿。

這是他的傲氣。

蕭策正想邁出,隻見駱千秋開口道:“你與他的天資不在一個層次,憤怒是無用的,好好輔助我,我會為你報仇!”

駱千秋的話,驕傲無比。

緊接著,在萬眾矚目之下,駱千秋也一步踏出。

他是與劍無雙齊名之人,怎願落後?

秦怡對蕭策露出一抹歉意道:駱千秋是絕世天驕,他的話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蕭策點頭,冇有多說什麼,他的目的是拔劍。

“看來,劍無雙說的不錯,這裡不是你的舞台,還是滾下去吧!”歐千山諷刺一聲,也一步踏出,邁出解劍第二階梯。

秦怡對蕭策說道:“心境很重要,不要被他們的話所影響,否則可能會喪生解劍古路之上!”

“解劍二十七層,固守本心,纔是最重要的!”

“這裡都是劍修,每一人都劍心穩固,意誌堅強,天資是一部分,一往無前的決心也是一部分,兩者缺一不可,你自己要小心了!”

說完之後,秦怡也邁上瞭解劍古路階梯,緊隨駱千秋而行,因為,她是輔助駱千秋的。

秦家能不能斬獲這一屆的掌控權,就看駱千秋能不能踏的最高,力壓群雄。

“拜劍榜,三劍一千秋,天資當世無雙,我冷天南倒想爭鋒一下!”冷家代表冷天南,目露爭鋒之意,一步邁上階梯。

能參加拜劍山之爭的,在拜劍城,絕對都是當世天驕。

他們爭的不僅是掌控權,同樣爭得也是拜劍榜排名。

畢竟,是天驕都有屬於自己的傲氣。

“天南,冷家就看你了!”輔助冷天南的冷峻與冷豪,也相繼邁上階梯。

與此同時,呂家的天驕在呂濤的帶領下,也邁上了階梯。

至於蕭策,抬眼看了一眼,階梯二十七層,直通拜劍山頂。

這解劍古路,到底蘊含什麼樣的絕世劍意?

想到這,蕭策也抬出了腳步,邁了上去。

嗡!

在他邁上去的那一刹那,一股鋒銳的劍之意念直接入侵他的腦海,劍意滾滾,形成幻境,幻境之中,千米巨劍似在眼前,一股股劍威,要誅滅他的意誌,破滅他的劍心,斷他劍道之路。

冥冥中,有遠古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以你之念,能邁幾步,能解幾劍?能否承受古路的誅天劍威!”

劍威誅天,深不可測。

它這是在動搖蕭策本心,本心一旦動搖,輕者淘汰,重者喪命。

“誅天劍威,不能誅心,解劍二十層,不登頂,絕不回頭!”

他蕭策,是來乾嘛的?

是來拔劍的。

若是第一步,都無法邁出,如何登頂拔劍?

意念恒生,橫掃一切,一切魔念,蕩然無存。

第一劍,解。

咚!

一聲巨響,蕭策邁上瞭解劍梯第二層。

第二層劍意,更強。

轟!

蕭策感覺,好似一股浩瀚無比的劍威,從天壓落,這一劍千米,彷彿要壓垮諸天,使得蕭策全身骨骼啪啪作響,腰桿彎曲。

這一劍,太強了,不能抗衡。

蕭策赫然抬起深邃的眸子,凝視劍山,意念恒生:“你之劍威,縱然誅天,但誅滅不了我一往無前的決心,你擋不住我前行的步伐!”

第二劍,解。

咚!

蕭策邁出了第三步,一步一階梯,一步一劍意,真真切切。

但在蕭策雙腳邁上解劍梯第三層之時,雙腳卻如紮根一般,穩若泰山,任由第三步劍意再強,都不能動搖他一往無前的決心。

剛剛,秦怡說了,天資是一方麵,一往無前的信念也是一方麵,兩者缺一不可。

“第三步的劍威,誅滅不了我!”蕭策吐出一道聲音之後,赫然身軀一輕,劍威消失。

第三劍,解。

“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還不想死!”

就在此刻,前方階梯,竟然有人被劍之魔念控製,本心動搖,噗嗤一聲,話音還冇落下,他的身軀便四分五裂,鮮血灑落階梯之上。

解不了,便死嗎?

蕭策見此,心顫不已。

不過,那人劍心動搖,註定失敗。

噗噗噗——

冇有多久,又有五道身影,被階梯之上所蘊含的劍威誅滅,即使還有一部分冇有誅滅的,也武功全廢,筋脈儘斷,滾下階梯。

場麵,太殘忍了。

這是在一一淘汰。

淘汰出局者,不死即傷。

其他人,並冇受此影響,繼續踏步。

如今,蕭策已經踏上瞭解劍梯第四階梯,那冥冥之中的聲音,又在他腦海響起:“你卑微之軀,在我眼中不過螻蟻,螻蟻也想登臨絕頂?”

“勸你放棄,就此回家!”

蕭策默唸:“你不用白費心機,收起你的意念,劍威再強,我必一一解劍,這是我的執念,你擋不住我!”

果然,第四階梯,劍威消失。

蕭策抬步,邁上了第五階梯。

剛剛那五人,就是在這一階梯遭到誅滅的,那麼這一階梯之上,蘊含什麼?

嗡!

突然之間,劍威滾滾,蒼穹之上,有一劍芒,淩天斬落。

這一劍,能開天辟地!

這一劍,能絕人命。

難怪那五人,會遭到誅滅。

眼見,一劍落下,要被誅滅。

蕭策腦海靈光一現,這不過是幻境而已,幻境虛擬,不必認真。

認真,就輸了。

剛剛那五人,就是因為認真,所以意念才被這斬天一劍摧垮,使得階梯上蘊含的劍意,有機可曾,誅殺了他們。

蕭策閉眼,等同等死,眼見那斬天一劍就要斬滅蕭策之時,赫然消失。

緊接著,蕭策邁出了第六步,第七步,第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