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的劍意與劍威,都在翻倍的加強。

尤其是第八步。

古往今來,無儘天驕在此止步。

在蕭策邁上第八階劍梯的時候,噗嗤一口鮮血噴出。

這一階梯的劍意,是無形劍意,直接誅心,蕭策感覺無儘劍氣,在體內撕裂身軀。

“前方劍威,隻會更強,尤其第九階梯,九是極數了,更是變數,再往前一步,必斷你修為,斬你身軀,滅你劍道之路!”

“滾開!”蕭策爆喝一聲,清除劍之魔念,不受影響。

但有人的信念,已被摧垮。

“啊……”蕭策旁邊,有人慘叫一聲,口吐鮮血,無法堅持,被劍威轟下階梯。

“是歐峰,他怎麼隻僅僅解劍八步?”

“是啊,記得上一屆拜劍大會,他可是解劍十步的,按道理是輕車熟路,為何卻隻有八步!”

“難道這一屆的劍威——”

“更強!”

許多人心中顫栗。

“您們看,那不是蕭策嗎?他已經解劍第八步了,看來還是有些本事的!”不少目光意外的看向蕭策,甚至之前他們目光全都在注意著劍無雙與駱千秋他們,早就把蕭策給忽略了。

但現在,蕭策也成功的邁上第八階梯,解劍成功。

如今,第八階梯之上有:劍無雙、劍霄雲、劍無名、駱千秋、歐千山、秦怡、冷天南、蕭策、呂濤。

這九人,萬眾矚目。

歐千山目光落在蕭策身上,傲然開口:“你能解劍第八步不死,倒是讓我意外,隻可惜你也隻能止步於此了,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前麵是第九階梯!”

“九是極數,也是變數,這纔是解劍階梯真正的一道坎,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風流人物,止步於此,剛剛劍霄雲說的不錯,這裡不是你的舞台,還是自己滾下去吧,若被劍威轟下去的話,非死即傷!”

旁邊的秦怡開口道:“蕭劍,不要被他打擊了你的信念,隻要你堅守本心,一定能成功!”

“嗯!”蕭策點頭,對秦怡有些好感。

但也僅僅是好感而已。

第九步隨是極數。

但第八步是為第九步所鋪墊的一個階梯,自然也不是那麼容易邁上。

接下來有幾人,衝擊第八階梯,全部失敗。

“冷峻、冷豪,要衝擊第八階梯了!”

不少目光,落在冷家兩位天驕身上,他們是負責輔助冷天南的。

不過,這兩人確實厲害,成為了第十,第十一個成功邁上第八階梯的人。

接下來,便是呂家的呂一峰、呂誌,他們兩人也成功邁上第八階梯,為呂濤輔助。

能邁上第八階梯的,皆能在這一屆拜劍榜上留名。

隻見歐千山又對蕭策說道:“接下來,就是解劍第九步了,你還是自己滾下去吧,不然你會被第九層之上的劍氣誅殺!”

秦怡說道:“彆聽他胡說,堅持本……”

可冇等秦怡把話說完,蕭策就一步邁了出去。

“這傢夥居然是第一個邁出第九步的人!”

“這傢夥是要找死嗎?”

第一個踏上去的人,可是承受的劍威最強。

“這傢夥?”秦怡也大出意外,夠猛啊!

噗噗噗——

蕭策踏上第九步之後,隻感覺一股股劍威如同滔天駭浪,不斷朝他身上襲來,劈開意念,劍之魔念在他腦海摧毀一切。

而且,一波接一波,宛若永無休止,使得蕭策口中鮮血不斷。

他信念不滅,意誌不搖,任由劍威恐怖,他之雙腳,依舊穩穩的站在第九階梯,領悟其中劍意。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蕭策身上的劍威風暴,竟漸漸消失了。

“解了!”

“第九階梯的劍意,他解了?”

“他成功的邁出第九步!”

“強悍啊!”

剛剛,歐千山讓蕭策自己滾下去。

可現在——

蕭策成功的站在階梯第九層。

打臉嗎?

很打臉!

他歐千山,有何資格讓蕭策滾下去?

“這傢夥,真的解劍成功了?”秦怡美眸閃爍著一抹異彩,她對蕭策都冇報什麼希望。

駱千秋見秦怡對蕭策心生好感,於是說道:“小怡,看來你請的這個人,愛出風頭啊,不過也隻能止步於此了,僅僅第九步,代表不了什麼,古往今來的極限是解劍第十七步!”

“第十七步嗎?”蕭策回眸一眼。

秦怡心中一顫,這傢夥的話,是什麼意思?

下一秒——

咚——

第十步,解劍成功!

咚!

第十一步,解劍成功!

咚!

第二十步,解劍成功!

咚!

第十三步,解劍成功。

接下來——

第四十步!

第十五步!

第十六步!

第十七步!

一步一解劍,如履平地。

轟!

全場炸了。

這一刻的蕭策,註定是萬眾矚目。

“他怎麼可能?”

“他是怎麼做到的?”

“這是一步一解劍啊,他閒庭信步,居然就輕鬆解劍十七步!”

第十七步可是十萬年來,所有天驕止步之地,誰又能想到,蕭策從第九步邁上第十七步,僅僅用了八秒時間,便平了十萬年來的記錄。

現如今,秦怡也被震驚了。

剛剛她還聽駱千秋說蕭策止步於第九階梯,誰能想到,八秒之後,蕭策已經站在了階梯第十七層,成功解劍第十七步。

秦怡對著駱千秋說道:“看來,他的天資,遠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弱!”

說不定,他還能重新整理記錄呢!

能嗎?

秦怡反而心中一顫。

十萬年來,無人打破的記錄,他能嗎?

駱千秋的臉色不太好看。

臉色不太好看的,可不僅僅駱千秋一人,歐千山的臉色,同樣如此。

畢竟最先諷刺蕭策的,就是他歐千山。

最關鍵的是,蕭策還是他歐家所棄之人,就這個被歐家所棄之人,他現在卻站在了階梯第十七層,平了十萬年來的記錄。

甚至,隻要再邁一步,就能重新整理曆史,造就傳奇。

對於歐家來說,這是多諷刺啊!

歐家所棄之人,已經站在第十七階梯,而他歐千山卻還在第八階梯徘徊。

“這怎麼可能?”歐家家主歐振山自然也被眼前一幕震撼到了,那蕭策,居然解劍到了第十七階梯,這可是他歐家所棄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