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

天大的威脅!

歐振山威脅蕭策,讓蕭策認輸,否則死。

這話是傳音,隻有蕭策一人能夠聽到,蕭策漆黑的眸轉轉過,同樣傳音問道:“你想殺我?”

歐振山傳音道:“這是給你活著的機會,不要浪費,否則你會死無全屍!”

“真的?”

“當然,因為我要讓你死,誰都保不了你,所以,生路與死路之間,我想你自己該知道怎麼選擇!”

蕭策說道:“我當然知道怎麼選擇!”

咚!

說完,蕭策又邁出一步,這一步,等於蕭策做出了選擇。

人群的心臟,卻狠狠顫栗起來。

“他這是要登頂了!”

“階梯第二十七層,可是三九之數,那裡的劍威不用想象,就知道多強!”

可蕭策邁出了最後的一步。

他能成功嗎?

隻見蕭策周邊的劍威風暴,瘋狂席捲,蕭策那傲然的身軀,站在那裡猶如紮根,不動如山。

任由劍威風暴毀天滅地,卻摧毀不了蕭策一往無前的決心。

因為,他來不是參加拜劍山之爭,他來是拔劍的。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摧毀一切的劍威,漸漸消失。

那站在階梯二十七的蕭策,徹底登頂。

“他成功了,他登頂了!”

這句話,掀起了一震狂潮。

誰纔是真正的風華絕代?

除他蕭策,絕無二人。

歐振山眸子裡儘是殺意,蕭策無視他的威脅,登頂,在他看來就是找死。

“這怎麼可能?”劍無雙顫栗,他纔是絕代無雙。

可現在蕭策卻登頂了。

獨一無二。

而他劍無雙,淪為陪襯。

不!

他劍無雙纔是主角,絕對不服。

蕭策能做到,他一樣能夠做到。

緊接著,劍無雙的腳步動了,但他抬腳觸及階梯二十五層的時候,信念便被徹底摧垮。

轟隆一聲,劍無雙被一股強大的劍威轟了下去,若非他早有準備的話,恐怕非死即傷。

最終,劍無雙,止步於二十四層。

雖足夠耀眼,但人所看到的永遠都是那第一人。

因此,他劍無雙不過是個陪襯。

僅此而已!

繼劍無雙之後,劍霄雲止步於二十二層。

劍無名,止步於二十一層。

自此,三劍全部失敗。

隻有登頂的蕭策,萬眾矚目,絕代無雙。

而蕭策代表的是秦家,那麼按照規則,這一屆劍山的控製權,歸秦家所有。

但歐振山,卻殺機畢露,剛剛蕭策無視了他的威脅。

他說過,生死有蕭策自己選擇。

而蕭策,選擇了死!

至於蕭策,根本冇把歐振山說的話,放在心上,隻見他漆黑的眸子抬起,凝視那插入山脈之中的巨劍,哪怕隻有劍柄在外,依舊觸不可及。

但他蕭策,來這裡是因為什麼?

是因為大夏恩將仇報,坑殺三十萬北冥軍,脅迫他的妻女。

所以,他來是拔劍的。

巨劍千米,拔不拔的動他不知道。

但,他有決心,不拔起不走。

咚!

蕭策站在拜劍山頂,朝巨劍一步跨出,血脈咆哮,氣勢爆發。

緊接著,他一步步朝巨劍走去。

“他要乾嘛?”

“他這是要去拔劍!”

“看那樣子,好像是的,還真是找死!”

自從丹帝隕落之後,天子劍在此沉寂十萬年,豈能隨意出土?

秦怡滿臉都是擔心之色:“蕭劍,你做什麼?”

“拔劍!”

他是拔劍。

不是拜劍!

“果然是去拔劍,真是自不量力!”

“天子劍,豈能隨意起舞?”

秦怡心臟跳動,徹底被蕭策的瘋狂,震撼住了。

相對來說,她更擔心,於是勸道:“蕭劍,你聽我說,那是天子劍,非天子不能拔起,自從上古時期,丹帝隕落之後,此劍在此處已有十萬餘年!”

“你知道這十萬年來,有多少人想要拔出此劍嗎?”

“多不勝數,但到至今,無一人成功,我知道你天資無雙,甚至登頂,但此劍不是僅僅登頂就能拔起的!”

蕭策卻道:“不試,怎麼知道?”

這一刻,蕭策的雙手,已經抱住劍柄,周圍劍氣瀰漫。

刹那間,虛空烏雲壓頂,籠罩整座拜劍山,劍嘯不止,一股股超強的劍威,從天而降,壓得現場所有人都抬不起頭。

轟轟轟——

緊接著,一聲聲巨響,拜劍山居然開始裂變。

劍吟,嘯蒼穹。

這一刻,蕭策的眸子,已經變得血紅,全身青筋暴起,即使他有撼動天地的力量,那千米巨劍依舊渾然不動。

天子劍,不隨他起舞。

砰砰砰——

與此同時,二十七層解劍梯炸裂,蕭策的身影倒飛出去,口吐鮮血。

本已劍吟的天子劍,又沉寂下去,那裂變的拜劍山也歸於平靜,虛空劍威消失,烏雲散去。

“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是啊,十萬年未動的天子劍,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絕世大能,想擁有它,誰成功過?“

噗嗤!

猛地,蕭策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可是,天子劍不起,他如何救妻女?

“蕭劍,你怎麼樣?”秦怡上前,扶起蕭策,絕美的臉上,儘是擔心之意,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

“小怡,他這是咎由自取而已,你何必管他!”

“蕭家為了秦家斬獲拜劍山控製權,是我秦家恩人,你怎麼能這麼說他?”

這話一出,駱千秋的眸子儘是冷意。

而隻見秦怡對蕭策說道:“你彆傻了,這劍無人能夠拔起,你能登頂,已經曠世無雙!”

但他蕭策,要的不是曠世無雙,他要天子劍起。

“你不該選擇死路!”卻在此刻,一道充滿殺意的聲音從歐振山口中傳出。

這話,是什麼意思?

許多目光落在歐振山的身上,隻見歐振山的殺意毫不掩飾。

這歐家家主,想殺蕭劍嗎?

秦戰上前一步,擋在蕭策身前,喝道:“歐振山,你想做什麼?”

“我想殺人,你秦家管的著嗎?”

“殺誰!”

“蕭劍,他要死!”

秦戰氣勢爆發,第九境天人合一的氣勢,直接朝歐振山壓迫而去。

他喝道:“蕭先生,是為我秦家出戰的人,若是任由你歐家誅殺的話,以後誰還敢為我秦家出戰?”

“因此,我秦戰自然要保他周全!”

秦戰已經看出來秦怡對蕭策有意,兩人若能結合,以蕭策天資,必能使秦家更上一層。

“哈哈哈……我歐家要殺的人,你秦戰能保住?”

而在此刻,蕭策上前說道:“剛剛在解劍梯之時,你就威脅過我,生死讓我自己選擇!”

“那麼,我蕭劍也給你兩個選擇,道歉可生!”

歐振山滿臉不屑的問道:“不道歉呢?”

蕭策說道:“不道歉,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