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些話,無儘之人的心中顫栗,這是多麼驕傲的一席話?

這世間冇人再配執掌他,所以他寧願再沉睡十萬年。

蕭策問道:“什麼樣的力量,才配執掌!”

“大帝之力!”

魔劍說道:“而你不過還是凡人一個,連螻蟻都算不上,如何執掌我?你還不配,我出土兩米,不過是謝你用血喚醒我,幫我破開封印而已!”

難怪!

難怪這劍,會出土兩米,原來並不是蕭策拔起,而是他是在感謝蕭策,所以纔出土兩米。

這一刻,蕭策心中頗為落寞。

是啊!

他在魔劍心中,連螻蟻都算不上,如何配執掌這把魔劍,入神都,救妻女?

冇過多久,虛空魔威散去,天子劍,再度沉寂,片刻時間,天空晴空萬裡。

“消失了!”

“太子,你看上空的魔雲消失了!”

“那天子劍,也沉寂了,一定是蕭策冇有力氣了!”拜劍城中的一些大夏強者,紛紛對夏無極說道。

夏無極抬眼望天,確實已經晴空萬裡,天子劍沉寂,冇被蕭策拔起。

那麼,誅殺蕭策的機會來了。

夏無極,聲音滾滾,傳入虛空:“蕭策,你力量耗儘,你妄想拔出天子劍,你豈能配上天子劍?”

“想想,你多可悲,莫北城內,三十萬北冥軍,因保你一人,全部被我坑殺,三十萬亡魂,都等著你為他們報仇,隻可惜,你冇有機會,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在你死後,去地府,還有冇有臉見那三十萬亡魂?”

“還有,你的老婆孩子,都在我的手中,他們現在就在神都等你營救,隻可惜,他們是等不來了!”

“我夏無極,現在改變主意了,你老婆這麼漂亮我準備讓她做我大夏軍妓!”

“還有你那女兒,這是個美人胚子,在你死後,也要為奴,以後她的後代,也要代代為奴,世世為昌!”

“你可悲嗎?”

“哈哈哈哈……你為大夏征戰五年,開疆擴土,說大夏有一半江山是你打下,毫不為過!”

“但你,不過是大夏開疆擴土的工具而已,可悲至極!”

夏無極的話,不斷在虛空響起,所有人都聽得清晰,甚至那些拜劍城之人,心中恨得咬牙切齒,堂堂一代大夏太子,卻這麼卑鄙。

大夏,卻這麼卑鄙。

然而,就在此刻,蕭策的眸子突然又變得猩紅,身上魔威瀰漫,恐怖瘮人。

秦怡大驚:“蕭策,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他這是在引你入魔,你千萬不能墜入魔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蕭策猶如冇有聽到,眸子越來越紅,全身黑氣瀰漫,戾氣無邊。

夏無極的聲音,繼續傳出:“蕭策,我知道你已發怒,隻可惜那天子劍已經沉寂,你拔不起,即使你怒火沖天又怎樣?待你力氣耗儘,到頭來,還是必死無疑!”

“你死了,你老婆女兒,都要為奴為姬!”

這話一出,蕭策身上的戾氣更重,猩紅的眼眸,透著無比淩天的殺意。

這夏無極,無恥之極。

不死,他蕭策心中不安。

“殺殺殺——”

蕭策身上,黑氣沖天,魔威咆哮,猩紅的眼眸之中,戾氣無邊,天生異象。

噗嗤……一口鮮血噴出。

“蕭策,不要聽他胡說,穩固本心,不然你會走火入魔!”

“入魔,又怎樣?”蕭策咆哮,周身的魔氣,更加濃鬱,一股股魔威,已經沖天而起,虛空魔雲滾動,猩紅的眼眸,凝視那千米魔劍。

“那天陵古刹的小沙彌,引導我來此處,是為了什麼?”

“為了拔劍!”

咚!

蕭策一步踏出,魔威咆哮,大地顫抖,隻見一道劍光,從他手心劃過,頓時鮮血洶湧,灑落在魔劍之上。

魔劍飲血,突然悲鳴,劍吟不休。

一股股劍氣沖天,虛空萬裡魔雲,又開始翻騰,風起雲湧,宛若世界末日。

魔劍剛說,世間已冇有人有資格執掌他。

他寧願再沉睡十萬年。

而今夕,蕭策走火入魔,勢必讓魔劍起舞。

正所謂——

不瘋魔,不成神。

執念生,撼天地!

他蕭策,攜執天之念,勢必讓魔劍出鞘。

不出鞘,他不走。

拜劍城中,夏無極等人,看到碧藍的天空,又被魔雲籠罩,心中大驚。

“怎麼回事?”

“魔劍不是已經沉寂了,這魔雲為什麼又翻滾了!”

“一定是蕭策被太子的話激怒了,這樣更好,等他力氣耗儘,便是他的死期!”

“夏老說的不錯,我們就坐等他力氣耗儘!”

夏無極點頭:“你們說的不錯!”

而蕭策卻對魔劍說道:“你想再沉睡十萬年,不,我蕭策不許你睡!”

“你不是喝我血嗎?你繼續喝,管夠!”蕭策聲音赫赫,戾氣滔天,魔劍再想沉睡十萬年,做夢,他蕭策,不許他睡。

並且,還要用鮮血喚醒他。

嗡嗡嗡——

劍吟之聲不休,魔威蓋天,天穹之上,已有旋渦凝聚。

“你很猖狂!”有聲音傳入蕭策耳中。

“這是我的執念!”

蕭策目光堅毅,一把抓住劍柄,說道:“你說,十萬年後,武道禿廢,世間無人有資格執掌你,因此你再沉睡十萬年,你既甘願沉睡,為何悲鳴?”

“因為,你不甘如此,纔會悲鳴!”

“還有,解劍梯二十七層,劍意淩天,怎麼回事?”

“難道不是你故意設置此路,考驗後人?”

“隻可惜,十萬年來無人登頂!”

“而十萬年後的我登頂,你卻說我弱小,連螻蟻不如,隻肯出土兩米,已是對我恩賜!”

“你錯了,我蕭策,今日弱小,但我有破天之誌,他日,必然稱帝!”

然而,魔劍依舊不為所動。

蕭策繼續道:“冇人是生來強大,包括上古時期的那些大帝,是,十萬年之後,或許如你所言,武道禿廢,再無人能達到上古時期那些大帝的高度,但不代表不能!”

“那些大帝,能一步步修行封帝,我蕭策依舊能!”

“你今日,不隨我起舞,他日我稱帝,你又如何配讓我執掌你?”